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去找野郎中
    “我去找嫂嫂,你们几个顶不住的话”

    陈青云的话没有说完,只不过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谢明坤。

    那意思摆明了,如果他们几个掌控不住大局,那么以后就不要想吃到什么美味佳肴了。

    谢明坤看着陈青云拂袖离开的背影,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家的还好办,问题是柳成元的母亲如果闹起来,那可真的是天翻地覆啊!

    谢明坤使劲往里面挤,结果等他好不容易挤到柳成元的身边,话还没有说出一句呢?

    只听柳成元的书童柳江狼狈地扒开众学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道:“公子,公子,不好了!”

    “夫人带着好多学子的亲眷堵上了书院的大门,外面全是看热闹的老百姓。”

    柳成元苍白的脸色瞬间又白了几分,原本摇摇欲坠的身体更是虚弱无力。

    只见他和张华面如死灰地靠在一起,嘴里怒骂道:“谁告的密,我他大爷的。”

    身边的学子们嘴角抽搐着,也不知道谁带头向外跑去,顷刻间大厨房兵荒马乱。

    等到人都跑得差不多了,柳成元在柳江的搀扶下慢慢离开。

    “咯吱”一声,厨房紧闭的柴门打开了。

    谢明坤搀扶着张华回头,只见齐东来嘴角勾起阴冷的笑容,细长的眼缝更是堆满了得意。

    “呵呵,慢走不送了!”

    “学子们久不见亲眷,应该是十分想念的。”

    “你”看着一副小人嘴脸,张华气得撸起拳头。

    谢明坤拍了拍张华的肩膀,冷笑道:“何必跟一只落水狗计较,今日水浅他滚烂泥,明日涨水淹死他。”

    “有没有陈娘子?这书院也绝容不下他!”

    张华闻言,看着谢明坤冷硬的面容。

    连一向好脾气的谢明坤都发了火,张华便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善了了。

    齐东来看着谢明坤势在必行的气势,逐渐收敛笑意。

    有柳成元和谢明坤带头挑刺,他这位书院厨房的大师傅,确实站不住脚了。

    齐东来握了握拳,直到谢明坤和张华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他这才狠辣道:“我做不成,小寡妇也做不成,等到了外面,我到要看看还有谁护得了她?”

    北苑的厅堂里,一大早就在小厨房忙活的李心慧做了不少好吃的。

    豆腐烧麦,花式小馒头,鸡蛋翡翠饼,麻酱热拌面。

    温馨的圆木桌上,齐瀚和齐夫人吃了两盘,齐聘婷更是嘴不停歇。

    最后还是齐夫人让翠环和翠玉将将剩下的吃食全部端走,这才避免了齐聘婷吃多积食。

    陈青云过来的时候,李心慧提着吃食从小厨房回来。

    两个人在圆形的小拱门处相遇,李心慧晃了晃食盒笑道:“我还在想怎么给你送过去呢?”

    “听伯母说了,学子们要休息三天才去上课。”

    陈青云点了点头,面色紧绷的他在看到温柔浅笑的嫂嫂时,神情也自然而然地温和下来。

    “今日可能会有学子们的亲眷过来吵闹,我想跟老师回禀一声,带着嫂嫂去乡下小住几天!”

    李心慧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担忧的陈青云道:“逃避就是背负罪名!”

    “除非我以后都不出现在这里?”

    陈青云皱了皱眉,这也是他心有不甘的地方。

    可眼下那些亲眷必定会针对嫂嫂,他不想嫂嫂暴露在是非难辨的沼泽里。

    “我去问问老师,可有查出什么进展?”

    陈青云止步不前,准备掉头前往主院。

    李心慧见状,拉了他一把,随即道:“先吃早膳,然后我跟你说件事!”

    陈青云维持着僵硬的姿势跟随着嫂嫂进屋,一路上他都下意识低着头,有两次差点栽倒。

    李心慧暗自摇头发笑,心里却觉得她这个小叔纯情得不得了。

    她只不过抓了他的衣袖,他便已经六神无主,仿佛连抬头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开门进屋,李心慧将食盒里的吃食摆到圆木桌上。

    害怕陈青云害羞不肯多吃,李心慧又陪着用了一些,等到陈青云放下筷子,她这才对着陈青云道:“放在鸡汤里的那味药材叫“芥根”是乡下妇人专门打胎用的。”

    “这种药在药堂根本买不到,因为稍有不慎就会闹出人命。”

    “我怀疑齐东来是找人在乡下野郎中那里配的,摸过这种药的人手掌遇水都会变成灰黑色,严重的一个月都洗不干净,轻微的也要七八天左右。”

    陈青云闻言,猛然抬首。

    他看着嫂嫂笃定神情和从容不迫的目光时,瞬间明白过来。

    嫂嫂没有碰过,自然不会沾染那种痕迹。

    前提他们得找到一位郎中来证明这种药性。

    “我去找老师!”陈青云站起来,有些迫不及待。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亮着的眼眸,叮嘱道:“最好找到野郎中,他才是关键。”

    打蛇打七寸,地头蛇也一样,一击即中,以绝后患。

    陈青云慎重地点了点头,看着嫂嫂处变不惊的面容,他的内心闪过一丝狐疑。

    然而此时的他来不及深究,连忙奔向主院。

    可惜陈青云去迟一步,因为学子亲眷们来势汹汹,齐瀚便带着几位夫子前去处理。

    陈青云去的时候,只有齐夫人在。

    匆匆说明来意,陈青云急切道:“柳家的余大夫可以证明我嫂嫂的清白。”

    齐夫人不疑陈青云的话,然而她在思量过后,对着陈青云摇了摇头。

    “柳夫人带人堵上书院,这个时候余大夫肯定在她身边。”

    “而且食物相克并非有人下毒,若是说清楚原委,那些学子亲眷便不仅仅只是愤怒了。”

    到时候涉及下毒,必然是要受刑罚。

    证据没有确凿的情况下,大厨房所有人都会被收押。

    如果让那些学子亲眷知道是因为争夺书院大师傅地位而引起的下毒事件,那么不论其中那个有没有下?那些亲眷们都容不下了。

    陈青云很快明白齐夫人的意思,可这样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所有矛头指向嫂嫂,这样境况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我去找那位野郎中。我嫂嫂在书院任劳任怨,我不能让人冤枉了她!”

    陈青云冷硬道,犀利的眼眸掠过一丝寒意。

    齐夫人闻言,当机立断唤来车夫和齐盛。

    “余大夫说过,那种药只有清水县一带才有。”

    “你放心,有你师母在,不会让人为难你嫂嫂的。”

    陈青云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随即握紧拳头,大步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