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有所依仗
    寂寥的夜色下,清冷的风自窗隙灌入。

    昏黄的油灯下,李心慧细细尝了尝大厨房里带来的汤水。

    冷冰冰的油腥浮在上面,尝不到香味和盐味,那一股子淡淡的药味便遮挡不住了。

    李心慧精通各种草药,摸闻尝看,是最基本的辨药之法。

    能涂抹在鸡肉上而无色,混入春笋而无味,又能引起肠胃痉挛,身体虚弱乏力。

    在她所有药理的认知当中,只有一抹名为“芥根”的草药。

    然而芥根在现代早已列为禁药,她当初改良药方时,曾亲自尝过一次。

    不过是根末,便让她上吐下泻,带下见红。

    这味药虽然堪称虎狼,然而知道的人极少,并且这药的药浆依附性很强,如果有人短期内挖过这种药,并且还去皮磨粉,那么他的双手必然是灰黑色的。

    至少三十天内才有可能恢复。

    而且沾过粉末的人,手在遇水之后,也会有那种灰黑色的痕迹。

    “呵,真是自掘坟墓!”

    李心慧冷笑一声,随即将汤水倒掉。

    这,李心慧睡得很踏实。

    相比于李心慧的从容淡定,长工房里的齐东来却是辗转难眠。

    细长的三角眼微眯着,折射出晦暗不明的冷光。

    这一次的事情,齐瀚的处置分明就是想息事宁人,就连以柳成元为首的那一帮学子都甘愿吃下这个哑巴亏,想让小重新上位!

    齐东来皱起了的眉峰闪过一丝犀利,他低估了小的影响力,也低估了那一群贪吃的学子。

    如今没有把小推到风尖浪口,到是把他置于众矢之的。

    明日起,那个小不来上工,学子们肯定会大闹不止。

    到时候如果齐瀚顺水推舟将他赶出书院,那他这就算是自掘坟墓了。

    想到这里,齐东来眼神阴鸷,全身透出一股阴毒的冷意来。

    “呵呵,想要我走,可没有那么容易!”齐东来冷笑,发出的声音尖锐刺耳,像是信子的毒蛇!

    四更天的时候,齐东来便爬了起来。

    许久没有去早市的他,亲自带着采买的婆子,挑夫,以及两个徒弟浩浩荡荡地出发。

    砧板上的肉才刚刚破肚,许多菜摊子都尚未铺开,周围的早点铺子都还在支帐篷。

    大壮带着采买的婆子四处逛着,后面跟着带银钱的长康和挑夫,浩浩荡荡的队伍不一会就岔开了去。

    齐东来站在桥头,只见那桥洞底下的一群乞丐挨着取暖,凌乱不堪的头发遮挡着脸,灰蒙蒙的天色连大致的轮廓都看不清楚。

    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齐东来掂了掂一早准备的银钱,当即拐了个弯,趁着没人的时候将钱袋扔了下去。

    在桥下挨着取暖的乞丐们,迷迷糊糊的,原本也睡得不是很熟。

    “啪”的一声,钱袋击打在一个小乞丐的肩膀上。

    他闭着眼睛揉了揉,铜钱摩擦的声音极其特殊。

    小乞丐突然睁开眼睛,的目光闪过一丝狂喜。

    可惜钱袋在他手里还没有捂热,只见一道暗影袭来,瞬间夺走了他的钱袋。

    “谁?”

    “那是我的!”

    小乞丐尖锐道,目光焦急。周围的乞丐被吵醒,打量的目光投了过去。

    背光的面容冷意覆盖,齐东来细长的眼眸闪烁着,握紧手里的钱袋道:“你的?”

    “呵呵,你想要也不是不可能?”

    小乞丐的眼眸闪过一丝,周围的乞丐也全都聚拢过来

    片刻后,只见齐东来甩动着手里空空的钱袋,吹着哨子慢慢地从桥下绕到另外一边的路干上去。

    不远处,拐角的长康看着师傅露出的衣袍时,连忙闪身肉铺当中。

    早膳的时候,齐东来心情好地做了卷饼,,稀粥。

    腌菜用大桶装着,随学子们自愿去加。

    然而,清晨的食堂寥寥无几,到是大厨房被堵得水泄不通。

    “齐东来,早膳连油沫星子都看不见,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呵呵,古人云,自古丑人多作怪!”

    “就是,陈娘子都做了那么多天的吃食,偏偏昨天才发现食物相克。照我说,只怕是小人作祟?”

    柳成元和张华带头,他们两个体弱,大厨房里被堵着的挑工连推都不敢去推。

    大伙趁着时机大闹,把齐东来逼得连面都不敢露。

    躲在柴房里的齐东来暗暗啐了一口,目光瞅着门外的动静,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呵呵,闹吧,闹得越大越好!”

    守在门口的大壮闻言,狐疑地看了师傅一眼,感觉一头雾水。

    长康冷肃的面容闪过一丝讥讽,幽暗的眼眸折射出洞悉的光芒。

    拥挤的人潮将陈青云拦在外面,除了谢明坤陪着他,其余的学子能挤的,都挤到前面去了。

    “这样下去,不出三天齐东来必定走人!”

    谢明坤冷笑道,感情当他们这群学子读书读傻了,光天化日之下竟敢下毒暗害?

    陈青云看着士气的学子们,他仔细听了半天,发现齐东来根本没有露面。

    这样稳着不动的齐东来,可不像之前那个蚂蚱一样的齐东来!

    “这个齐东来有古怪,好像有什么依仗?”陈青云皱起剑眉,深邃的眼眸覆上一层暗色。

    谢明坤挑了挑眉,狐疑的目光看着大厨房的方向,猜测道:“难不成他找了替死鬼?”

    陈青云摇了摇头。

    “众学子明着赶他走,谁也替不了!”

    所以,一定有齐东来毫不畏惧的原因?

    老师不会为齐东来撑腰,能够左右云鹤书院大厨房的,除了老师和师母,便是他们这群学子了!

    不对,还有学子们的亲眷!

    “糟糕”

    陈青云面色骤变,随即对着谢明坤道:“去打听一下,今天齐东来有没有出去过?”

    谢明坤当即明白过来,一向和颜悦色的他目露冷光。

    挤上前去打听,不一会,只见谢明坤脸色凝重地走回来。

    “今日齐东来亲自督促采买,四更天就出去过一次!”

    四更天的时候天还没亮?齐东来的行踪不可能查得准确?

    陈青云瞳孔剧缩,黑沉沉的眼眸透出一股破釜沉舟的冷意来。偷偷告诉大家,作者只有一个喜好,那就是看你们的留言!

    呵呵,积极些哈!等你们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