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阴谋初露
    里的风声呜咽回响,长工院里的西厢房灯影绰绰。

    昏黄的房间里,齐东来正敲击着桌面等人。

    不一会,轻轻扣门的声音响起。

    齐东来当即上前开门,来人穿着藏青色的短袍,灰色粗布腰带下是一条绑脚的长裤。

    “老爷,您要的东西小的拿来了!”

    来人仰起头,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尖嘴猴腮,额头上有块疤,一双三角眼光芒暗沉。

    齐东来拍了拍心腹黄根的肩膀,不动声色地接下一个小包袱,随即问道:“怎么弄来的?”

    黄根半个身影隐在暗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道:“老爷只管放心,走了远村找野郎中配的,就是知府大人都查不到源头。”

    齐东来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拿出一个沉甸甸的钱袋黄根的手里。

    “回去跟夫人说,准备一间厢房,老爷我要纳小了。”

    齐东来阴测测地勾起了嘴角,一双细长的眼眸布满阴翳。

    陈娘子不识抬举,他便要她身败名裂。

    到时候看看谁还敢沾染上她?

    黄根闻言,也勾起了淫邪的笑意,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奉承道:“小的祝老爷早日心想事成。”

    “嗯,去吧,如果有人问就说夫人让你带话。”

    “老爷放心,小的明白!”黄根了然地点了点头,随即退了出去。

    三天的假期过后,厨房的帮工婆子们再一次聚在一处。

    经过半月的相处,李心慧基本上都认识了。

    两个劈柴的叫王大树和毛仔,二十岁左右,另外挑水的两个叫刘贵福和刘贵禄是两兄弟,也是二十岁上下。

    剩下的除了每天早上出现的采买婆子和挑夫,其余的都是厨房帮工。

    大家都是以夫家的姓氏称谓,因此年轻的就叫娘子,年长的就叫婆子。

    总共八个帮工婆娘,其中有一位江婆子和一位马娘子跟李心慧走得近些。

    眼见李心慧慢慢有了自己的人脉,齐东来却连水煮鱼片都还做不出来。

    这些日子,齐东来迅速地变换着食材,发现李心慧的功底简直深不可测,这更加深了他想要将李心慧据为己用的想法。

    早膳过后,大厨房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

    齐东来视察的时候看到大壮竟然心甘情愿地在帮李心慧剁鸡块,原本还在为找替死鬼烦心的齐东来立即有了想法。

    只见他去了一趟茅房回来,对着还在剁鸡的大壮怒斥道:“鸡肉都剁不好,我是怎么教你的。”

    “左手按住鸡肉不放,右手用力剁下,然后再分开剁细。”

    齐东来向来嗓子粗,众人瞄了一眼,事不关己地移开目光。

    到是大壮感觉师傅用力地了他的手,也不知道师傅是不是揉面了,他分明看到有白色的粉末擦在鸡肉上。

    “师傅,我就是这么剁的啊!”大壮喊了一声,师傅放开手以后,他感觉自己还灵活一些。

    齐东来冷睨了一眼大壮,似笑非笑道:“怎么,师傅还会教错不成?”

    “蠢驴一个,不知进取。”

    齐东来骂了一声,便径直离开大厨房。

    周围的帮工们看着大壮憨蠢的样子,个个低头闷笑。

    大壮抬首瞥了一眼李心慧,见她专注面前的春笋,压根没有看过来。

    他燥得面红耳赤,闪烁的目光透出一股羞愤来。

    不远处杀鱼的长康见了,忍不住冷冷一笑。

    师傅都在偷学陈娘子的手艺,更何况是大壮?

    只不过师傅自己偷学可以,如果看到他们偷学,少不了又是一顿教训。

    他早就看清楚师傅的为人了,可怜大壮竟然还想两头占好,简直不知所谓。

    李心慧可不会管齐东来训人,午膳她准备做丰富一些,所以便一直都在忙碌着。

    肉沫卷饼,四宝豆腐,鲜笋鸡汤,豆酱白菜,栗子焖肉。

    中午的时候,食堂里加大号的菜盆和菜桶席卷得一干二净,帮工厨娘们还在谈笑,说是云鹤书院的学子们比肥还吃得厉害。

    可谈笑的声音还来不及消散,只见齐东来气势汹汹地冲进来道:“好你个陈娘子,我好心好意让你在大厨房掌勺。”

    “结果你却让学子们吃了不干不净的东西,现在学子们的寝房都请了三位郎中了!”

    李心慧瞥了一眼冲进来的齐东来,嘴角的笑意慢慢僵住,眼神微冷道:“做出来的饭菜我们都是先尝过的,我们怎么没事?”

    “齐师傅若是想泼脏水,只怕您走错了地方!”

    齐东来可不管李心慧强硬的态度,只见他冷笑道:“一个学子不会是吃食出了问题,几十个学子总不会都身体娇弱吧?”

    “更何况内院的夫子们都已经倒下两个了!”

    李心慧皱了皱眉,她冷眼看着齐东来聚拢的眉峰,细长的三角眼遍布阴霾,嚣张的气焰喷薄而出。

    兴师问罪的姿态已经摆足,似乎怀柔政策对她无用以后,他便开始等着有机会收拾她的这一天?

    “齐师傅何必急于一时,真的是我做的吃食出问题了,那也是院长处置!”

    李心慧用抹布擦拭着手指,冷睨的目光稳如泰山。

    齐东来气愤地盯着她,略有几分不甘心地道:“你不要忘记了,我才是大厨房的管事。”

    “你说的到是好听,可还到头来还不是要让我去担着?”

    李心慧皱了皱眉,他不知道齐东来所指的担着是什么意思?

    再说她可以肯定自己做的吃食没有问题,因为她都吃了。

    连汤都喝了!

    等等李心慧眼眸一闪,脑海里忽然回想起刚刚炖的鸡汤。

    因为鸡汤起锅太晚,所以大厨房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喝到,而她不过是尝了一口!

    “鸡汤呢,还有没有剩下的?”

    李心慧出声问道,如果真的是鸡汤有问题,那么

    齐东来听见李心慧问鸡汤,面色一紧,心脏狂跳。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反应的速度这么快?

    而他更加没有想到,当江婆子把装鸡汤的大桶提过来时,小会厉声吩咐众人把装菜的木盆木桶全都看管起来。

    “到底是不是菜出了问题?还是有人故意下毒暗害?郎中一查便知!”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做了这半个月的菜,现在才吃出问题来,这未免也太牵强了些?”

    齐东来见恐吓不了李心慧,当即便阴阳怪气道:“谁知道呢?”

    “指不定是你这霉气太重,带来晦气呢!”

    “说的也是,齐师傅整天在我面前转悠,竟然没事?”

    “莫不是齐师傅的命比我这个的还硬,身上带着煞气?”李心慧冷笑,鄙夷的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齐东来的怒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