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齐东来的小心思
    陈青云手足无措地抱着衣服回到寝房,一路走来,他恍惚地感觉自己在飘。

    那种不真实的感觉,像一笼烟纱罩在了他的身上。

    等到他把所有衣服都试了一遍,发现不仅很合身,而且很舒服。

    密集的针脚并不咯人,而对襟上绣的叶子跟石青色的面料相交辉映,清爽之余更是显出几分低调的奢华。

    更为让他羞于启齿的是,嫂嫂做的亵裤比之前他穿着的舒服多了,尤其是

    没有线缝勒着,既不松,也不紧,穿着感觉特别舒服。

    柳成元没有想到,他在外面高谈阔论回来,一开门就看到哑然无语的一幕。

    只见陈青云瘦高的身影站在铜镜边,笔直的长腿之上只有薄薄的湖稠亵裤。

    “你这是看腿呢?还是看腿中间呢?”

    柳成元狐疑道,双眼下意识撇向陈青云的。

    陈青云面色爆红,冷厉地瞥了一眼柳成元,随即连忙找衣服穿上。

    柳成元眼尖地发现陈青云穿的是新衣服,而且看样子还是挺上档次的新衣服。

    “谁给你做的?对襟上绣的叶子很好看啊?”

    “从来只见女人的对襟上挨着的花是一簇一簇的,没有想到男人对襟上的叶子也可以一簇一簇的。”

    柳成元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他决定抽空让书童回去跟绣房说一声,他也要这样绣图的衣服!

    “啪”的一声,陈青云毫不犹豫地拍打着柳成元的手。

    柳成元无语,心道不就是件衣服。

    可他眼珠子一转,当即就明白了。

    陈青云没有出去过,那这衣服便只能是书院里的人送的。

    而书院里唯一会给陈青云做衣服的,便只有那位小寡嫂。

    眼睛有些艳羡地朝着陈青云的身上瞥了几眼,柳成元玩味道:“嫂嫂还是很疼你的吧,你别跟我说亵裤也是嫂嫂做的啊?”

    柳成元说完,只见陈青云眼眸一闪,有些不自在地撇开头。

    我滴个乖乖,柳成元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还真是啊?”柳成元惊呼,要知道自从陈娘子来了书院,陈青云一直都在避讳。

    这会子连亵裤都做出来了,柳成元如何不惊讶?

    而他更惊讶是陈青云竟然穿了?

    柳成着陈青云的和看了几眼,不敢置信道:“嫂嫂莫不是存了要在你陈家孤独终老的心思?”

    不然这小叔寡嫂的闲话传出去,谁还会娶一个名声不好听的小?

    陈青云的面色一僵,冷戾的目光瞥向柳成元

    柳成元自知失言,连忙补救道:“嫂嫂是大家都知道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打嫂嫂的主意呢?”

    “就是厨房的大师傅都在献殷勤,大家都议论,怕嫂嫂上了大师傅的当,几件衣服首饰就哄得嫂嫂去做小?”

    陈青云闻言,紧皱眉头,冷声道:“她不会!”

    师母给了她几匹料子,她心里想的却是给他先做衣衫。

    这样的嫂嫂怎么可能会因为几件衣服和首饰就被哄去了?

    陈青云怕的是流言蜚语,担忧地皱了皱眉,他惊觉于自己的失态。

    刚刚他就是想找嫂嫂商量齐东来的事情,怎么转眼被嫂嫂几件衣服给哄回来了?

    正事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

    想到这里,陈青云当即开门出去。

    柳成元看着陈青云衣袂翻飞的背影,那衣服好像从后面看着,还要有型。

    咳咳不行,他也要做一件!

    北苑出来的荟芳园,簇簇的牡丹一处挨着一处。

    不远处的假山下是流动的湖水,湖面之上建着宽敞的凉亭。

    婉转雅致的回廊一路延伸,直到那湖心亭的位置。

    李心慧穿过假山左边的廊道,准备去往大厨房。树影重叠,翡翠一般的绿色在脚边延伸着,透出一股绿意生机。

    惬意笑意来不及舒展,李心慧便看到等在圆形拱门外的齐东来。

    穿着一件灰色的蜀锦袍子,对襟上绣了银色纹理,微胖的腰身系着腰带。

    笑成两坨肉的脸颊油光满面,眯着的眼缝看起来和蔼可亲。

    “齐师傅?”

    “陈娘子!”

    李心慧穿过拱门,拉开两人的距离。

    齐东来跟上,笑眯眯地道:“买来的黄鳝都处理好了,下晚还是得麻烦你继续掌勺。”

    “这些腥味重的菜非你不可!”

    李心慧往前走着,敷衍道:“齐师傅谦虚了,您烧菜的时候,我都还没有出生呢!”

    “呵呵!”齐东来尴尬地笑了笑,看着李心慧窈窕的背影握了握拳。

    阴翳的眼眸闪过志在必得的光芒,齐东来凑上前道:“你这么好的手艺,开馆子都行,没有想到你的小叔竟然让你来书院当厨娘?”

    “这里挣的又少,干的活又多,要是你夫君在世,你肯定不会这么辛苦的?”

    李心慧点了点头,心道要是陈青山没有死,前身也不会上吊。

    那她自然也不会重生过来。

    齐东来暗沉的眼眸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再接再厉道:“在书院做了这么久,我也想自己开一个小馆子。”

    “只不过这掌厨的人选确还没有定下来!”

    李心慧眉峰一动,这齐东来在她背后转了几天了。

    她要是真不明白就成傻子了。

    “不是还有大壮和长康!”李心慧淡淡道,大壮和长康就是齐东来的两个徒弟。

    齐东来闻言,恨铁不成钢道:“别说了,教了几年,炒个菜都学不会!”

    “呵呵!”李心慧嗤笑,学了几年连掌勺的机会都不给徒弟的人,齐东来说这话的时候,竟然不脸红?

    齐东来摸不准李心慧是讥讽还是讪笑,继续试探道:“做掌厨的,得是我的人,大师傅相当于半个东家,我辛苦置办下的产业不能落在外人的手里。”

    李心慧想为齐东来鼓掌,就他这巧舌如簧又暗示极重的话语,初出茅庐的小姑娘还不全都折损一片?

    “齐师傅的人手不少,自己慢慢挑总能挑到可心的。”

    李心慧说完,加快步伐,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齐东来小跑着跟了一路,然而不管他如何明示暗示,李心慧都不为所动。

    微眯的眼眸折射出冰冷的寒光,齐东来停下步伐,看着李心慧拐入了大厨房的方向。

    “哼,等你成了我的人,看你还怎么蹦跶?”

    齐东来冷哼一声,随即甩手离开。

    不远处的耳房下,墙拐的小门后露出石青色的一片衣角我一向不光明正大地要打赏,然而我会声嘶力竭地要评论。每日若是有五个以上的评论,必定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