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态度转变
    经过午膳这一闹,晚膳的时候齐东来直接让李心慧掌勺,他则在一旁观看。

    明为指导,实则偷学。

    李心慧根本不惧齐东来的偷学,下午的时候食材不够,齐东来又舍不得银钱,便买了几大盆草鱼。

    豆芽,豆米,豆苗,过冬留下的洋芋,以及廉价的大白菜等等。

    市面上常见的菜肴堆满了大厨房,李心慧想着给学子们换换口味,便做了红烧土豆,清汤豆米,水煮鱼片,豆芽汤。

    李心慧的刀工极其出彩,一把厨房剪在草鱼的身上穿行,不一会,剔除脊骨,两块肥肥的鱼肉便躺在砧板上。

    手执菜刀,薄薄的鱼片晶莹剔透,连细细的纹理都可以看得见。

    焯水的白菜和豆芽垫在盆地,红彤彤的辣汤在锅里翻滚着。

    下鱼片,瞬间卷起的鱼片又滑又嫩,跟一朵朵开在水中的百合一般。

    大厨房里的人全都屏息凝神,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李心慧的耳边只剩下汩汩冒着的辣汤声响。

    待到鱼片起锅,李心慧撒上蒜泥,花椒,干辣椒,上锅烧热油焦淋而下。

    滋滋的声响冒着热气,一股蒜香辣油的味道侵袭而来,伴随着鱼肉嫩滑卷翘的姿态,整个大厨房弥漫着一股香味浓郁的气息。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哧哧惊叹的声此起彼伏。

    齐东来站在李心慧的身后,握着的拳头紧了又紧。

    他惊艳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甚至有些手痒地想试一试,可他知道自己根本做不出来。

    李心慧的刀工,厨艺,调味,彻底震撼了他。

    接下来的几天,齐东来彻底安静了,不再挑刺,也不再针对李心慧。

    相反,他还特意抬举李心慧,连每日的采买都让李心慧下单子。

    大厨房里的精品菜肴鱼贯而出,其中最为让学子们津津乐道的当属麻婆豆腐,水煮鱼片,糖醋排骨,野生菌煲,静思肉圆等等一系列口齿留香的菜肴。

    转眼,很快便到了学子们放假的日子。

    颇为搞笑的是,这一次归家的学子寥寥无几。

    更有甚者,许多学子的书童纷纷往大厨房里塞银钱,为的不过是在假期也能吃到李心慧做的菜肴。

    北苑之中,藤蔓攀附的凉亭显得幽静极了。

    清风徐来,二月中旬的桃花争相盛开,的初蕊在风中摇曳,透出一股淡淡的香味来。

    难得假期也能看到爱徒,齐瀚便邀陈青云在凉亭中下棋。

    陈青云手执白棋,齐瀚手执黑棋,黑棋先行,白棋紧跟而上。

    两人你来我往,似有烽烟的气息在指尖慢慢渲染着。

    “齐盛跟我说,那个大厨房的齐东来派人去陈家村打听你嫂嫂的消息了。”

    “我估摸着,他这几天会有动作。”

    陈青云执棋的手微微停顿下来,眼眸晦暗,被搅乱的思绪再也凝聚不到棋盘上。

    半响,齐瀚抚着胡须笑道:“哈哈,我赢了!”

    陈青云看着被堵死的棋子,没有想到竟然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放下棋子,陈青云微微聚拢眉峰道:“老师是故意的?”

    齐瀚闻言,眼眸微闪,轻咳一声!

    “咳!”

    “怎么会呢?为师是想告诉你,以那齐东来的心性肯定会想办法让你嫂嫂为他所用?”

    “如若不然,他一定不会容许你嫂嫂的风头盖过他去。”

    这几日陈青云一直都悬着心,此时听老师敞开了说,他反到镇静下来。

    以老师和师母的为人,必然做了安排。

    到是他,手眼不及,思虑过重的担忧都显得多余。

    “再来一盘吧!”陈青云捡起棋子,这一次他的神情显得专注认真。

    齐瀚见状,不得不小心应对。

    半个时辰以后,齐瀚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有些急眼地看着棋盘。

    我滴个乖乖,原封不动的结局,爱徒竟然还给他了。

    徒然地放下棋子,齐瀚略显震惊道:“你怎么做到的?”

    陈青云闻言,不紧不慢地捡起棋子道:“老师是怎么做到的,都会有迹可循。”

    “当日老师答应过青云,不会让嫂嫂在书院受人欺辱,齐东来如何青云不管,劳烦老师早日处理隐患。”

    陈青云说完,微微颔首后径直离开。

    齐瀚见他小小年纪,身姿犹如幽兰,衣袂翻飞的动作看起来行云流水。

    “呵呵,到是个重情重义的小子。”

    齐瀚看着陈青云离去的方向,一时间嘴角含笑,眼眸和煦。

    正值午休时间,忙碌一早的李心慧脱了鞋子靠在罗汉小憩。

    陈青云来的时候,警觉的李心慧当即翻床。

    “”

    “嫂嫂,是我,青云!”

    轻轻的敲门声伴随着陈青云声音,李心慧随便整理了一下衣裙便打门。

    因为忙碌,两人已有几天没有见面了。

    李心慧转身去给陈青云倒茶,然后将自己做好的一套春衫拿了出来。

    “我还想着给你捎过去呢,你来了正好试一试,不合身我再改。”

    陈青云看着叠得整整齐齐的春衫,湖蓝色的里衣,石青色的外袍。

    滚边的对襟上绣着绿色的叶子,一簇簇的,十分别致。

    陈青云有些局促地接过,抬首时便看到莹莹而笑的嫂子。

    她站在一旁,眼里有着关怀和宠溺,可那双清透莹亮的眼眸却染上了血丝,乌青色的眼底衬着那张巴掌大的小脸白皙如玉。

    手指有些迟疑地着衣衫,陈青云略低着头,声音暗哑道:“嫂嫂的身体才刚好些,不能时常熬夜。”

    “我也会缝补的,嫂嫂剪了衣样,我也可以自己做。”

    连着几日熬夜的疲惫都在少年傻气的话语中消散无踪。

    李心慧将衣衫塞入陈青云的怀中,调侃道:“学子们都在吟诗作对,你一个人拿着绣花针缝缝补补,旁人见了灯影,准会以为谁家小媳妇钻到学子寝房了?”

    “呵呵,到时候满书院都是流言蜚语。”

    李心慧说着,轻笑起来。

    她还给陈青云做了一双兔毛鞋,三双袜子,还有两条亵裤。

    少年儿郎的脸皮薄,李心慧不想逗他,将早就收拾好的包袱给拎了出来。

    陈青云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迟疑,不一会,许是已经想到什么,手指一紧,脸颊发热。

    “回去的时候试一试,都是照着你的旧衣衫和鞋袜做的。”

    李心慧温柔道,这半月来,她都在赶制陈青云的衣衫鞋袜。

    如今总算是可以好好休息几天。留言支持哦,三爷的文风小桥流水,喜欢的亲们万万不能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