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龙须面
    半个时辰的时间,李心慧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做饭。

    厨房里的帮工十几个,足够揉面,而她今天要做的不过是最后一道工序,扣拉抻面。

    今天齐东来买了五百个鸡蛋准备晚膳的时候用,李心慧瞥了一眼大厨房剩下的食材,当即上锅煎蛋。

    亮眼的菜油在锅里慢慢发烫,李心慧用筷子下锅,只见细密的油泡就冒了出来。

    “过来两个帮我煎蛋,其余的人都去搓面,大火上放大锅烧开水。”

    李心慧吩咐一声,众帮工婆子连忙闻声而动。

    别的不会,这揉面他们还是可以的。

    条案上是摔打面团的声音,的力道在李心慧的强调下逐渐加重。

    五百个鸡蛋,三人一次煎六个,不一会,只见大盆里堆满了金黄色的煎蛋。

    大锅里面的热水汩汩地冒着热气,李心慧让身旁的两人接着煎,她则将好的面团开始拉伸。

    众人一开始以为李心慧要做抻面,波澜不惊地各自忙活。

    可当看到李心慧不停地抻扣,甚至于达到了二十扣以上。

    大家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就连冷眼旁观的齐东来都忍不住露出惊愕的神色来。

    只见李心慧将面的一端放在地上的大盆里,一端举过头顶,双手不停抖动。

    刹那间,细长的面条如白色瀑布般的飞流直下

    众人被震撼得不知所措,那些细长的面条白皙柔韧,一般的抻面根本不能相比。

    李心慧刚刚扣好一团龙须面,便闻到一股焦味。

    她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油锅里的煎蛋,提醒道:“鸡蛋糊了。”

    “啊?”

    “哦哦!”翠环和一个帮忙煎蛋的婆子收回震惊的目光,手忙脚乱地开始捞起煎糊的鸡蛋。

    齐东来掩下眼底的震惊,看着继续忙活的李心慧,原本内心里那点藐视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悬着的内心非常不安,他有预感,这个陈娘子将会是他最大的劲敌。

    “这是什么面?做起来的姿势到是挺花里胡哨的?”齐东来上前一步,他捏着细长的面条暗暗一番,发现那细面条根本没有粘连回去!

    好强的韧道,齐东来收回手,深幽的眼眸闪过一丝暗沉。

    众帮工伸长脖子,竖起耳朵,都想知道这个细长的面条叫什么?

    李心慧忙着抻扣,手上的力道加大,用力地甩出再拉回来,只听她清冷的声音随着甩出去的抻面道:“龙须面。”

    又是一片雪白细长的面条垂下,跟银河落下般闪烁着光芒,众人屏息凝神,仿佛早已被淋漓尽致的气氛渲染得融为一体,跟那垂下抖动的面条一样,无声无息地透出一股紧张和激动来。

    终于,所有面团都抻扣好了。

    大锅里的水沸腾跳跃,李心慧眼疾手快地将龙须面下锅。

    煎好鸡蛋的菜油再加上油,红红的辣椒拌水倒入,秘制的辣油加入肉沫,花椒,芝麻等调料。

    不到片刻,李心慧便大声喊道:“上托盘,摆大碗。”

    十几个帮工全都一排排站着,个个手执托盘,而每一个大托盘里都摆上了九个大碗。

    李心慧捞面,翠环放鸡蛋撒葱花,最后浇上一勺辣油。

    一个个托盘鱼贯而出,众学子望眼欲穿,只见红彤彤金灿灿白的龙须面顷刻间跃入眼底。

    担心一些学子不吃辣椒,李心慧特意让厨房的帮工们带着酱油,醋,以及另外做好的蛋花汤。

    其实吃龙血面,用墨鱼和鲜虾最好。

    如果有西红柿会更棒,可惜整个大食堂食材匮乏,她只能将就着用辣椒给学子们提提味。

    陈青云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碗里细长的面条在筷子下抖动着,仿佛比初春的柳条还要坚韧。

    学子们吃得红光满面,个个发出了满足喟叹的声音。柳成元那厮不要脸地吃了两碗,有他在前面带头,众学子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举起了空碗。

    好多沾染辣油的大碗摇晃着,像是一片刺眼的红光在闪烁着。

    夫子们表面恨铁不成钢,批评学子们有辱斯文,一转脸立即再添一碗。

    大厨房里的帮工们来来回回地跑,食堂的廊道里随时可听见蜂拥而去的声音。

    陈青云细细地咀嚼,仿佛要将那香辣诱人的味道留在唇齿之间。

    他想过,以嫂嫂的手艺一定会站稳脚跟。

    可他想不到,竟然会让众学子翘首以盼,甚至于不惜大闹厨房。

    垂下的眼眸闪过一丝担忧,陈青云喝着面汤,思绪不知不觉慢慢飘向厨房的方向。

    北苑之中,齐瀚一家也是吃着大厨房送来的龙须面。

    挑起的面条细长白皙,劲道的口感加上辣油的提味,就连喝进嘴里的面汤都别有一番风味。

    齐娉婷放下碗筷,略有惦念地看着沾染辣油的大碗,抬首时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紧紧地盯齐瀚吞咽的喉咙。

    齐瀚被女儿那黑白分明的眼眸看得心虚,快速地喝完面汤道:“你就只能吃一碗,吃多了积食不好!”

    齐聘婷幽怨的目光带着疑虑,不高兴道:“那爹娘怎么能吃两碗?”

    齐夫人放下碗筷,用手帕擦拭着嘴角,堂而皇之地道:“因为我们是大人啊,谁让你还是孩子呢?”

    “尤其还是个小丫头,吃得圆滚滚的,将来嫁不出去怎么办?”

    齐聘婷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啊啊太不公平了,她明明已经十岁了。

    再过几年都是大姑娘了。

    “哼,晚上我让嫂嫂单独给我做!”

    齐娉婷嘟着嘴巴,一脸傲娇的表情。

    齐瀚跟齐夫人对视一眼,宠溺的眸光含着莹亮的笑意。

    “看来心慧的本事不小啊,这样细长的面条,我可是第一次吃到。”齐夫人挑了挑眉,突然觉得这个侄媳妇有这样好的手艺,留在书院可惜了。

    光是这抻扣龙须面的功夫,就足以在定南府城站住脚跟。

    齐瀚赞同地点了点头,不过现在陈家羽翼未丰,不适合招摇。

    “韬光养晦,终有一天会一鸣惊人。”

    “只有青云立起来,她才能放开手脚。”

    朝中有人好办事,出身侯府的齐夫人不会不明白。

    她虽然厌恶仗势欺人的权贵,却也清楚若非朝中有人,他们的处境也会处处受限。

    哪有现在闲云野鹤般自在无拘的日子?亲们记得一定要留言支持啊,当然,不喜欢的亲请绕道而行,不喜勿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