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大师傅的威风
    齐瀚并没有将齐东来放在眼里。

    当年开办书院纯属一时兴起,夫人厌恶京都虚荣攀比之风,跟他游历三年后便不再留恋。

    后来因为子嗣艰难,京中应酬太广,闲言碎语又多,他不忍折了夫人的傲气,便想回到祖籍开办学堂。

    一开始,所收不过是入室弟子,直到后来慕名而来的学子太多,这才有了云鹤书院。

    这些年云鹤书院慢慢壮大,大厨房全权交由齐东来管理,他和夫人一不查账,二不插手,这才滋长了齐东来的野心和贪欲。

    “今日我听那位侄媳妇的口算很厉害,把齐东来处置以后,可以让她掌管大厨房的账本。”

    齐瀚其实很惊奇,因为当时他的思路还跟不上侄媳妇的口算速度。

    而且侄媳妇那股浩然正气,无所畏惧的秉性和态度让他十分赞赏。

    齐夫人对李心慧的所作所为也是刮目相看的,更何况她觉得李心慧小小年纪可以独当一面,颇有大家之风。

    “你别一口一个侄媳妇的,她毕竟是守寡之人,听了容易伤心。”

    “她让我叫她心慧,你既是长辈,叫她名字也可。”

    齐瀚闻言,赞同地点了点头,毕竟要当故人儿媳照顾的,他总不能见面称之为陈娘子,或者青山家的之类。

    天色灰蒙,雾气深深的清晨寒意四起。

    一早起来的齐东来写好采买的单子让徒弟送出去,他寻思着今天到底要不要出面住持大局。

    去了,如果丢脸就糗大了,会折损他大师傅的威严。

    不去如果齐夫人问起来,到时候丢了大师傅的位置就得不偿失了。

    踌躇间,只听房门外的石板路传来清晰的脚步声。

    不一会,房间里便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谁?”齐东来的眼眸一眯,提着的心悬了起来。

    翠环在外面听着那警觉的声音,觉得有几分刺耳。

    当即不咸不淡地回道:“齐师傅,夫人让我传句话,您是老人了,谁来都动不了您的位置!”

    “陈娘子是故人亲眷,月银她会私补。”

    房间里的齐东来长长地吐了口气,随即抬步开门,神采略有几分得意。

    “咯吱”一声,齐东来打开房门,笑眯眯地对着翠环道:“劳烦你亲自跑一趟了,请你回禀夫人,我一定会特殊照拂陈娘子,不会让她干重活。”

    晨起的天色不是很亮,可翠环却觉得这个齐东来的笑容也太过刺眼。

    得过叮嘱的翠环颔首离去。

    齐东来远远看着翠环的身影消失,细长的眼眸闪烁着一丝精光,嘴角慢慢上翘,勾勒出讥讽的笑意。

    他就说嘛,一个小娘们怎么撑得起大局。

    这书院又不是开一天两天,那个小娘们怎么也不可能做得久的?

    一大早,齐东来带着两个徒弟已经在厨房忙活了,帮工婆子们没有看见李心慧,都暗暗嘀咕她是不是因为得罪了大师傅被撵走了。

    一个个全都禁声埋头干活,学子们起得早,卯时用早膳,辰时上课,所以大清早的时候厨房最忙。

    天青色的石板路延绵几座桥头,晨起的吆喝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一大早便跟齐夫人出来买食材的李心慧哑然于定南府城的市集,太热闹了,看得她眼花缭乱的。

    路边支起的摊子一个挨着一个,光是做早膳都有几十家,其余的便是蔬果居多。

    一条条新鲜肥美的鱼儿拥挤在木盆里,堆积的鲜虾在木桶里起起叠叠,新鲜的肉脯堆满砧板

    放眼望去,野味遍布,生鲜十足。

    齐夫人难得逛一回早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基本上都是大户人家的婆子和酒楼的采买。

    寻常人家,总是买得很快,因为需求少,所以买了便径直离开。

    像她们连着逛了几条街的,少之又少。

    “三两银子,四百人的伙食能够做些什么菜肴?”

    齐夫人问道,她发现李心慧看得比她还认真。

    李心慧从一开始就留意蔬菜和肉菜的价格,细细算下来,四百人的伙食二两银子绰绰有余。

    剩下一两银子,完全可以给学子们买些饭后水果和支出各项开销。

    “鸡鸭鱼肉,荤素搭配,每日换着吃的话,还能买些滋补的药材做些药膳。”

    “时令水果也能吃上一二,三两银子,绰绰有余。”

    齐夫人闻言,看着李心慧认真盘算的面孔笑道:“如此说来,只怕你要委屈几天了。”

    李心慧明白齐夫人的深意,当即便道:“我不委屈,是学子们又要委屈了!”

    “呵呵该!”

    “谁让他们竟然可以忍这么久的?”

    齐夫人笑道,随即让李心慧采买些拿手的食材,准备午膳让她在小厨房一展身手。

    大厨房里,少了李心慧的存在,和谐得只听到齐东来师徒三人的声音。

    一个个中气十足的,不是吼就是骂,老远都能感觉到吐沫横飞。

    齐东来掌勺,大锅翻炒的声音滋滋地响,那火苗窜动,映着他满面红光,得意非凡的神色。

    众人小心翼翼,都察觉到了这个大师傅在耍威风。

    午膳时间,齐东来因为学李心慧火苗翻炒的速度,因此裹心白都炒糊了。

    学子们吃了一天的美食软面,冷不防吃到又硬又难嚼的馒头,喝到又腥又没有油水的汤,看着黑锅的白菜,当即怨声载道。

    光是学子们也就罢了,问题是连夫子们也开始抗议了。

    齐东来被堵在大厨房,外面全是一片声讨怒斥之声。

    “齐师傅,比你做得好吃的厨娘呢?”

    “技不如人连点心胸都没有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们都是交了伙食费的,你们做的这个,连猪都不吃!”

    齐东来气得肝疼,脸色涨红,扭曲的面孔布满阴霾。

    他看见为首闹的那个是定南府城首富之子柳成元,瞧那不依不饶的模样,恨不得掀翻大厨房。

    一旁站着的几位夫子捋着胡须,根本不规劝,而且还一副助长气焰的架势。

    暗暗握紧拳头,齐东来上前一步道:“诸位学子莫恼,刚刚那些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大徒弟做的。”

    “昨日那位厨娘今日没有过来,等会我去问一问,请她过来做晚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