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通风报信
    下晚的菜肴依旧很丰盛,初春的季节,豆苗和豆米都是菜肴。

    韭菜鸡蛋饼,肉沫烩豆米,香辣洋芋丝,糖醋排骨,椒麻猪肝,大骨豆苗汤。

    齐瀚没有回北苑去吃晚饭,而是跟学生们一样,打了膳食就坐在食堂吃。

    许是今日的膳食让众学子津津乐道,除了挨着的陈青云等人,其余的都没有关注到他。

    学子甲:“据说是刚来的新厨娘做的,那个齐师傅也是时候走人了!”

    学子乙:“就是,做的菜不是没有油就是没有盐,害得我每次归家,我娘都要念叨我瘦了。”

    学子丙:“咳咳,别说了,那个齐师傅据说是院长的亲戚,咱们就当是给院长面子了。”

    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在说,齐瀚吃着碗里增长食欲的椒麻猪肝,抬首的目光触及到四位爱徒埋头不语。

    “吭哧吭哧”的声音不停地嚼动,齐瀚无语地抽动眉头,对着柳成元道:“你一向胆子大,怎么也不说!”

    柳成元微眯的眼眸一闪,知道老师所指何意,当即道:“我经常让书童出去给我开小灶呢,反正我不吃他们三个都是知道的!”

    齐瀚顺势看向谢明坤和张华。

    只见谢明坤慢条斯理地放下碗筷,然后用绢布擦拭着嘴巴,认认真真地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齐瀚的嘴角抽搐几下,略带不满的目光瞥向张华。

    只见张华含着一口菜,口齿不清道:“老师应该问子恒,他吃了嫂嫂的做的菜,怎么能够忍这么久?”

    陈青云被点名,皱了皱眉,神色不变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家中粗粮,食之果腹。”

    “吁”

    柳成元等人全都不买账,鄙视出声。

    陈青云不为所动,放下筷子对齐瀚道:“我跟老师去北苑吧。”

    齐瀚知道陈青云想去探望寡嫂,当即点了点头。

    不过他还是教育了一下四位学生。

    “当年燕王座下徐琇苛政猛于虎,众幕僚畏惧燕王跟徐琇的连襟之亲,最终酿成燕王被贬西南荒境。”

    “燕王临行前,斩徐琇于车前,杀众幕僚于车后,史称:前斩后杀。”

    齐瀚话落,四人默了片刻,心思各异。

    柳成元:老师把我当自己人。

    谢明坤:老师准备秋后算账。

    张华:老师觉得我不堪大用。

    陈青云:嫂嫂要上位了!

    云鹤书院是一个很大的山庄,里面的房屋排列有序,一栋一栋的院子从学堂,食堂,寝堂,后院。

    往后山的方向还有一个小湖和园林。

    而李心慧跟齐瀚一家就是住在小湖和园林后面的北苑。

    齐瀚一家住在主院,丫鬟婆子们也都住在北苑之中的耳房和后罩房。

    齐夫人对李心慧颇有好感,给她布置的东厢房里样样俱全。

    甚至于连笔墨宣纸都有,等到李心慧在厨房忙完以后,齐夫人又亲自送了一些衣料和首饰过来。

    因为齐夫人性子爽朗,李心慧也没有过多推辞,她知道刚刚到了府城,站稳脚跟很重要。

    她不迂腐,也不孤傲,她将齐夫人对她的好意都放在了心里,想着日后找机会报答。

    陈青云来的时候,先去问候了齐夫人,然后在翠环的带领下去了东厢房。

    天色灰麻,厢房外的树影摇曳,井然有序的脚步声缓缓传来。

    李心慧眉心忽动,眼眸微转,随即上前打开房门。

    翠环在前面领路,见门开时笑道:“夫人说让陈公子认认路,下一次你们亲人见面,就不用通传她了?”

    李心慧知道齐夫人的意思,有时候避讳太深,反倒怪模怪样的。

    笑着点了点头,李心慧便目送翠环出去。

    光影里的风仿佛带着脚一般,吹到哪里都能看得见。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恭恭敬敬站在一旁,也不说要进屋,就是想看看她的境况。

    柔软的内心闪过一丝余温,像是黑漆漆的锅面,看着是冷的,可用手去摸时,却发现原来是会烫手的。

    陈青云站在门口,抬首的目光能够看到房间里的圆木桌上还铺着嫣红的软布,条案上还有两个小小的插屏。

    撩起的帘子露出窗边的罗汉床,看起来到是惬意得很。

    垂下眼睑,陈青云温声道:“老师已经注意到了大厨房的异样,嫂嫂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即可。”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消瘦的脸颊,意外地挑了挑眉。

    她可以理解成为,陈青云在给她通风报信吗?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李心慧看着对着陈青云道:“进屋说吧!”

    陈青云看着嫂嫂的背影,干净利落,仿佛再也没有以往的困扰。

    他在原地站着不动,皱起的眉峰闪过一丝挣扎。

    李心慧抬腿进门,转头看着别扭的少年正踌躇不前,双漆黑明亮的眼眸有着复杂的纠结。

    倚靠在门框上,李心慧看着迟迟不动的陈青云,逗趣道:“我知道的,你是怕我这个寡嫂污了你的名声!”

    陈青云冷不防听闻这样的话,心里一震,慌忙出声道:“不,怎么会?”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他显得有些激动,瞳孔不由自主地收缩着。

    李心慧嘴角的笑意慢慢加深,随即道:“谁知道未来的路会一起走多远?”

    “尼姑都免不了跟香客接触,你小小年纪,何必诸多顾虑?”

    陈青云抬首的目光微微怔住,这些话,曾经他多想跟嫂嫂说起?

    可惜嫂嫂一直都避讳他,他便也学会了跟她一样避讳。

    步伐迟疑地走进厢房,陈青云看到油灯下拿着软尺走过来的嫂嫂,她嘴角噙着笑意,仿佛看他像是看一个半大的孩子。

    “伯母拿了些衣料过来,我寻思着可以给你做两件春衫和里衣。”

    “那一次头着地摔得有些狠了,我现在拿针手都会抖,所以绣花什么的你就别指望了!”

    李心慧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绣花她会,拿针手抖也是胡说八道的。

    前世她的外婆是苏绣出生,年幼时她曾跟着学了几年,一般的刺绣和缝补都难不了她。

    可她研究过前身的珍珠绣帕,确实技艺高深,那圆滚滚的珍珠活灵活现,像是手帕里捧成堆似的,惹人怜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