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细思极恐
    “我的!”

    “我的!”

    “滚,这分明是我的!”

    众学子为了吃食出尽洋相,夫子们一开始频频摇头,然而当吃到自己的份额时,眼眸顿时一亮,埋下的头直到碗空了都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齐瀚一家三口在北苑用膳,早早打来的饭菜都在小厨房温着,齐瀚虽说对这个小的手艺有些期待,却是没有想到会好到这个地步。

    齐瀚整整吃了六碗饭才放下筷子,抚着圆鼓鼓的肚子,捏着小胡须笑道:“呵呵,学生们下午只怕没有心思念书了。”

    齐夫人闻言,斜倪了他一眼道:“听你这口气好像很不满意?”

    “呵呵,哪里哪里,我只是没有想到青云这个小寡嫂到还有些本事?”

    齐瀚想起陈青云起初的百般不愿,莫不是早就知道会有今天?

    如此说来,他到是挡了陈家的发财之路。

    “我当初说给五百文看来少了些?”齐瀚轻笑道,年前的时候走南闯北,吃过的美味不计其数。

    然而最负盛名的琼林宴的也不过如此。

    齐夫人娇嗔地看了一眼齐瀚,略微得意道:“还用你说,我又加了一百文,六百文。”

    “齐师傅是我们从京都带来的,算是老人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他掌勺。”

    “大厨房的事情我显少过问,没有想到他到是挺能托大。”

    齐夫人说着,一双英气的眉眼皱起。

    “且再给一次机会,只要他能容下陈娘子,那么大师傅的位置是不能变的。”

    齐瀚叮嘱道,毕竟齐师傅已经在云鹤书院待了有十年的时间。

    齐夫人闻言,点了点头,大厨房的事情她会让翠玉翠环盯着。

    她不会卸磨杀驴,不过如果这驴搬磨砸脚,到时候就怪不着她了。

    中午,学子们稍作休息以后,便还有三节课要上。

    出乎齐瀚意料之外的是,他巡查了课堂,发现学子们全都精神奕奕,连寻常爱打瞌睡的学子们都专注异常。

    回答夫子问题时异口同声,那中气十足的样子像打了鸡血?

    狐疑的齐瀚慢慢走回去,结果经过大厨房就听到了吵闹声。

    “就你这种做法谁不会?白面馒头,油汤油水,瘦肉放那么多,馅料又足,做出来怎么会不好吃?”

    “问题是书院经得起你这么折腾吗?这里又不是酒楼,需要做得如何好吃?

    “大锅饭而已,实惠就行了。”

    齐瀚的眉头不经意皱起,云鹤书院是出了名的中上书院,学生们的吃食他也一再强调精细。

    怎么到了这个人的嘴里就变了味呢?更何况那些学子所交的伙食费年年绰绰有余。

    李心慧和面做夹馍的手都还没有洗干净,突如其来的发难说来就来。

    那些厨房帮工们一个个站在一旁看热闹,有些人吃了满嘴的油味也跟着嘀咕。

    帮工甲:“是啊,菜油是多了些,那些锅底都还亮幽幽的。”

    帮工乙:“比平常的油多了两倍不止,确实有些浪费了。”

    帮工丙:“许是这陈娘子在家做吃食做习惯了,这大厨房的规矩还不清楚?”

    李心慧在心里冷冷一笑,她有什么不清楚的。

    不过是有人浑水摸鱼,贪墨了学子们的伙食费罢了。

    只见她将老面跟新面混在一起发酵,然后洗干净手道:“请问今日的买的下水一共花了多少文钱?”

    “我用了三斤菜油三斤油又多少文钱?”

    “学子们一月两百文的伙食费,一个月在书院二十四天,一天每人相当于八文钱的伙食费,三百八十位学子就是三两银子。”

    “三两银子啊,定南府城的薄地都可以买两亩了。”不知道谁嘀咕一声,整个大厨房一下子安静下来。

    这些个银钱哪怕是吃鸡鸭鱼肉都不会紧张,更何况区区一点油水?

    在场的帮工都傻眼了,他们不识字,勉强会些算术也都要慢慢划算。

    可是李心慧张口就来,着实让他们大吃一惊。

    采买的四个婆子搬起手指头开始划算,今天买的六筐下水一共才三十文钱,然后萝卜十文钱,白面两百文钱,菜油和油各一百文钱。

    其余的小菜配料不过两百文左右。

    算下来,竟然连一两银子都不到。

    我滴个乖乖那齐师傅岂不是贪墨了大约二两银子???

    众人细思极恐,个个不敢置信地盯着齐师傅的大徒弟看。

    那大徒弟被看得心虚,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心慧以后,随即呵斥道:“你这个小娘们懂什么?”

    “书院的大厨房全都交由我师傅总管,便是柴火钱,十几个帮工的银钱,以及夫子们的伙食钱都要算在一起的。”

    “更何况我师傅在云鹤书院做了十来年了,月银一两,除去这些,偶尔给学子们加餐也要银钱。”

    齐师傅的大徒弟是一个三十岁上下的汉子,膀大腰圆,生气的时候怒目而视,黑黝黝的眼睛看起来恶狠狠的。

    帮工厨娘们下意识退后几步,生怕事情闹大,连累他们被撵出去。

    李心慧小小的身板迎风而立,丝毫不惧,冷眼嘲讽道:“你休要唬我,这些帮工每人每日不过十文钱,挑夫和买菜婆子不过每人五文。”

    “一天下来,不过两百文的工钱不到。”

    “若是天天鸡鸭鱼肉也就罢了,就算你们每日花去二两银子也都绰绰有余,可你们花了吗?”

    李心慧的声音冷硬又犀利,她静静地站在那里,跟怒目而视的壮汉形成鲜明的对比。

    可她那挺立的身板仿佛拥有无穷的力量,帮工婆子们见了,以为这个陈娘子是仗着跟院长夫人的关系。

    殊不知,李心慧最讨厌贪墨和亏空了,当年她家药厂之所以会出事。

    就是因为沾亲带故的高管贪了周转资金,被别人下套,最后做了内奸。

    齐师傅的大徒弟见局面已经并非他三言两句可以恐吓得了,当即剐了李心慧一眼,冷声道:“不过是第一天而已,你就敢猖狂到这种地步,我到是要看看到底是你要走还是我师傅另谋高就?”

    “哼!”

    齐师傅的大徒弟放完狠话,用力推开围观的帮工气冲冲地走了。

    小声的议论又密集地堆叠起来。

    “寻常买些青菜,肉沫,骨头也没有花多少啊?”

    “是啊,鸡鸭鱼肉都要过节才有。”

    “油盐也少,说是怕学生们一肚子油水念不进去书?”

    “没有十文钱,都是八文钱,买菜婆子早上来一趟,才三文钱。”

    厨房里的帮工们七嘴八舌地讨论,他们都是短工,书院有寒暑假,所以一般都不请长工。

    在厨房做得最久的就是齐师傅和他的两个徒弟。

    齐师傅总管,他的两个徒弟一个管钱,一个管账。寻常他们都是干体力活,谁也不知道这里头竟然有这么多的猫腻。

    更何况那个齐师傅口口声声说跟齐院长沾亲带故,他们便以为是齐院长的意思。

    齐瀚负手在大厨房外,静静地站了许久,直到书院放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