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完美反击
    陈青云知道经过这两日,柳成元等人已经对嫂嫂有了一层敬意。

    也正是这一层敬意让他把心稍微放宽一些,云鹤书院有三百八十名学子,其中来至州府各地不知凡几。

    在书院之中,能独树一帜,学识过人的当以谢明坤为首,其次是柳成元,张华。

    而他德恩师提点,在书院之中亦占有一席之地。

    只不过他向来闷头读书,在众学子眼里,不过是一个书呆子罢了。

    “且看明日如何?”

    寥寥的夜色将陈青云担忧的话语淹没,他长身玉立地站在床边,直到没有人挑动的寝灯熄灭,他这才休息。

    李心慧休息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在齐夫人亲自带领下去了大厨房。

    云鹤书院在定南府赫赫有名,其中不仅仅是齐瀚赴过琼林宴的名声,而是齐夫人出身京都定国侯府,交际应酬广泛,齐瀚当年久友们多是五品以上的知府侍郎,所以众学子实则看重的是云鹤书院的人脉资源。

    大厨房里,学子的早膳早就做好了。

    厨房里忙忙碌碌的都是身影,有在烧火的,有在做馒头的,也有正在端簸箕的。

    大师傅齐东来带着众人问候齐夫人以后,便开始忙碌起来,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过李心慧。

    大清早采买了食材的四个婆子,八个挑夫都规规矩矩地站好,而在他们身边堆放的,却是几大箩筐的发臭的下水,裹心白,以及白萝卜。

    翠环翠玉扶着齐夫人绕开那发臭的下水,齐夫人的脸色不变,然而聚拢的眉峰却透出一丝犀利。

    不过是加一个厨娘而已,大厨房掌勺的大师傅竟然就私下怂恿采买搞小动作?

    齐夫人在心里冷哼一声,略带深意地看向李心慧。

    李心慧知道这是下马威,如果她接下来了,那么齐夫人高看不说,大厨房里的人也无话可说。

    如果她接不下来,齐夫人自然会帮她,只不过以后在大厨房里,她便只能是一位依靠裙带关系的帮工厨娘罢了。

    “夫人,您先回去吧!”

    “如果午膳不嫌弃,让翠环到大厨房来打菜。”

    李心慧没有开口唤伯母,疏离的眼眸透出一股神采飞扬的坚定。

    齐夫人忍不住弯起了眉眼,欣慰地对着李心慧道:“我让翠环翠玉留在这里帮你,别怕,我估计青云他们早膳都没有吃!”

    李心慧想起那四只馋猫,眼眸一亮,当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齐夫人尝过李心慧的手艺,可面对臭气熏天的下水,她心里其实是抗拒的。

    可看着李心慧又大又亮的眼睛时,她又安定下来,莫名多了一丝期待。

    齐夫人离开大厨房以后,嘀嘀咕咕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其中有看热闹的,有等着看笑话的,有嘲讽的,可那些都不重要。

    对于李心慧来说,如果有陌生人入侵她的领地,提防和抵御是正常的本能。

    她看着不远处的大师傅,穿着一身青衣,身上戴着围裙和手套,面团的手虚浮无力,一双眼眸阴翳地打量着她。

    也许是常年沾染油烟,这位大师傅看起来面色油腻,发黄,圆胖的五官配上细长的眼眸,到显得有几分怪异。

    好在他也不过是冷冷地打量,并不干预她的工作。

    有翠环和翠玉帮她,那些厨房帮工也加入了清洗下水的行列。

    早膳过后,那些白面留下来的细粉以及案板上洗掉的面水,全都用来清洗大肠,肚。

    心肺不停地灌水,直到透亮,因为舍不得精贵的盐,最后李心慧让翠玉她们用廉价的青菜大肠,肚,直到水全部清凉。

    晾晒腌菜的杆子上面挂满了洗得干干净净的下水,一旁帮工都看傻眼了,周围除了淡淡的腥味,连股屎臭味都闻不到。

    更为让人惊奇的是,李心慧让大家剁萝卜,剁碎的萝卜加上剁碎的肉沫最后加上鸡蛋搅拌成馅。

    大厨房的齐师傅早就作壁上观,那些萝卜和骨他是准备等李心慧出洋相以后再出来主持大局的。

    可当李心慧一连串的动作行云流水,他便知道今天来的人可不仅仅是一个厨娘那么简单?

    和面,赶皮,包饺子。

    剁骨熬汤,熬制辣油,调制蘸料。

    大锅里熬着香味浓郁的心肺汤,小火上炖着麻辣肆意的肥肠,火焰上翻动的大锅在爆炒肝,还有大盆里香菜点缀的凉拌肚丝。

    厨房里帮工看得眼睛都直了,一个个闻着味都会流口水,一道道工序下来,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些下水洗得有多干净!

    好不容易熬到书院最后一节课铃响起,众多帮厨连忙将菜肴饺子分好,将他们那一份快速地端上桌。

    “陈娘子,快过来尝一尝啊,太好吃了!”

    “是啊,陈娘子,这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我的天,这以后咱们书院大厨房也可以做秘制菜了!”

    帮厨们七嘴八舌地叫唤着,蜂拥地挤着在大桌上,原本用盆装的菜肴顷刻间就一扫而空。

    李心慧每样分了一些让翠环翠玉带过去给齐夫人,她则继续包了一些饺子。

    用萝卜为馅的饺子吃着不腻,她怕那些学子会多吃,所以又加了三百个。

    总管大厨房的齐师傅带着两个弟子看得眼馋心慌,瞧着新厨娘的本事,没有十年的功夫根本不可能?

    再联想到新厨娘跟院长夫人的关系,一时间齐师傅眼眸阴翳,带着两个弟子扬长而去。

    气氛微滞,众人屏息凝神。

    等到齐师傅跟徒弟的身影消失以后,便有帮工的婆子凑到李心慧的旁边道:“陈娘子有所不知,这齐师傅在厨房霸道惯了,原先以为只是来了一个帮工,他便不以为意。”

    “昨晚齐夫人连夜传话,说是今日的午饭让你来做,这不,他就了!”

    李心慧闻言,了然地点了点头。

    初来乍到,她并不想竖敌,就算屈居在那位齐师傅的手下也无可厚非。

    书院只是她的第一步,她不会一直待在这里。

    可瞧着齐师傅的架势,刚愎自用,根本容不得人。

    李心慧看着拱门外甩手不管的齐师傅,知道有一场硬站要打了。

    “叮叮叮”最后一节课的玲响了。

    厨房里的人全都面带喜色地端着一盆盆菜肴,馒头,饺子,大锅辣油蘸料去了食堂。

    学子们早就饿坏了,蜂拥而至。

    其中跑在前面最没有形象可言的四人了第一排的位置。

    精致可爱的汤饺,一个个可爱的馒头,麻辣肥肠,心肺汤,爆炒肝,凉拌肚丝。

    这样的菜式是往常食堂不曾见过的,陈青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嫂子能够成功掌勺,证明这第一步算是走稳了。

    “我,这以后吃不到岂不是要死?”柳成元嚼着肥肠,感觉心都飘起来了。

    不枉他饿了一早上,这简直比人间美味还美味。

    最重要的是,这种肥肠吃法他还是第一次。

    名膳楼也会做,不过那都是以甜腻为主,他多吃两口都想反胃。

    可这个不一样,他恨不得把一大桶都吃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