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伙房夜话
    厨娘说到底是侍候人的活,他不忍嫂嫂去受那一份委屈,可他却不能改变嫂嫂的现状。

    紧紧端着手里的盘子,陈青云慢慢转身回去,他心里默默地想着,以后一定要让嫂嫂过上家境殷实的生活。

    吃完早饭,陈青云等人得知李心慧答应去书院以后,全都高兴得喜形于色。

    齐夫人更是喜笑颜开,让陈青云带路,她要亲自去拜访族老和里正的夫人。

    表面带礼感谢,实则暗地敲打。

    于是短短两个时辰以后,村里便都传开了。

    定府城里的云鹤书院院长夫人要带小去书院当厨娘,村民们不知道小有什么手艺?不过却是知道这位院长夫人是特意过来的,说是照拂故人的儿媳。

    故人当然是指已经过世的陈夫子,陈夫子当年也是秀才功名,跟云鹤书院的院长有同窗之谊。

    村民们转眼一想就明白了,肯定是前些日子小出事,陈青云不放心这才请了齐夫人出面照拂。

    知道归知道,村民想着日后陈家没有人在陈家村了,陈青云若是高中也跟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这才有些心有不甘地酸起来。

    重的话到是不敢明说,不过是些:要享福了,日后不用回来了,以及出息了等等阴阳怪气的话。

    陈赖皮近几日都在家里盘火炕,野肉他吃不完的都做了腊肉,准备借机送点去给小。

    那日他被小唬得一愣一愣的,事后想一想,那小虽然厉害,然而人却是不坏。

    再说往常他知晓那小是个勤快人,长得好看不说,最重要手脚麻利,而且老实。

    他虽然是个混人,却也想着娶个婆娘好好过日子,那小守的是望门寡又是清白之身,他便想着过了三年,他拿到那五两银钱就当聘礼。

    算着陈青云回来日子,陈赖皮便想着提着腊肉过去赔罪,厚着脸皮走一遭,以后也好跟陈青云商议嫁娶之事。

    陈赖皮想得很美好,可是当他提着腊肉出门,一路走来都是闲言碎语。

    他皱着眉头找人询问一番,因为是八卦,谁都想多说几句。

    不一会陈赖皮就弄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小这一走,还回不回是一说。

    如果去了城里,见了有本事的男人,怎么还会想嫁回这穷山村里来?

    心烦意乱的陈赖皮提着腊肉又走回去了,嘴碎的村民免不了在背后啐他几句。

    “嗤,不就是瞧上那小了,整天想着送这送那的,以前也没看出他是个有良心的人?”

    “你就别说了,一个,一个汉子,要真成了就不怕半夜了。”

    “哈哈,你说的也是,瞧着最近这个陈赖皮收敛不少,看来这个小还真有些本事。”

    “不然呢,什么齐夫人怎么会想着到这穷村子里来?小指不定怎么给陈秀才下套呢?”

    不远处,齐夫人和陈青云的身体站得笔直,寒风带动衣袂,无声地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陈青云远眺的目光闪过一丝寒意,拳头握紧,身形刚刚一动,只见身边的齐夫人用力抓住他的手腕。

    齐夫人冷厉的眉峰皱起,似笑非笑地嘲讽道:“你何必跟她们一般见识。”

    “你若对她们有用便是宗族里不敢亵渎的存在,你若对她们没用便是随水逐流的浮萍,你若一天不强大,流言蜚语便一日盖过一日。”

    “她是好的,你也是好的,你们知道就够了。”

    “待有一日,你的功名让世人仰望,她的清名盖过闲言碎语,谁又会多听一句?”

    陈青云闻言,瞬间驻足,僵直冷硬的身体像一株寒冰冻住的松柏一般,那姿态宁折不屈又坚硬无比。

    薄怒的面容慢慢归于平静,握着的手掌也慢慢放开,只见陈青云深邃的眼眸逐渐变得漆黑沉静,透出一股坚不可摧的神色来。

    陈青云陪着齐夫人堂而皇之地走近那说闲话的几位村民,看着那几人心虚闪躲的目光,陈青云鄙夷的眸光散发出一丝冷厉。

    村民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慌地逃开。

    这,安置好客人们后,陈青云难得地在伙房陪着李心慧收拾。

    他手脚麻利,做什么都得心应手,不一会,碗筷洗了,灶台沏着热水,矮桌和都收拾得妥妥当当。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埋头不语,一个劲干活的样子,知道他有心事。

    而这心事,多半跟她有关。

    可是有什么让你为难的事情!”清闲下来的李心慧坐到一旁,目光看向陈青云。

    陈青云擦试灶台的手停了下来,僵硬的背脊清瘦无比,隐隐可看到他的肩骨。

    “之前的事是我对不起嫂嫂。”

    “青云现在不能给嫂嫂一方安稳之地,但终有一天,青云一定会让嫂嫂不用抛头露面,不受他人污言秽语。”

    李心慧看着那僵直的背影,眉头不自觉地皱起。

    小叔貌似受什么刺激了,想要给她一个承诺,可惜又觉得自己还没有那个本事,于是有些不好意思背对着她。

    嘴角抽搐几下,李心慧淡定道:“这世间就算你有再大的权势都避免不了别人背后非议,更何况我们这种身份?”

    “之前是我一时想不通罢了,如今死都死过一次了,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横竖我又不为他们活着?”

    李心慧说完,上前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

    稚嫩却坚硬的背膀显得更加笔直,仿佛像是一颗铁松,永远都不会弯曲一样。

    李心慧心里一软,柔声道:“这个家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好好的,你也好好的,这日子总是会好的。”

    陈青云握着抹布的手紧了又紧,胸腔里酸涩的液体到处流窜,他哽咽着,弥漫水雾的眼眸闪过一丝暖意。

    不管他们怎么做,流言蜚语永远都杜绝不了。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避讳这样避讳那样?

    到头来,连嫂嫂都冷心冷意。

    想到这里,陈青云便出声道:“恩师跟我说过了,嫂嫂过去是住在北苑之中,那里多是夫子的家眷。”

    “每月有六天假,月钱五百文。”

    “且先辛苦嫂嫂,青云日后必定不会让嫂嫂失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