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同意去书院
    半柱香后,四方桌上席卷一空。

    李心慧欣喜地看着连残汤羹菜都吃完的几位客人,笑着起身道:“看来是我准备得少了些,你们休息一会,我再去做些点心来。”

    “呕”张华不合时宜地打了个饱嗝,略有羞意地垂头不语。

    饱是饱了点,然而还是想吃。

    齐夫人看着女儿油嘟嘟的小嘴,再看看几位翩翩公子都抚肚喟叹的模样,当即拉着李心慧道:“够了够了,都吃撑了。”

    “你且歇一歇,我让丫鬟去收拾。”

    齐夫人说着,对着柳成元等人使了个眼色。

    那三人后知后觉地想起了此行的目的,虽说陈青云是同意了,可他们摸不准这位小寡嫂的心态。

    若是小寡嫂不愿,他们今日尝过这般美味,只怕明日连名膳酒楼的佳肴都咽不下去了。

    李心慧看到陈青云招呼三位同窗出去,临走前,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

    他那三位同窗更是探头回眸,隐隐透出一股欢喜的迫切来。

    等待那四人出了院门,齐夫人便让李心慧带她去院里走一走。

    陈家的院子宽敞,还有一棵老杏树和柳树。

    因为吃得饱,齐夫人便亲热地挽着李心慧的手在院子里闲逛起来。

    “陈家现在只剩下你和青云了,云鹤书院距离陈家村这么远,你有什么事情青云也照看不到。”

    “我们跟青云商量过了,书院刚好缺一位厨娘,如果你愿意过来,银钱和吃住都不是问题。”

    李心慧心下诧异,她想起陈青云当日离家前请她做茶饼的深意了。

    那些茶饼他定然是送给了同窗和老师,表面上看着无甚奇怪,可是她跟陈青云说过自己想当厨娘却接连受挫。

    心里划过一丝暖意,李心慧终于明白刚刚陈青云的欲言又止,他似乎是害怕她会生气?

    因为他的私自安排。

    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李心慧便对着齐夫人道:“不瞒伯母,我跟青云的处境是极为窘迫的。今日您不说,我也是准备自己做些吃食来卖。”

    “若是能够在书院当厨娘,跟青云彼此照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齐夫人见李心慧答应了,当下喜笑颜开道:“那就这么说定了,银钱书院每月给你六百文钱,吃住都跟我们一起,在北苑厢房。”

    “你放心,有伯母在,不会让人敢说你一句闲话的。”

    齐夫人保证道,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厉色。

    李心慧适时地乖巧点头,对她来说,去书院比去酒楼好太多了。

    至少书院有一股正气之风,污言秽语传播会受到禁止,然而酒楼客人繁杂,谁也不知道会不会遇到脸熟说上几句闲言碎语。

    齐夫人见李心慧乖巧懂事,人又勤快聪明,心里越发喜欢。

    两个人越聊越开心,最后齐夫人隐隐起了日后给李心慧做媒改嫁的想法。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且说这陈青云带着三位同窗出门以后,便径直去拜会了族老和里正。

    族老和里正从车夫那里得知,柳元成乃是定南府城首富之子,谢明坤乃是定南府城书香世家的公子,还有颇有家资的张华,当即连忙让家里的婆子沏上好茶,秉烛招待。

    陈青云毫不避讳地将齐夫人的来意说了,再加上柳元成等人的附和,一时间里正和族老面面相觑。

    齐院长跟陈夫子的关系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当年若不是陈夫子早逝,也会在云鹤书院占有一席之地。

    他们只是没有想到,堂堂的齐夫人,京都嫁到定南府城的贵人竟然会提携一个小小的?

    而且还是打着故人的身份,这一下别说是他们没有话说,只怕村里的众人羡慕都还来不及。

    只是这样一来,陈家在陈家村当真就没有人了,日后若是陈青云高中,只怕陈家村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想着小日前遭遇的种种,里正和族老不免后悔起来。

    如果小在村里过得好好的,陈青云不可能同意她去书院当厨娘,齐家更不可能出面。

    可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这,柳成元和陈青云宿在了族老家,谢明坤和张华宿在了里正家。

    天一亮,有默契的四人洗漱完连忙奔回陈家老房,大清早的,袅袅的青烟自烟囱上面飘散。

    柳元成第一次觉得那污浊的青烟也是如此可爱,让他看得两眼发光。

    谢明坤和张华平时最注重仪态,此时也跑得身形如风,坑洼不顾。

    陈青云走在三人的背后,越靠近家,他就感觉越温暖。

    久违的幸福涌上他的心头,温热的气息包裹着他单薄的身体,这一刻,哪怕置身在寒风之中,他也觉得如沐春阳。

    乡村里的生物钟向来早睡早起,李心慧入乡随俗,五更天就起床和面了。

    一大早的,她做了小巧可人的蒸饺,白胖精致的水饺,以及香香脆脆的煎饺。

    特色的蘸酱在四方桌上安安静静地放着,刚刚起床的齐夫人收拾打扮一番,忽然发现向来赖床的女儿都已经坐在桌上了。

    “昨晚睡得怎么样了?”齐夫人随口问道,她竖耳听着厨房的动静,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齐聘婷盯着两只熊猫眼,嘟着嘴巴道:“没有睡着!”

    齐夫人闻言,不以为意。陈家的棉被都腐旧了,床板又硬,她也没有睡着。

    半夜都想爬起来睡到马车上去了,可一想到那些好吃的,她硬是在那躺了。

    然而,女儿似乎比她更馋。

    只听齐聘婷顿了顿又道:“我一晚上都在想嫂嫂会给我做什么好吃的,结果口水把枕头打。”

    然后就真的睡不着了。

    齐夫人闻言,点了点女儿的额头,觉得女儿这个样子实在是憨得很。

    齐娉婷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圆碌碌的眼睛盯着蘸料,一动不动。

    瞧着那呆样,齐夫人捂了捂脸,指缝里透出的余光也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些蘸料。

    不多时,外院响起了急促的问候声。

    齐夫人敲了敲女儿的额头,连忙坐正。

    陈青云带着三位同窗推门而入,先是问候了齐夫人,然后这才招呼大家坐下。

    厨房帮忙的小丫鬟端着一盘盘精致的饺子进来,蒸的,煮的,煎的。

    颜色各异的饺子配上鲜明的蘸料,齐夫人等全都睁大眼眸,好不容易等上齐了,大家都顾不得打招呼开始大吃起来。

    陈青云用盘子每一样夹了几个送去伙房,穿过廊道,隔远便看到嫂子正跟两小丫鬟挤在伙房,说说笑笑地吃着饺子。

    陈青云的脚步驻足,有些酸涩地看着嫂嫂娇笑的面容,这一刻,他原本漆黑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愧疚和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