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事成
    云鹤书院最近发生了一件趣事。

    家财万贯的柳成元成了一盆如洗的陈青云跟班,据说还是因为半罐子兔子肉。

    每到午膳时间,陈青云就跟香饽饽一样,被围得密不透风。

    而那半罐子的爆香兔肉也会让尝过的人心驰神往。

    寝房里,趁着陈青云温书去了,柳成元带着张华和谢明坤将房间翻了底朝天,却还是找不到剩余罐底一点兔肉。

    “这家伙到底放哪里了?”

    “只差恭桶和夜壶没有找了!”张华无语道,他嘴角都馋起泡了。

    自从吃了香爆兔肉,他吃书院的饭菜都要吃吐了。

    柳成元收起维持风度的扇子,脸变,恶狠狠地道:“我都跟狗一样到处找食了,这家伙就是抱着罐子不放。”

    “哼,简直岂有此理!”

    相比于柳成元的气急败坏,谢明坤冷声道:“把罐底吃空了怎么办,总不能每天就尝这么一口吧?”

    “我胃里要生馋虫了,再这样还有屁的心思读书啊!”

    “那你说怎么办?”柳成元没有好气道,他之前说要花重金聘请陈青云的嫂嫂做厨娘,结果陈青云三天都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现在书院的学子增多了,厨房都忙不过来。”

    “据说师娘师妹也是对子恒嫂嫂的手艺赞不绝口,既然如此,何不请老师出面?”

    谢明坤说完,挤眉弄眼地笑起来。

    “老师是子恒的恩师,老师开口,子恒怎好拒绝?”

    “妙哉,妙哉!”张华拍手称快,眼眸瞬间亮了许多。

    柳成元也瞬间来了精神,当即对着二人道:“明天就是书院放假的时间了,我们得在今天就让老师开口!”

    “实在不行,我跟老师说月银我私下补些。”

    张华和谢明坤连连点头,三人快速地朝着齐瀚的院落而去。

    空旷的廊道外传来嬉笑的打闹声,青葱学子,长衣儒衫。一个个结伴而行,长长的回廊到处可见书香卷气。

    课堂里,唯独陈青云安安静静地临摹。

    “咳咳!”柳成元摇着折扇,风度翩翩地走了进来。

    后面跟着满面春风的张华和一脸惬意的谢明坤。

    陈青云抬首扫了三人一眼,继续临摹。

    “子恒,老师找你!”

    柳成元一本正经,脸上的笑意却逐渐加深。

    陈青云掩下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抬首深深地看了一眼柳成元,等到后者有些心虚地闪烁着眼眸时,他这才搁下毛笔道:“可知老师为何找我?”

    “不知!”三人异口同声地摇头,纷纷一脸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神情。

    陈青云收拾书本,对三人的异样视而不见,临走时冷哼道:“莫不是还打着让我嫂子当厨娘的事情?”

    “没有!”三人再一次异口同声喊道,一脸真挚的表情目送陈青云离开。

    回廊的拐角处,陈青云听到学堂里传来三人捶胸顿足的笑声时,当下脚步越发轻快起来。

    北苑之中,六角凉亭里的石桌上沏了一壶茶,三叠点心,摆了围棋。

    齐瀚坐在一旁,偶尔翻动书卷。

    陈青云行礼后坐下,齐瀚看着他那年少老成的面孔,深沉的眼眸闪过几分怜悯。

    “你父亲去世后,你兄长便挑起了家里的重担。我本以为你们一武一文,将来必成大器!”

    “可惜你哥哥却”

    陈青云握着棋子,没有说话。

    自小哥哥喜武他崇文,兄弟二人相得益彰,自是快活。

    然而哥哥出征不返,娘亲病重离世,温暖安定的家顷刻间就散去无踪。

    如今不过剩下他一人和寡嫂,说起来倒有几分凄惨。

    齐瀚见陈青云面色沉凝,当即话锋一转,便道:“我与你父亲乃是至交,按道理也该照顾他的儿媳。”

    “玉衡他们几个很喜欢你带来的兔肉和茶饼,刚好书院缺一位厨娘,让你嫂嫂过来如何?”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并不言语。

    齐瀚知道陈青云担心什么,当即又道:“她是女眷,来了自然是住在后院,我让你师娘把南边的厢房腾出来了。”

    “再者,你师娘还有师妹都在后院,你不要害怕会污了她的名声。”

    陈青云下了一子,还是摇头。

    齐瀚的两条眉毛竖在一起,奈何家中养了两只馋猫,他也是被闹得没有办法。

    “咳咳你一个月回去六天,也照拂不了她几分!”

    “她在这里,可以不受人欺,若有人辱,为师为她做主如何?”

    陈青云闻言,勉强抬了抬头,然而别的话却是一句不说。

    齐瀚深知陈青云的性子,知道他有些松动了,当即再接再厉道:“一个月五百文钱,吃住都算书院的。”

    “你们一个月六天假期,她也六天如何?”

    陈青云明显意动,然而却欲言又止道:“她若出来,村里也会有风言风语的。”

    齐瀚见陈青云紧锁的眉头,当即知道这事情已经成了分了。

    这最后一把火,当然得点起来。

    佯装抹了一把,齐瀚一本正经道:“咳咳,让你师母陪着你走一趟,故交照顾侄媳,谁人有话要说?”

    陈青云闻言,心里长长一松,当即给齐瀚作揖。

    齐瀚摆手淡笑,装作不以为意。

    等到陈青云一走,齐瀚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觉得他这个弟子实在是高深莫测。

    一开始他琢磨着徒弟有事相求,结果等了半月徒弟都不登门,到是他家的小馋猫和大馋猫把他折磨得够呛。

    接着今天那三个家伙过来给他下套,他这才顺水推舟,只想看看他这个徒弟的心思。

    如今看来,似乎连他都被这个徒弟给算计了。

    陈青云出了北苑以后,这才微笑着将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

    嫂嫂是,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如果没有柳成元等自以为是的阴谋,他便不能快速地办成这件事。

    村里已经不安全了,他不能把嫂嫂一个人丢在那里!

    所以,他才出此下策。

    这,自诩云鹤书院的三大才子被陈青云这个出生寒门的小秀才打得哭爹喊娘,据说还牵扯什么寡嫂厨娘的桃色艳文。

    众学子表示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到底谁才是绯闻的男主角时,书院便已经贴出通知,将会有一位出色的厨娘到来。

    与此同时,这一次的假期,两辆价值不菲的马车缓缓地朝着陈家村的方向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