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山林遇险
    李心慧觉得,厨艺发挥不了,那么她只能发挥她的制药之术了。

    身怀无数秘方的她,辗转在家中附近的山林里果然挖到了不少草药。

    然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村妇,既不想引人惦记,也不想无功而返。

    最后李心慧折中地想了想,还是选择配一副治疗痔疮的膏药。

    她这个药对痔疮有奇效,开始三天,肿胀疼痛,继续用三天,逐渐收紧,再三天便可恢复如初。

    前后不过十天左右,并且七天见效,很容易让人尝试。

    再者,这药是涂抹患处,不吃不喝,减了不少医馆的担忧。

    李心慧自从有了厨娘的前车之鉴以后,药也不敢多配,就配了十副。

    陈青云在书院没有回来,家里的菜地不过两天就翻完了,李心慧闲来无事就去山里找些春笋。

    背着箩筐的李心慧看起来瘦瘦小小的,那身影时不时在山间的林荫和岩石之中露出,栽种庄家的村民以为她去挖野菜,都不曾过多关注。

    山里的春笋刚刚冒头,并不多见,李心慧便往深山里走。

    她偶尔看到一些小人参,因为根须太小,她都没有挖。

    她深知药理,药性不够的草药,会拖重病人的病情。

    人参虽然稀少,然而一天下来,她还是挖到了不少杜仲,天麻,灵芝等等。

    下山的路段崎岖,李心慧走得慢,天色灰麻时,才到半山腰。

    风吹叶响的山林传来诡异的声音,“簌簌落落”的,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林子里拱出来一样。

    李心慧心里一紧,连忙握着镰刀四处查看。

    只见左边深深的山林窸窸窣窣,不知道是人还是动物正朝着她的地方拱来。

    李心慧二话不说,当即操着镰刀就往山下狂奔。

    可惜她的速度再快,怎么有矫健的野快?

    李心慧回头打量的时候,看到冲出林子的是一头雄壮的野,那黑棕色长毛长得那叫威武。

    那前蹄一迈,后踢一蹬,身能一跃三五米远。

    她吓得箩筐都来不及放下,跑得那个叫利落。

    一边拼命跑,一边还得找石岩,找大树,找人影。

    结果山岩太小,树木太矮,人影俱无。

    李心慧看着身后雄赳赳气昂昂的野,心里那个悲愤,只差哭爹喊娘了。

    后背粗重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再提醒李心慧,那头就要咬住她的筐了。

    然后下一步

    李心慧感觉脖子很硬,非常硬,硬到她连头都转不过去。

    她心里惶恐地想着,不知道她爬山的功夫能不能超过那头。

    她现在想往上爬,不想往下跳了。

    她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野扑倒,到时候血肉嚼碎的声音吭哧吭哧的,她不想死得面目全非,尸骨全无。

    跑了许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身后的野偶尔撞在岩石上,发出凶猛的嚎叫,李心慧好不容易把筐扔下,结果转眼就看到那野一个跑跳,她那箩筐就成了平扁的竹席。

    胆寒惧裂的李心慧在恐惧过后,开始了有计划地奔跑。

    她朝着深岩缝隙的地方跳跃,那野虽然凶狠,但前蹄和后蹄要保持平衡不易,这样她才能喘口气。

    可眼看着那野越发凶狠,暴躁得恨不得撕了她,手脚发抖的李心慧便心里发冷。

    如果不是她学过一些防身术,身体灵活性好,只怕现在都已经死了。

    眼看着天已经黑了,李心慧的心沉到了谷底。

    她跳跃在石岩上的腿已经有些失去平衡,膝盖狠狠撞击在岩石上,巨大的疼痛让李心慧的脸变得扭曲起来。

    她趴在岩石上,有些受不住地躬着身体。

    额头上布满细汗,不过一会的时间,那野就气势汹汹地追了上来。

    李心慧半趴在地上,眼睛却死死地看着前面的深坑。

    她回过头来,知道她肯定跑不了,她握紧手里的镰刀,等到那野冲过来时就用力地甩过去。

    结果那野蛮狠地准备跳过来时,李心慧手里的镰刀撞击在它的头上,它一时吃痛,目光牢牢地锁在李心慧的身上。

    李心慧的内心早已崩溃,她不想激怒那头野,她只不过是想让那头野吃痛,发力不足跳到前面的深坑里面去。

    可现在那野对着她的位置,俯冲过来。

    刹那间,李心慧肝胆俱裂

    “嗤”一声刺破皮肉的声音响起。

    “嗡”,接着便是杀般的嚎叫声。

    李心慧瞪大的眼眸看着那头威风凛凛的野前蹄刚刚搭在她不足一尺的地方,后蹄便凌空抽搐几下,不甘地滚落在深坑里。

    那痛苦的嚎叫好似被狼群分尸,李心慧抬手木然地擦拭着额头上的虚汗,身体瑟瑟发抖。

    陈赖皮脸色巨变地站在不远处,发颤的手里还握着一把滴血的柴刀。

    许是感觉那野太吵,他立即抱着几大块岩石砸死了深坑里的野。

    李心慧见他手脚麻利的样子,有些悲戚地坐着,感觉眼疼得很。

    要是这陈赖皮把她杀了,扔在深坑里的野下面,只怕是谁都不会怀疑。

    可如果不是陈赖皮,她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

    难不成陈赖皮想先奸后杀?

    李心慧胡思乱想,整个人僵硬得跟石像一样。

    “我去村里找人来接你!”陈赖皮见李心慧许久都站不起来,以为她腿折了。

    李心慧见他准备转身走,嘴角哆嗦一下,连忙站起来。

    她怕再来一头野,她会死得比先奸后杀更惨。

    陈赖皮见她的脚一瘸一拐的,找了根树杈给她。

    两个人一前一后十来米远地走着,寒风肆意刮着,李心慧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身上都湿透了。

    好不容易走到村里,陈赖皮没有进村,而是对着李心慧道:“山里不止有野,还有成群的豺狗和野狼。”

    “村里的南边有荒地,可以种菜吃。”

    陈赖皮说完,转身走了。

    天太黑,李心慧也看不清陈赖皮的表情,然而听他那发抖的声音,知道他也是被吓得不清的。

    李心慧在原地站了一会,手脚地往家里走。

    被吓惨的她浑浑噩噩地,回家生火时,身体在光影下瑟瑟发抖。

    这,李心慧睡得很不好,睡着的时候总是看到一头凶猛的野朝着她扑过来。

    她被惊醒时,一生冷汗,当夜就发起了高烧。

    李心慧这一病,彻底老实了。

    每天种种菜,浇浇花,连可以种菜的荒地都置之不理。

    到是陈赖皮打到野在村里传得风生水起,他将肉分了一半送到村里,连族老和里正对他都和颜三分。

    李心慧也分到了三斤多的后腿肉,以及陈赖皮通过族老送来的十斤肥瘦。

    李心慧想着着野差点吃了她,感觉挂在她家伙房里的都是人肉一样,弄得她好几天荤腥都不沾。

    如果不是惦记留给陈青云补身体,李心慧都直接拧去送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