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点下守宫砂
    洗漱完以后,李心慧坐下安安静静地喝粥。

    这时,只见陈青云不动声色地递了一个钱袋过来。

    李心慧眼睛一亮,转而又羞愧起来。

    她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米虫,连日常开销都要靠一个小少年抄书挣来。

    “咳我原本打算找个地方当厨娘的。”

    “结果他们都嫌我是,连我的手艺都不肯尝!”

    李心慧觉得这些人真的是有眼无珠,早晚有一天,她会让那些看不起她,将她当叫花子打发的酒楼老板后悔莫及。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是得想办法赚钱。

    陈青云并不想嫂嫂出去做工,女子不比男人,很多时候受气都算轻的。

    更何况嫂嫂长得这般

    陈青云抬首打量了嫂嫂一眼,只见嫂嫂一双大眼睛亮得跟星辰一般,鼻子小巧,朱唇点绛,白皙细腻的肌肤莹莹如玉。

    “我下次争取多挣一些回来。”陈青云垂首,耳根微红。

    李心慧闻言,脸蓦然红得厉害,连眼眸都闪烁着羞愧的光芒。

    她不是嫌少。

    她只不过是用着这些钱觉得心里别扭得很。

    “我其实还会配些药材。”李心慧透底,自己先肯定地点了点头。

    村里的老多都会配些止咳的,退烧的,止泻和治疗风寒的药材。

    陈青云不以为意地跟着点头,并不明白嫂嫂的意思。

    李心慧觉得心里郁结难舒,再次将话题转到做菜上面。

    “等会我来烧饭,你尝一尝就知道了。”

    “大不了,我弄一些小吃去镇上卖,我就不信我什么都做不了!”

    李心慧有些负气地道。

    陈青云闻言,微微愕然道:“嫂嫂珍珠绣帕不是卖得很好?”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那一脸狐疑的样子,顿时觉得手指刺痛。

    绣花啊?

    咳咳不如杀鸡如何?

    “刺绣伤眼,做厨娘好些。”李心慧一本正经。

    陈青云附和地点头,心里却疑惑得很。

    以前嫂嫂最喜欢的就是做针线了,他有两件外衫都是嫂嫂做的呢?

    莫不是磕到头,连想法都变了?

    吃完饭以后,陈青云去镇上买宫砂。

    李心慧一心想要大显身手,随即便将现有的食材都各自做了一份。

    麻辣脆哨,上汤苋菜,飘香蒸蛋,绿茶佛饼,酸辣白菜,香爆草豆。

    陈青云回来时,刚刚踏入院门就闻到香飘四溢。

    那种特殊的香味跟一般的农家菜不同,像是定南府最有名的名膳酒楼厨房的诱人之香一样。

    同桌柳成元时常打包名膳酒楼的烤鸭和点心,他有幸吃过几次,味道果真非常好。

    李心慧见陈青云回来了,当即洗手笑道:“家里食材匮乏,便只能做这几道给你尝一尝。”

    陈青云来回走了两个时常的路,早就饿极了,当下便快速洗手坐下。

    两个人开动筷子,李心慧只见陈青云的眼眸一再发亮,整个头埋在碗里,不一会就吃了六碗米饭,四个茶饼。

    那席卷的速度,暗暗让她咋舌,也让她看清楚了这个家伙的胃有多大,只怕早上那两碗菜粥和一个鸡蛋都没有填饱他的肚子。

    吃完以后,陈青云看着桌上那空空如也的盘子,脸腾地红起来。

    “嫂嫂这手艺,做厨娘可惜了!”陈青云肯定道,之前嫂嫂节省,做菜都舍不得放油。

    那白煮的味道吃着还没有娘做的好吃,可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会好到这个地步。

    李心慧收拾碗筷,黯然道:“不是可惜,而是做厨娘都没有人要!”

    陈青云闻言,看着吃得干干净净的盘子,一时间若有所思。

    下午的时候,陈青云去见了族老和里正。

    于是不到一个时辰,村里七嘴八舌都在说,由族里几位名声好的婆子做证,族老夫人要亲自给小点守宫砂。

    那些想看热闹的村妇闻风而动,全都拥挤着去了族老家。

    族老家的房子是两排气派显眼的厢房,一个的院子,还有一口深井和老杏树。

    长条都抬出来,妇人多了,有些都是站着。

    男人们不能进去,一个个围着院子说笑话,偶尔几句黄腔,个个笑得肆意张扬。

    陈青云和族老还有里正在陈家祠堂里说话,然而那目光时不时却看着远处的动向。

    “青云,最多三年,打发她嫁去外村即可。”族老沉声道,陈青云是他看着长大,功课也是书院数一数二的。

    上一次他去书院探望,院长还跟他说以青云的刻苦和努力,他日必定高中。

    他不能让一个女人,毁了青云的前途,毁了陈姓族人的崛起。

    里正沉凝,微胖的面容露出几丝笑意道:“若是她没有改嫁之心,留下来也可。”

    “这小妇人厉害得很,以后也可以为你肃清内宅。”

    族老闻言,正要不赞同地出声,便听陈青云道:“她若不想走,我便不会赶她!”

    “好歹,她服侍过我娘。”

    里正见族老还想再说,立即隔空给族老使了一个眼神,随即摇了摇头。

    这时,只听外面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意料之中的三人看着外面三三两两散开的村民,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鞭炮响了,证明小是清白的,众人看热闹的心思淡了,又觉得这清清白白的小耗在陈家有点可惜。

    陈青云走了以后,里正看了一眼祠堂供桌上安安静静地放着的碎银,默了片刻。

    “青云这是心里有气呢,小受欺负了,他心里不平。”

    族里的资助都不要,以后陈青云高中,只怕族里想要沾光就难了。

    族老脸色紧绷,神色冷肃,那小年纪轻轻又无儿无女,根本守不住。

    他之所以不管,不过是想青云早点让她改嫁,好少些闲言碎语。

    谁知青云还真把她当嫂嫂了。

    “罢了,以后多照顾点!”

    “青云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里正附和着点了点头,可仔细想了想,又忽然觉得他和族老对陈家都没有什么恩情。

    陈夫子逝世以后,陈家深居简出,甚少劳烦村里。

    如今陈青云更是长居书院,需要他们帮扶的地方,少之又少。

    李心慧点了守宫砂以后,明显发现那些村民看她的目光都庄重许多,再也没有之前偷偷摸摸的打量和猥亵的偷窥。

    她认识到,在这个朝代,名声这个东西,真的有命重要。

    虽然她下意识排斥,并且想一劳永逸。

    看着破败的房门在风的吹动下发出老牛拉车般的声响,李心慧大门就见陈青云拧着衣服晾晒。

    十三岁是少年,风姿已经绰绰,若再过三年

    李心慧磕下眼眸,心里想着自己三年以后的打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