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兔肉的由来
    静逸的厢房里传来一阵阵水声,在里由为清晰。

    李心慧烧着火,心思却随着那没有被雨水打湿的白面和大米而神游天外。

    雨那么大,他后面背着肉和蔬菜,前面背着大米,白面,药材。

    弯着的腰挡住了雨,可这一路走来,他却是比拉车的牛都要辛苦几分。

    李心慧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就像是果实累累,压弯了树枝。

    那的收成,倒有些让她承受不起。

    不一会,陈青云便从廊檐下走了过来。

    他穿得很是单薄,青色的棉布长衫,外面有一个半厚的灰色坎肩褙子,腰上缠着的灰色的腰带。

    像是一个刚刚入学的小书童,显得几分秀逸潇洒,却透着几分局促不安。

    “过来吃吧,我熬了姜汤,一会你喝一些再睡。”

    李心慧将灶台上热着的鸡蛋饼和兔肉给端到矮桌上来。

    两副碗筷,四个鸡蛋饼,一碗兔肉。

    陈青云不自在地坐下来,他忘了有多久没有跟嫂嫂同桌吃过饭了,从前埋头不语的嫂嫂忽然抬头正视地打量着他。

    他通红的手指捧着碗在研磨着,的冻疮无声无息地透出着他的紧张。

    香香脆脆的鸡蛋饼,又辣又香兔子肉,陈青云想着嫂嫂往日的节减,内心莫名不安。

    他想起自己对嫂嫂的承诺,一时间无比黯然。

    嘴里的咀嚼仿佛一下子失去滋味,陈青云勉强吃了一个鸡蛋饼便放下了筷子。

    “不合胃口?”

    李心慧皱了皱眉,按照陈青云这个年纪的食量,她本以为三个鸡蛋饼才够的。

    陈青云摇了摇头,略有几分颓废地道:“很好吃!”

    比以往做的都好吃,只不过是以往他至少还有一个亲人相守。

    如今却

    陈青云站起身来,带着几分破釜沉舟的气势道:“嫂嫂若是早有打算,青云也绝不会阻拦的。”

    李心慧狐疑地抬首,看着陈青云绷着脸,一副大势已去的样子。

    “什么打算?”

    陈青云看着嫂嫂那清透的眼眸,明晃晃的,亮得他不敢直视。

    他动了动嘴,终究还是没有把改嫁那两个字说出来。

    而是委婉道:“陈家若是不能给嫂嫂依靠,嫂嫂若是想走,青云不会强留。”

    李心慧闻言,眼眸一转,顿时明白过来。

    感情这家伙以为这是最后一顿饭呢?

    怪不得吃得这么不安生。

    “嗯,是想走的。”

    李心慧嚼着兔肉,一本正经。

    陈青云面色微变,一双星辰般的眼眸也黯淡下来。

    屋外是零星的雨,混着屋檐上滴落的水珠,淅淅沥沥的,像心脏里那些不愿意回流的酸涩一样,带着温热的湿意,让人胸口闷得生痛。

    “那就走吧!”陈青云轻叹,他给自己想了无数让嫂嫂改嫁的借口和理由。

    然而还是难掩心里的烦躁和酸胀。

    李心慧看着陈青云慢慢走出去,那单薄消瘦的身影显得无比落寞。

    “你想知道这兔肉是谁给我的吗?”

    李心慧在陈青云的背后说道,仿佛漫不经心。

    陈青云的脚步微顿,皱起眉头,黯淡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狐疑。

    李心慧慢慢起身,然后将陈赖皮进屋偷盗的前后事情都说了一遍。

    陈青云惊愕又担忧地转身,一时间自惭形秽,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嫂嫂。

    “我是要走的,但不是现在。”

    “等你考上举人,站稳脚跟以后,我想单一个女户。”

    李心慧认真道,她看过周朝律法,女户可以不用嫁人,并且可以招赘。

    她对感情淡漠得很,并不期望可以找到一生相守之人。

    单了女户以后,可以脱离陈家的束缚,也可以不用受娘家的欺压。

    对异世重生的她来说,才是最好的归宿。

    “女户——不能”陈青云欲言又止,吃惊地看着嫂嫂。

    李心慧点了点头,她知道女户不能嫁人。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想要立女户,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嫁人这回事。

    陈青云听到嫂嫂不想嫁人以后,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可是等到他考上举人以后,嫂嫂便要脱离陈家,按道理他是没有任何理由阻止的,只不过女户没有男人撑着,有些过得比还要艰难。

    陈青云见嫂嫂神情笃定,当下也知道不便多说些什么。

    “明天我会去见族老和里正,往日念着同村,并未有所表态。”

    “如今却欺负上门,既然有小人作祟,我便不能坐视不理。”

    陈青云恼怒道,他没有想到,陈赖皮竟然偷盗不成还想玷污嫂嫂。

    这根本无法容忍。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在村民的眼里,你是知书识礼的君子。既是君子,便不能放低身份跟一个无赖较劲。”

    “趁着这几在家中,便把宫砂点上。”

    “你如今才十三岁,三五年后,流言更甚!”

    李心慧说完,漆黑的眼眸里全是笃定。

    陈青云见那黑亮的眼眸熠熠生辉,一时间呼吸微滞,不知不觉地脸红起来。

    李心慧是被油味给馋醒的,锅里滋滋的炼油声非常响,伴随着肥油的飘香味,叫人素了许久的肠胃也开始蠕动起来。

    穿着灰色的棉布襦裙,外面罩一件淡黄色的夹袄,李心慧揉了揉眼眶,打门出去。

    雨已经停了,清晨雾气深深,村里树木繁盛,到处都遍布着鸟声虫鸣。

    李心慧刚刚走进伙房,只见陈青云围着一件深蓝色的套肩围裙,正蹲在灶台下生火。

    油锅里的肥肉切得均匀细小,在大火的烹煮下熬出亮眼的油来。

    一旁的矮桌上有着煮好的青菜粥,以及两个油煎鸡蛋。

    另外一个小火上,还咕噜咕噜地熬着一罐补药。

    李心慧有些愕然,这被人如此侍候的日子,她还真有几分不习惯。

    “大清早的,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这些事我都会做的,你昨晚淋了雨,今天应该多休息。”

    李心慧将灶台上温着的热水滔去洗脸,看着干干净净摆在伙房外的洗脸盆,忽然想起昨晚她就是用那个盆端过去给陈青云擦身的。

    李心慧想着陈青云用那个洗脸盆擦拭**的时候,一时间有些呆愣。

    这时,只听陈青云有些不自在的声音道:“我没事的我洗过盆了!”

    “啊嗯好的”

    李心慧感觉自己的心事被拆穿,红着脸连声应道,连忙滔了水就端去房间洗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