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接连受挫
    一连走了几家,李心慧总算是看上一家名叫福运来酒楼。

    两层的建筑,大约两百平米左右,楼上的包间有掀开的竹帘,看起来摆设还不错。

    大堂里有三桌散客,掌柜在柜台边上算账,有两个跑堂上菜倒茶,还有一个小二顶着般的笑脸,正在门口拉客。

    李心慧慢慢走近,只见小二那微眯的小眼睛睁大一些,似有几分意外。

    “小娘子可是要吃午饭?”

    小二虚伪地扯着笑容,看着李心慧的目光透着审视。

    “我是来应聘厨娘的,我手艺很好,可以做各种”

    “咳咳!”

    “小娘子,我们这里不缺厨娘,你到别处去看看吧!”

    小二收敛神色,打断了李心慧的话,并且目光抬远,示意李心慧快走。

    李心慧的眉头皱了一下,看着柜台那里探头的掌柜,继续道:“我可以先做一道给你们尝一尝,不行就算了。”

    小二闻言,上下扫视着李心慧一眼,略带嘲讽地道:“像你一样的小娘子谁不会做菜?我们厨房不需厨,再说,看你头上还有白色绢花必然戴孝,我们这里来的都是客人,若是惹得客人晦气还得赔罪。”

    “赶紧走吧,我们肯定不会用你的。”

    那小二说着,还动手推了李心慧一把。

    李心慧不防,踉跄两步。

    正待她要发火时,只见掌柜走过来道:“什么事?”

    小二连忙弯腰小心道:“掌柜的,就是一个想做工的厨娘。”

    掌柜闻言,皱着眉头,一脸晦气地看着李心慧头上的戴孝绢花,当即不耐烦地从口袋里摸出两枚铜钱扔在地上道:”去去去别处找晦气去!“

    掌柜说完,甩手走了。

    小二见状,连忙捡起地上的两个铜板,顺道又推了李心慧一把,那狗眼看人低的模样,只差把李心慧当难民打发了。

    李心慧抬眼看着福运酒楼的那几个大字,脸色变了变,最终冷笑一声甩手离开。

    李心慧本以为,不过是自己找错了地方。

    可一连找了五六家,家家都当她是叫花子打发,没有人肯给她一个发挥特长的地方。

    也没有人愿意让她试上一道菜,她们那些人的目光鄙夷之中又透着厌恶,仿佛她一个带着瘟病的女人。

    “年纪轻轻就是,你还想当厨娘?”

    “就怕吃你饭菜的人都死了,那个东家赔得起?”

    “我怕呸,赶紧给我滚远点,别把我的地方站晦气了!”

    又是一家将她撵出门口的,李心慧拂了拂衣服上的褶皱,眼冷,心更冷。

    她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她知道自己所想的一切终究还是太简单了。

    不过她不怕,她还有医技傍身。

    她可以先回去挖些草药,制些药丸,再拿到药店去卖。

    只要是郎中,必然能够研究出药的成分,到时候她先寄卖不怕别人不收。

    可手里只剩下回去的车钱,家里的粮食也见了底,好在明天陈青云就要回来了。

    李心慧想着那个备受磨砺的小少年,用辛苦抄书挣来的银钱养着她时,莫名脸红。

    黄昏的时候,灰雾雾的天看起来像要下雨。

    李心慧坐马车回镇上,舍不得怀里的两个铜板便径直赶路,走到家门口时已经气喘吁吁,累得半死。

    老远的,她看着一个人影在她家的门前晃来晃去,偶尔想垫高脚去瞅院子。

    李心慧眯了眯眼,缓了一口气上前道:“你是谁?在我家门前干什么?”

    在那里站着的人冷不防听到声音,当即跌坐在地上,怀里两只拴了脚的灰兔子就掉了出来。

    李心慧听了那声音,再看清那人的脸的,大冬天的鼻子通红,脸颊破口,细长的三角眼闪烁着,不是陈赖皮是谁?

    “你来干什么?”李心慧皱着眉头,她可不想再跟这个居心不良的家伙有什么牵扯?

    陈赖皮也顾不得地上的两只兔子,爬起来就跑,便跑便道:“我上山打了两只野兔子,跟族老说过了,拿来给你补身。”

    陈赖皮穿着半身旧袄子,跑起来好像头重脚轻,接连摔倒。

    李心慧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和地上挨着取暖的灰兔子,快速上前捞起兔子就开门进屋。

    古旧的书斋里,昏黄的灯火从天黑就一直亮着。

    横竖成排的书柜往里走,有一个小小的隔间。房间不大,二十平米左右,放着一张床榻,一张书架。

    长长的桌案上堆满了一页一页抄好的纸张,只见上面字迹端正隽秀,流畅整洁。

    更为难得的却是那字迹比一般书本上的字迹小了整整一倍不止,节约了许多纸张。

    墨香在宣纸上慢慢地渲染着,一点一点地如同秀美多姿的小花慢慢铺满。

    陈青云瘦小的身影油灯下显得狭长而幽静,仿佛是山野里弯着腰身的荆竹,有着强韧的体态和百折不挠的身姿。

    天亮时,书店的门板被一块一块地打开。

    后院的门锁也应声响动,老板摸了摸自己刚刚打理好的小胡须,对着打开大门的伙计道:“去瞅瞅陈秀才醒了没有!”

    伙计闻言,点头一溜烟地跑进后面的隔间。

    然而他的身影去的快来的也快,猴儿般贼精的眼里闪过一丝敬佩,整个人带着一脸的惊讶道:“陈秀才竟然抄了!”

    “我看那抄好的纸堆了半截手腕高了。”

    老板闻言,探头看了一眼里面的隔间,顿时轻声道:“寻常他每天只抄一个时辰,可这半月他连续每天都要抄三个时辰。”

    “昨晚不用回书院,他竟然又抄了整整,看来怕是家里有什么难事了?”

    老板说着,去柜台上取了三百文铜板装好,然后递给伙计,示意伙计送进去。

    伙计见状,拿着坠手的钱带子就往里面跑。

    陈青云笔走龙蛇,越抄越得心应手,厚厚的春秋语录都已经过半了。

    伙计进来的时候,他还沉浸在笔墨之中。

    轻轻敲了敲门,突兀的声响打断了陈青云的思绪,只见他抬首说了一声:“请进!”

    低头不多时,便已经抄满了一页纸。

    伙计笑着将钱袋放下,然后出声道:“陈秀才辛苦了,这是老板让我送来给您的银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