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以正清名
    里正拿着罪状看了一眼族老,直到对方微乎其微地点了点头,他这才埋头加上。

    写完以后,族老让人给陈赖皮按手印。

    李心慧强撑着,这会子风大,她仰头咳了咳,感觉胸口闷得很。

    族老拿过罪状给李心慧看,突然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小貌似不识字。

    然而就在他准备收回来时,只见李心慧拿过罪状细细地看了起来。

    字还是那个字,不过是繁体而已。

    字句简洁,却多了文言文的韵味。

    李心慧的嘴角抽搐几下,然后递给族老。

    眼见众人都有些愕然地看着她,李心慧索性撑着身体道:“族老,里正,我守的是望门寡,便不怕别人污言秽语毁我名誉。但是日后若有人胡言乱语,我也绝不姑息。”

    “待我身体好些,便请人点上宫砂,若到时还真有人想欺负我这个小,只怕是要断子绝孙了。”

    李心慧说的话狠,语气也毒。

    女人下意识低头退后,男人下意识。

    众人看向李心慧的目光也从原来的打量变成了畏惧。

    欺负是缺德的事情,几句闲言碎语众人都说过了,眼下莫名有些心虚起来。

    族老和里正不得不高看这个小了,这一下,大家的嘴都堵住了。

    “日后若是你好好守寡,谁再敢胡言乱语,那便送他见官!”

    族老犀利的目光扫视着身后的一群人,一时之间凌厉万分。

    众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不敢答话。

    里正闻言,便对着几个村妇道:“快扶她进去歇息,生火熬点汤药。”

    “陈夫子在世的时候,可没少帮衬村里啊,你们这些人,忘恩负义都勤得很!”

    里正的话落,几个村妇连忙扶着李心慧进屋。

    李心慧说了这么多话,喉咙肿痛,胸口欲翻,当即仰头吐了一口带血的黑痰。

    众人一看,便以为这小要死了,个个连忙后怕地忙碌起来。

    里正瞪了一眼地上的陈赖皮,没好气地道:“瞧你干的好事,青云回来能饶得了你?”

    族老看着软绵绵被扶进去的小,脸色铁青地怒骂道:“再有一次,你祖宗的坟地我都让你迁走!”

    地上的陈赖皮闻言,连忙缩了缩脖子,瓮声瓮气道:“我还有一块腊肉和些鸡蛋。”

    族老闻言,瞪着陈赖皮道:“还不赶紧去拿来,莫不要人死了,你拿去摆坟头?”

    一旁的几个村民连忙给陈赖皮松绑,押着去他家拿了一块风干的腊肉和二十个鸡蛋过来。

    大半夜的,生火的,烧水的,熬药煮汤的。热闹到天明十分,等到李心慧的情况稳定众人这才离去。

    李心慧醒来时,都已经响午了。

    房门外有些声音传来,窸窸窣窣,也不知道是谁?

    她勉强撑着身体,只见房间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就连身上的被子和枕头都是换过的,虽然破旧,但却是干净没有异味。

    突然,帘子被掀开。

    只见张婆子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汤进来,一露脸就带着三分笑意。

    “醒了啊,刚刚做好的面汤!”

    “里正家送了些白面,族老家送了一碗油,还有陈勇家送的青菜,陈墩子家送黄豆”

    后面还有一长串的名字,李心慧听到最后,发现竟然还有陈赖皮送来的腊肉和鸡蛋?

    她愕然地看着张婆子,仿佛还没有从张婆子笑眯眯的面孔中回过神来。

    张婆子一边扶起李心慧,一边给她的背后塞了两个枕头。

    末了,还慢慢把面汤吹冷。

    “这女人都不容易啊,可做的女人更是难上加难!”

    “你守得了一辈子,被人都敬你,你守得了半辈子,别人都顺你。”

    “守了三五年就嫁人的,别人事不关己。可这丈夫一死就不清不白的,别人都会踩你,骂你,撵你。”

    张婆子说着,轻叹起来。

    她看着李心慧的脸,小小的,不过她的巴掌大。

    苍白得很,连丝血色都没有,昨晚一口气没有上来,她都以为人救不活了。

    “你别嫌我啰嗦,当初风言风语出来的时候,我就劝你出来骂几句。”

    “你不肯骂,别人以为你没有底气,个个都认为你是个不好的。”

    “昨晚你说那几句,比我当年耍泼狠多了,这不,一个个地守了你一晚,连句屁话都不敢说!”

    张婆子说着,自己又笑了起来。

    她守寡这么久,就昨天晚上扬眉吐气了。

    在族老和里正的面前,那些人跟孙子一样,其实不过是亏心罢了。

    李心慧有些愕然,她没有想到前身竟然这么弱?

    在张婆子的指导下都不肯说清楚。

    怪不得张婆子看她的目光就像是烂泥扶不上墙,原来根源在这里。

    “婶子,我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

    李心慧温和地附和道,只不过声音嘶哑,有点难听。

    张婆子眉开眼笑地喂着李心慧吃面条,然后便将在瓦罐里找到药材的事情跟李心慧说了。

    “他是真的拿你当亲人啊,你可不要再心了!”

    李心慧闭上眼,温顺地点了点头。

    陈青云的好她自然是知道的,她也会报答。

    接下来,村里每天都会有人来探望李心慧,来的人有时候聚到一起,几个婆子便在院中烧上一堆柴火说笑。

    李心慧在房间里听得多了,渐渐便听出些味来!

    比如这个朝代重视科举,寒门子弟一跃龙门的多不胜数。

    比如陈青云年仅十二就中了秀才,学识很深。

    比如,陈家村距离镇上要一个时辰,从镇到县城要两个时辰,而陈青云在定南府程距离县城又要两个时辰。

    所以陈青云回来一次非常不容易,可他每一次颠簸疲劳后,都会给原身带些细粮和银钱。

    这也难怪村里的流言蜚语到处窜。留言,留言,留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