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谁怕谁?
    “看样子,不会这小跟这癞皮狗有一腿吧?”

    “不会吧,应该是跟陈秀才有一腿!”

    “她这么年轻就守寡,肯定熬不住的,不管跟谁,一定弄过!”

    “住口!”族老冷着脸呵斥一声,众人连忙禁声不语。

    见众人老实下来,族老幽冷犀利的目光便移到了小的身上,仿佛在琢磨陈赖皮话语中的深意。

    李心慧的嘴角慢慢浮现一丝冷嘲,毫不畏惧地瞪视着族老。

    族老微怔,气氛忽然微妙起来。

    张婆子和那村妇扶着李心慧的手慢慢放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她的身上。

    李心慧冷着脸,如果不是现在她身体不好,她铁定将这些搬弄是非的村民骂一个狗血淋头。

    前身李翠花,就是给这帮碎嘴的家伙害死的。

    “你休要唬我,我守是望门寡,身子清清白白岂是你几句话就能诋毁的?”

    “你半夜进屋,翻箱倒柜,是为谋财!”

    “女子贞洁,堪比性命,你污我,辱我,便是害命!”

    “公堂衙门,验身正名,我不怕你!”

    李心慧每说一句,便拖着苟延残喘的身体向前挪步。

    她本是娇小女子,声音嘶哑又难听,偏她神情坚定,一脸誓不罢休的表情让众人暗暗心惊。

    里正和族老对视一眼,皆在彼此的眼里看到一抹深意。

    小不依不饶,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凌厉到是让他们两个有些意外。

    这小自从来了村里,一直都安分守己,然而风言风语到处流窜,里正和族老虽说不追究,心里却暗暗蹙眉。

    不曾想,这小到有几分强悍的底气。

    “那就送官吧!”

    里正松口,抬眼扫视着李心慧。

    李心慧闻言,停住向前的脚步,对着里正和族老盈盈一拜。

    陈赖皮早就被李心慧唬得一愣一愣的,听说要将他送官,当即腿软在地。

    “我没有偷到你家的东西啊,那房间里就几本破书,我都没要?”

    “我也没有辱你,我一进门就被椅子绊倒了,等我打开火折子就看到一个吊死鬼在我的头顶,我吓得魂都飞了,跑都来不及?”

    “小,你不能把我送官,你不能?”

    陈赖皮一紧张,把什么都说了。

    众人嘘声鄙视,个个看陈赖皮的眼光跟戳子一样。

    陈赖皮顾不得,连滚带爬地想要去拽李心慧。

    旁边的人见了,连忙拉住。

    李心慧撇开脸,不发一言。

    里正和族老对视,半响,两人上前跟李心慧商量道:“他若是送官你也要去衙门的,现在你的伤没有好,不能奔波。”

    “我看还是让他赔你一些银钱,我们再告诫一番,若是你再有一丝一毫的损伤,我们便将他绑了直接送官。”

    里正和族老一人一言,正月里,大家都不愿意来回奔波。

    李心慧闻言,想了一会,她是有点怕陈赖皮会暗生歹意,到时候她想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可是她的身体也去不了县衙,族老将她的后顾之忧都省了,初来乍到,她摸不清村里的状况,便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

    “写了罪状让他按手印,然后交由族老保管。他若有不测,便将他送去砍头。”

    里正和族老都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到有几分手段。

    而且说起砍头也气愤难平,当下便只得点了点头。

    让人取了笔墨纸砚,族老念,里正写。

    陈赖皮跌坐在地上抹着额头上的汗珠,心里的恐惧一层一层加大。

    这以后小的要是死了岂不是要算在他的头上?

    “族老,我以我祖宗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了还不行吗?”

    “这要是她不小心摔死了,或者她又上吊,我不得陪着她死啊?”

    陈赖皮满脸惶恐,舌头开始打结。

    周围的人露出了鄙夷的嘲笑,仿佛在看一条死狗挣扎。

    里正和族老转头去看李心慧,罪状写到这里就停顿下来。

    李心慧闻言,沉凝道:“三年之内,非正常死亡!”

    三年以后,她应该有足够自保的能力了。

    李心慧握紧拳头,凌厉的神色不怒自威。

    陈赖皮看着李心慧发狠的样子,不敢再说什么?

    然而当族老念到要补偿陈氏李翠花五两银子时,陈赖皮突然一跃而起,厉声道:“我都说了没有偷她家的东西,怎么还要赔钱?”

    “五两银子我可以买一个媳妇了,你们若是逼我,大不了见官。”

    陈赖皮的眼睛发红,面容狰狞。

    里正和族老又停了下来,看向李心慧。

    李心慧见状,冷声道:“正和我意,那就见官吧。”

    “除了你这个祸害,我睡觉都要安生些!”

    李心慧说完,便上前两步,将里正手里的罪状拿了过来。

    她冷然一笑,作势要撕。

    陈赖皮见状,心神巨裂,知道今天是遇到强手了。

    他眼眸一眯,寒光四起,众人只觉得周身一冷,便听陈赖皮喊道:“我给!”

    的声音气急败坏,带着不甘的妥协,陈赖皮瞅着李心慧的目光像是要吃人一样。

    李心慧见状,这才将手里的罪状递回去给里正。

    被唬住的里正复杂地看了一眼李心慧,一时间连同周围的村民,谁都没有说话。

    族老顿了顿,继续念出陈赖皮愿意补偿陈氏李翠花五两银子。

    众人嘴上不说,眼睛却热了起来。

    五两银子啊,可以买个媳妇,可以买地,买田。村里能有五两银子余钱的人家,都算是中上之家了。

    陈赖皮早年丧父,娘亲改嫁在邻村,生了三个儿子。

    他小时候随他奶奶住,勉强能够。这些年坑蒙拐骗,大家称他为癞皮狗,本以为癞子一个,谁知道竟然还有五两余钱?

    而如今这钱,又落到了小的手里。

    耀眼的火光之下,李心慧随意一扫,便看到众人探视过来的目光。

    有艳羡,有吃惊,有。

    大冷的天,好多壮汉穿着单薄的外衫,连件像样的袄子都没有。

    那些看热闹的女人缩着脖子,时不时瞅上一眼,破旧的袄子里藏着一股泥腥味。

    没有御寒的冬衣,没有足够的粮食。

    贫穷落后的小山村里,她一个小,有钱便是有祸。

    看着里正已经写好的罪状,李心慧当即出声道:“请里正备注一项,三年内若我平安无事,他也不为祸邻里,便将那五两银子归还给他。”

    “自他那里收来的银子,放在族老之处,我嫌他的银子脏,不愿沾手。”

    李心慧说完,对着里正和族老又是盈盈一拜。

    这下族老和里正都怔住了,不约而同地看向李心慧。

    旁人听这话必然觉得这个小是个傻的,然而,在这里的人,只怕没有一股比她更精明的了。

    周围的村民个个张大嘴巴,一脸不敢置信。

    而陈赖皮一头虚汗仿佛从水里刚捞起来的,湿哒哒地虚脱在地,一双阴冷毒辣的眼睛撑大着,露出惊愕的神色来。

    这一起一伏,仿佛要了他的半条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