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暗夜闹鬼
    下晚的时候,张婆子喂李心慧喝药。

    李心慧尝着浓浓的汤药带着一股甘甜之味,细品之下发现竟然是蒲公英。

    她瞪大的眼眸闪过一丝惊讶,随即不动声色地咽下。

    蒲公英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对她的喉咙确有好处。她只是没有想到,这乡野山村,竟然还有人知道这一味草药?

    “多喝几日黄花汤就好了,那些个富贵药一两便要三十钱。”

    “明日让陈秀才带去药房退了吧,你们家不比往日,算着点才好。”

    张婆子看着李心慧喝完了药,一边扶着李心慧去恭桶方便。

    大难不死的李心慧将养两日,虽说有些精神,然而身体虚得很,不过走了两步,便气息粗喘,满头细汗。

    张婆子扶她躺在,瞅了一眼她脖子上的乌青,顿时脸色不太好。

    “明天我熬了黄花汤给你端过来,这几就不要生火了,我会给你带些稀粥。”

    张婆子说完,收拾汤碗掀帘而去。

    突然灌入的冷风让李心慧一哆嗦,连忙往被子里再缩一些。

    这一晚,李心慧听到陈青云的咳嗽减轻了许多。

    至少她没有时梦时醒。

    第二天一早,陈青云鸡鸣时便走了。

    李心慧睡了一个安稳觉,醒来时才发现身上多了一床不厚的薄被。

    愕然地捏着防风保暖的被子,李心慧知道她这位心地善良的小叔子走了。

    薄薄的被子上有着的两个补丁,一股腐旧之气袭来,看样子也不知道盖了多少年了?

    她一直以为她最冷,却不想,比她更冷的少年却将屋里最暖的留给了她。

    复杂的内心闪过一丝异样,李心慧睁着眼睛望着窗外雾蒙蒙的天色,忽然惆怅满腹。

    早饭的时候,张婆子提着一个破旧的食盒来。

    里面放着温热的汤药和米粥。

    一日三餐,堪堪果腹。

    李心慧看着张婆子的霜脸,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话,像是一个挺尸在床板上的女鬼,不发一言。

    今天张婆子扶她去恭桶上方便时,发现恭桶被洗刷得干干净净。

    那一刻,她眼底有着一丝震惊和感动。

    而那一刻,张婆子的脸色布满阴霾。

    陈家不显,然而她这位小叔却是已是秀才功名。

    可这位秀才小叔,却亲自为她洗了恭桶。

    “你若是再不知好歹,陈家坟地里有的是犄角旮旯,足够埋你了。”

    “火房里有黄花苗,明天你自己熬来喝。”

    张婆子说完,略带几分寒意地走了。

    李心慧沉默不语,心里却是知道,她不能一直依靠别人。

    她忍着三天没有出声,嗓子虽然痛,却好歹消了肿。

    李心慧一个人想了许多,前生今生,她都曾一无所有。

    她出生在鼎鼎有名的制药世家,然而却只对药膳吃食感兴趣,父母溺爱不曾让她参与家族生意。

    谁知她刚刚大学毕业那年,家里药厂发生重大事故,被查出有违禁药品。一夕之间,曾经耀眼的制药世家瞬间倾塌,涉案人员一律抓捕。

    她满心荒凉,四处求人无路。几经波折,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父母亲人判刑服役。

    所有律师都跟她说,证据确凿。

    是啊,证据确凿,她没有办法救他们,眼睁睁看着一个家就那么败了。

    百年制药世家迅速被人接手,那些秘制药方全都泄露,爸爸受不得刺激在狱中自杀,妈妈含泪让她远走,连报仇都许她生一点心思。

    那个时候她才知道,世界如此之大,她却连都不如。

    刚起步那些年,她每每收到亲人的死讯都要哭一哭,直到后来,连哭都不会了。

    只剩下笑,悲腔的笑。

    当新崛起的药厂惊艳四方,曾经的改头换面的药厂接连遭受重击时,她握着改良后的一张张药方,如钱纸一般燃烧在亲人的坟前。

    再后来她远赴他乡开了美食店,然后一点一点扩大成为美食城,直到她准备筹建她的药膳房

    李心慧闭了闭眼,心里的酸痛苦涩如冒泡的汽水想要冲破瓶塞。

    喉咙的哽咽让她痛彻心扉,李心慧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在静悄悄冷夜里,一点一点地舒缓。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

    李心慧忽然听到屋外的大门被推开的声音。

    “咯吱”。老旧房门的支柱在石头窝里转动,磨出的声音特别绵长。

    李心慧凝神皱眉,双手不自觉地抓紧被单。

    夜已深,不可能是张婶!

    而且张婶每一次出去,那门头上扣着的锁都会很清晰地发出声响。

    会是谁?

    李心慧的房间很黑,什么都看不清楚。她躺在,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对面的厢房里传来,似乎有书本落地的声音。

    李心慧当即明白过来,肯定是村里偷鸡摸狗之辈,趁着陈青云返回书院,所以便想要过来偷东西。

    她别的不怕,就怕那歹人趁机对她不轨,她喉咙痛,喊不出什么声音,到时候只怕抵抗不过,被人捂死了都有可能。

    李心慧心里一凛,当机立断做出反应。

    对面的厢房里,一开始的声音还轻一些,渐渐的便有些暴躁的咒骂声传出。

    “他娘的,尽是些破书!”

    “没有钱是吧,没有钱老子干人!”

    怒气冲冲的声音透着一股燥人阴狠,在房间里翻不出值钱玩意的人趁着黑漆漆的夜色,对着对面的厢房走来。

    门上挂着的虚锁轻而易举就被撩开了,厚帘子里突然窜出一道黑影。

    只见他猫着身子,一步一步朝着床边靠近。

    房间里很黑,大致能看到轮廓,来人被桌子绊倒,顿时摔得四仰八叉。

    就在这时,他本能掏出火折子。

    “他娘的,真晦气!”

    “不要人早死”

    徒然停住的声音抖了一下,只见那人影抬首,微弱的烛光便照着他头上吊着的女人!

    那脚蹬得笔直,晃来晃去,头卡在白绫之中,眼目瞪大,七窍流血!

    “啊啊啊啊”

    “鬼啊!”

    尖叫的声音冲破喉咙,一阵“乒乒乓乓”的桌椅全都堆到在地,发出剧烈的声响。

    厚帘子被人用力,无数冷风灌入,那还在摇晃的房门却无声无息地透着的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