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八十四:后遗症
    韩越在医院守了一夜,天色微微亮的时候,打扫卫生的阿姨就已经在拖楼道了。

    有人推开房门,韩越站起身来。

    他走了出去,外面的护工都打了早餐回来了。

    他看到昨晚那个照顾老人的护工在给老人翻身,然后拍打着她的身体。

    一旁的搅拌机已经把食物绞碎了,大大的针筒也放在一边。

    等会食物就会从针筒通过她身体插着的管子推入她的胃里去。

    二十二楼的高度,往下俯仰,薄薄的晨雾覆盖着医院的四周。

    韩越眸色渐渐晦暗起来,像是怎么也亮不起来一样。

    就在这时,打扫病房的阿姨突然在门口叫他道:“小伙子,小伙子,你家人醒了,快叫医生来看看。”

    韩越回头,眼眸在一瞬间聚焦着夺目的光。

    他快速地返回病房,只见心慧已经把氧气罩脱落了。

    她难耐地在床上动着,喉咙里传来细微的轻哼。

    “疼,好疼。”

    “医生,医生……”

    韩越确定心慧已经醒了以后,慌乱地喊着。

    很快,值班的医生匆匆赶来。

    一番检查后,护士给李心慧喂了镇痛药。

    病房外,值班医生跟韩越道:“她现在的生命体征都是正常的。”

    “而且醒来就意味着她的情况有了好转,接下来好好治疗就可以了,过几天我们再给她做一套全身检查。”

    韩越点头致谢,心里悬着大石总算是放下了。

    他又询问了吃食和注意事项,这才返回病房。

    病床上,那静静躺着的人此刻不停地叫着:“疼,疼……”

    她的眼睛紧闭着,根本睁不开。

    医生说了,这样的情况几天内会有缓解,现在还不敢肯定是不是后遗症。

    可他却已经开始担心了。

    “心慧,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韩越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

    可这时,她却忽然把手缩回去。

    “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是在地府吗?”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眼角有眼泪滑落。

    韩越看得心口抽痛,连忙道:“没有,你还活着的。”

    “别怕,是我,韩越!”

    韩越再次抓过她的手,握得紧紧的,想要给她一些力量。

    她抽不动,疼痛让她的面容扭曲着,看起来很不好。

    “你是谁?”

    她喃喃地问,声音很小很小。

    韩越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警惕地道:“心慧,我是韩越,你不记得了吗?”

    “不是的,我不是心慧!”

    “我不是,我不是她!”

    病床上,李翠花慌乱地摇着头。

    她悬梁自尽了,她死了。

    这里一定是地狱,她在受苦,她做错了事情,她抛下了青云……

    李翠花哭得更伤心了,脑袋疼得厉害,重得她眼皮都睁不开。

    眼缝里偶尔透进一些光,所有的景象都是天旋地转的。

    坐在床边的韩越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猛然想起那位主任说的,神经错乱,后遗症。

    “别慌,你不是。”

    “先养好身体,你伤了头,手术虽然成功了,可还需要好好治疗。”

    韩越说完,看着啜泣不安的心慧,感觉心里沉得厉害。

    过了一会,他发现她根本不理会他,而是一个人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

    哭了大约半小时以后,她就睡着了。

    韩越立即往医生办公室走去,值班医生见他来了,连忙站起来道:“是不是出现什么症状?”

    韩越凝重地点了点头,神色复杂道:“她不认识我了,也不知道我是谁?连她自己是谁也不知道?”

    值班医生闻言,当即道:“这种情况别的病人也是有过的,昏迷了几天几夜以后,人的大脑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正常运转。”

    “轻微的半天就好了,重的三四天,一个星期也是有的。”

    韩越心里也一点也不踏实,他总觉得,现在的心慧脆弱得像个半大的孩子。

    她的哭声羸弱固执,像是要将他隔离在外。

    他再次返回病房,她眼角的泪痕还是湿的,眉头皱起,就算睡着了,脸色也有些凄然。

    韩越突然觉得,这样的她特别让他心疼。

    向来强势又骄傲的她,突然变得如此脆弱无助,让他深深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或许这是他报答她最好的机会了。

    韩越站起来,走到楼梯间里打了个电话,然后将自己的手机关机。

    他再次返回病房,自己打了热水,然后帮她擦拭手脚。

    医院里专门安排人送了早餐过来,韩越随便吃了一点,便一直等着床上的人儿醒来。

    她身体实在是虚弱,哭了一顿以后,整整睡到了下午三点。

    人是醒来了,可眼睛依旧睁不开。

    她那手微微一动,注视着她的韩越便出声道:“醒了吗,还疼吗?”

    李翠花的身体微微一僵。

    疼啊,怎么不疼呢?

    脑袋里像是有人在敲敲打打,疼得她想要吐,可脑袋实在是重得厉害,好似牵扯她上半身都不能动了。

    她抬了抬手腕,刚刚抬起便无力地跌下。

    这时,突然有一双温热的大手托住她的手腕道:“没事的,医生说了,醒来了就会慢慢恢复。”

    “你想不起来我是谁也没有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是坏人,我是你最信任的人便好。”

    李翠花沉默良久,魂魄离身的那一刹那,她并不是什么都不知晓。

    只是……这世间真的有借尸还魂吗?

    “我……是谁?”她小声地问,紧张得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韩越听她主动问起,当即开心道:“李心慧,你姓李,一颗心的心,智慧的慧。”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韩越。”

    “心慧么?”她呢喃,嘴角溢出一丝苦笑。

    “所以,我还活着的,对吗?”她问道,声音透着疲惫无力。

    韩越只觉得心里一警,当即握紧她的手道:“你还有我,就算这个世界上,你挂念的人都走了,可你还有我。”

    “心慧,好好活下去,我会陪着你的。”

    她久久不语,沉默中,所有的苦涩都涌入心窝里去。

    她爱的那个人,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她在乎的那些流言蜚语,永远伤不了她了。

    可她却永远地抛下了,那个将她视作唯一亲人的小叔。

    她一点也不想活下去了,倘若真的有重生,为什么不在她自己的身体里重生呢?

    那样至少,她可以跟青云说一声对不起!

    “你走吧!”

    “我想一个人,静一会!”

    眼泪默默地滑过她的眼角,打湿了她的枕头。

    韩越站在一旁,只觉得心里难受得厉害。

    是想起来了,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要哭呢,还哭得这么悲伤绝望?

    他不明白,只是站远一些,佯装他已经走了。

    ……

    四天后,“李心慧”终于习惯了韩越陪着她,给她擦手,擦脚。

    起初她极不愿意,可她动不了,说出的话软弱无力。

    渐渐的,她知道他只是照顾她,并没有什么不妥的举动以后,她才稍稍放心一些。

    眼缝里的光渐渐明朗,虽然看的时间不长,可至少她不会感觉天旋地转。

    房间里的摆设,干净整洁,是她从未见过的那种洁白和雅致。

    在她身边不远处,有一张简单的床铺。

    此时正有一个疲倦的男人躺在上面……干涩的眼睛突然有些疼。

    李心慧连忙闭上,缓解片刻后,她再次睁开。

    只见那个靠在床头,连被子都没有盖的男人侧身,面朝着她。

    那张脸……

    李心慧简直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她那嘴巴张着,不敢置信地深深吸气。

    是他,竟然是他!

    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几天没有哭过的眼睛一下子泛滥得厉害。

    眼泪哗啦哗啦地掉,压抑的哭声悲腔而酸涩。

    韩越一下子被惊醒过来,只见他扑到床边,心急地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又疼了?”

    “别怕,我马上就叫医生来。”

    韩越按住床铃,李心慧以为他要走,连忙一把抓住他的手。

    她抓得紧紧的,像是害怕他会突然消失一样。

    韩越以为她是害怕,连忙将另外一只手也给她。

    就这样,在她的哭声里,一遍又一遍地响起他的安慰声。

    而她呢,却哭得更惨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