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八十三:你有爱人吗(韩李现代篇)
    安静的走廊上,安心医院的脑外科主任医师徐易正小心谨慎地陪着韩越前往病房。

    这位病人是由韩越亲自转过来的,一再叮嘱,务必给予最好的治疗。

    韩越,金诚制药集团的总裁,安心医院的投资人。

    年纪轻轻,可却已经是身价百亿,在整个兴东省,那是最有名的存在。

    韩越没有想到,李心慧会突然出事,他和她所有的联系,早在他明面上成为金诚总裁以后,都断得差不多了。

    她是一个固执骄傲的女人,为自己的家族报仇以后,便想安心过自己的生活。

    而他也秉持尊重她的态度,并未打扰。

    若不是新闻上大肆报到美食城天然气管道爆炸的事情,他根本就不会知道,她重伤在医院里,身边连一个照顾她的人都没有?

    谁都知道他从一个默默无闻,被人冤枉下毒的学生步步稳赢地走到如今身价百亿的总裁。

    可没有人知道,在他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是李心慧站在法院旁听席上,为他请律师,为他找证据,安慰他年迈而困苦的父亲。

    她对他有再造之恩,又给了他莫大的财富和尊荣。

    如今金诚的药已经成为国内民众第一首选,他始终记着她说的那句话。

    “老百姓的身体是会说话的,便宜,有效,没有副作用,这便是最好的广告语。”

    现在他只想用最好的药,治好她。

    “李小姐接连做了两次开颅手术,手术虽然成功了,可却不能保证她恢复以后,身体会受到多大的影响?”

    “轻微的只是眩晕,呕吐,头疼,吃药以后大概半月能够缓解。”

    “也有极少数会发生神经错乱,身体局部麻痹,眼盲,四肢难以伸展等等。”

    “而且……李小姐术后已经昏迷了两天没有醒过来,最坏的结果,只怕植物人也是有可能的。”

    徐易说完,只见韩越的脸色越来越沉。

    他打开病房的门,里面有一位护士正在给李心慧输液,她带着氧气罩,冰冷的检测仪在一旁“滴,滴,滴……”规律有序地发出声响。

    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脸颊浮肿,肤色蜡黄,看起来一点也不好。

    “如果转到国外治疗呢?”韩越问道,他不想她就这样躺着,连一句告别的话都不能跟他说。

    徐易闻言,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这个必要,目前最紧要的是李小姐要先醒过来。”

    “我们院里也召集了专家会诊,手术是成功的,剩下就是看病人的恢复了。”

    韩越微微颔首,他走到床边去,然后静坐下来。

    徐易招呼护士叮嘱几句,然后便回办公室了。

    韩越看着李心慧的手背有些乌青,上面隐隐有些针眼,显然是之前输液造成的。

    她那么坚强的人,可却很怕痛。

    有一次他关车门的时候夹到她的手,她当场就哭了。

    两个人明明很熟悉,可因为她不愿他牵扯进她的恩怨里,便一直都是私下联系。

    如今想来,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韩越执起李心慧的手,声音温柔缱绻地道:“醒过来吧,你还有我。”

    冰凉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可在他满含希望地看向她的面容时,却发现她面容依旧平静,连睫毛都不曾轻颤一下。

    韩越觉得心里闷得厉害,他想去走廊里抽根烟,可走出来的时候,他才惊觉,自从那场人命官司以后,他就不抽烟了。

    斜对面的病房里,门中间的小小玻璃透出病房里忙碌的身影。

    有一位护工拿着一根粗粗的针筒对着昏迷不醒的病人喂食。

    那位病人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了,白发苍苍,可额前却凹下一大片,显然是经历过开颅手术。

    刚好这时,病房里照顾李心慧的护士走了出来。

    韩越指着斜对面的病房,出声问道:“那位老人是手术失败的患者?”

    护士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随即点了点头道:“是的,是一位退休的独居老人,在浴室里滑到,送来的时候接连动了三次手术。”

    “可惜手术失败,她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一年多了,她女儿不肯放弃,不过却一直没有醒过来。”

    “她呢,她如果醒不过来,会不会也像这样一直睡下去?”韩越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护士知道他的身份,皱着眉头,想要斟酌用词。

    过了一会,只听她温声道:“李小姐的病情没有那位老奶奶的严重,应该不会的。”

    “韩总可以多陪李小姐说说话,我们院里有一位病人,昏迷了二十多天,他未婚妻没有放弃,白天夜晚都和他说话,结果他后来不仅醒来了,还痊愈出院了。”

    “人的大脑很脆弱,不过意志却很坚强,韩总先不要悲观,至少李小姐的手术是成功的。”

    韩越闻言,微微颔首道:“谢谢你。”

    护士不好意思地红了脸,随即匆匆走了。

    韩越再次返回病房,他其实话很少,向来只会捡有用的说。

    他努力回想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想要组造一些美好的词句。

    可来来去去,脑海里只有她坐在旁听席上,安静致意,以温柔坚定的目光告诉他,他会没事的。

    她拥着他那看起来窘迫万分的父亲,一次次擦去他老人家的眼泪,那个时候,他就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其实……往事里泪闪浮光,无一不占据着他心里重要的位置。

    可这些年,他除了将金诚制药集团管理得蒸蒸日上,却连一顿饭都没有好好跟她吃过。

    “醒来吧,心慧,这世界还有太多太多美丽的地方,还有太多太多美丽的人,还有你眷恋不舍的美食城。”

    “那些人通通都遭了报应,你再也不用害怕会牵连到我,而我也可以好好地陪你吃顿晚饭。”

    韩越觉得自己的话干煸无力。

    他突然想起,之前他接受采访时,有记者问他:你有爱人吗?

    他记得当时他反问了:为何爱人呢?

    那位记者告诉他:爱人就是,生死都想在一起的人。

    “心慧,你有爱人吗?”

    “倘若这世间还有你的爱人,那你便活过来吧。”

    韩越轻叹,如果真的有奇迹,他想心慧的奇迹一定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