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七十七:他昏过去了
    柳夫人进去陪着儿媳妇了,柳老夫人嫌弃柳成元晃得她头晕,直接用拐棍敲着他的脑袋道:“你要是实在坐不住,你就给我进去看看。”

    柳成元一下子喜出望外,然后奔进产房。

    他进去了,柳夫人瞅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宽慰着儿媳妇别担心。

    周宜没有想到柳成元会进来,她正两腿搭在床架上,虽然盖着被子,可到底不好看。

    更何况忍痛的时候,面部都是变形的,她哪里受得了他见这个?

    “你出去,不许进来。”

    柳成元一下子扑到床边,握着周宜那汗津津的手道:“都疼成什么样子了还说这个?”

    “看看这头发,都乱成一团了,还有这下巴,都尖了,嘴巴也是,都肿了。”

    柳成元一边说,一边给周宜擦汗。

    他满眼惊恐,那里还分得出什么美丑,说话也不过脑子。

    周宜气急,可阵痛来袭,她当即龇牙咧嘴的,疼得倒吸凉气,哪里还管得上柳成元?

    要生产时,阵痛的间隔的时间便越来越短,到最后简直都没有间隔松缓的时间了。

    周宜起先还闷着,后来直接惨叫道:“不行了,太疼了,我不行了……”

    柳成元听了,脸刷一下就白了。

    他紧紧盯着周宜,见她疼得惨无人影,整个人惊慌地喊道:“周宜,周宜……”

    柳夫人在他后面使劲地拍了他一下道:“你别跟着叫了,这会子过了就好了。”

    柳成元懵着,感觉周宜握着他手的力道猛然加大。

    然后他听到稳婆的声音道:“郡主使劲,郡主使劲,就快了,就快了……”

    周宜那身子一阵紧绷,整个人控制不住地使劲,她咬紧牙关,差点把柳成元的手都给捏断了。

    身下一松,孩子便滑了出来。

    稳婆托着孩子,高兴地道:“是一位小公子呢。”

    话落,便听见孩子洪亮有力的哭声。

    剧痛过后,周宜整个人虚脱地瘫软在床上,两条腿都是抖的。

    柳成元看着周宜累惨的样子,心里绞痛着,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周宜缓了一会,听见稳婆说孩子有正好有六斤的时候,嘴角勾了勾,心道不愧是她的孩子,知道瘦点少折腾她。

    她睁开眼睛,湿漉漉的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生孩子好痛啊!”她心有感叹。

    柳成元握紧她的手,还没有表态呢,只见那边已经抱上孙儿的柳夫人开心道:“疼就生这一个就好了,以后不生了。”

    柳成元一下子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底气更足了。

    他给周宜理了理鬓角,然后开心地道:“听见没有,以后不用再生了,太好了。”

    那兴奋的语气,好似孩子是他在生一样。

    周宜失笑,可觉得肚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又滑了出来。

    稳婆又过来打理了,把滑下来的胎盘用个干净的瓷盆装起来,递到柳夫人的面前道:“衣胞还没有翻呢,下一胎肯定还是个儿子。”

    柳成元不懂这些,没有跟过去看。

    到是柳夫人吩咐道:“等会让丫鬟找个有树地方埋了,咱家有一个传宗接代的,心就踏实了,不慌。”

    稳婆要给周宜揭开被子,换衣服收拾下身呢,柳成元不方便再待下去了。

    他站起来,准备出去。

    这时只听稳婆道:“哎呀,郡主还在流血呢。”

    柳成元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他一下子冲到稳婆的身边,只见那揭开的被子下,周宜双腿都是血淋淋的。

    而那双腿下更是殷红一片……

    柳成元眼前一黑,整个人一口气上不来,就这样惊惧交加下,昏了过去……

    周宜原本是躺着的,这会子也吓得坐起来。

    到是柳夫人跑过来掐了掐他的人中,探着他的鼻息道:“没事,吓昏过去了。瞧他这没有出息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在生孩子呢?”

    “噗。”周宜忍不住喷笑,只觉得有她婆婆在,感觉心里踏实多了。

    两个婆子把柳成元抬出去,敦和那里备好的汤药刚好赶上用场。

    周宜只是流了一会的血便止住了,房间里收拾妥当,一缕晨光从窗户边冉冉生气。

    旭日东升,孩子平安落地。

    周宜躺在床上,心里忽然回想起那个似是而非的梦境。

    似乎,她有一个儿子,叫做旭安。

    一念起,心里便异常执着。

    以至于后来长辈们给孩子接二连三取意头好的名字,她也觉得,唯独旭安深得她心。

    柳成元昏睡了两个时辰,便猛然惊醒。

    他梦见周宜死了,血崩而亡,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怀里,死的时候还在笑。

    他哭得肝肠寸断,恨不得跟她一起死了才好。

    可哭着哭着,他把自己哭醒了。

    满脸都是泪水,可见那梦是如何真实。

    他翻身醒来以后,发现自己是在做梦,连滚带爬地跑向产房。

    结果出去撞倒了端鸡汤来的采薇,采薇被鸡汤洒了一身,愕然地看着柳成元道:“公子慌跑什么呢,这是给郡主催奶的鸡汤呢,这会子要从新去端了。”

    因家里添了小公子,又有产妇,柳成元的地位笔直下降。

    可他浑然不觉,仿佛找到一丝希望,泪湿眼眶道:“宜儿还活着?”

    采薇闻言,本想厉声说他,见他哭得跟个泪人一样,又联想他在产房昏厥,这才放缓语气道:“好着呢,余大夫给郡主把过脉了,产后血虚,坐完月子就能养回来了。”

    “奴婢还要去再端一碗鸡汤呢,还有猪脚汤,郡主说她要亲自奶孩子,这不,厨房炖的都是催奶汤。”

    她说完,匆匆折返厨房。

    柳成元连忙疾跑而去,片刻后,他来到坐月子的房门外。

    只听见坐月子的房间里传来婴孩的轻哼声,柳成元走近,便听到周宜细声细气地哄道:“小宝乖啊,含住吸啊,吸着就有奶吃了。”

    “刚生了孩子,这么辛苦做什么,他一个奶娃子,谁奶不是奶?”柳成元掀帘进去,不高兴地红着眼睛。

    他心疼周宜,不想她刚刚生产就累着了。

    周宜抬眼,见他眼眶红红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呢。

    也不知道多大的人了,不哭,眼泪却哗啦哗啦地掉。

    周宜想取笑他,又惊觉他今天被吓惨了,只得换个婉转的打趣道:“我本来没有什么事的,你一昏过去,吓得我立马坐起来了。”

    “后来娘说你无碍,还骂你没有出息,我寻思着,娘都不急,我估计你确实没有什么大碍,这才又躺回去。”

    “可没过多久呢,娘就神秘兮兮地跑来跟我说,敦和怕你惊慌,连压惊的汤药都先给你备好了。”

    “呵呵,还是当爹的人呢,竟不如一个孩子稳重。”

    柳成元虎着脸,幽幽地盯着周宜看。

    他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先是见了她流了那么多的血,然后又是那样让他痛不欲生的梦境。

    这会子他感觉心里堵得厉害,酸涩极了。

    他走近她,帮她抱着孩子喂奶,语气黯然地道:“答应我,以后咱们不生孩子了。”

    周宜知道他今天被吓着了,颔首点了点头道:“那么疼,你当我愿意呢。”

    “你都这样说了,那就不生了吧。”

    她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想着,她只有儿子啊,女儿呢?

    没有女儿,那她这般精致妍丽的容颜,谁来继承呢?

    所以啊,且先哄了他,等到孩子大一些,再商量就是了。

    柳成元肚子里没有她这么多弯弯道道,他以为周宜答应了他,就真的不想再生了。

    哪里知道,三年后,当他知道周宜再次有孕的消息时,他差点被吓死过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