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七十一:为夫出头
    柳成元不到下午就回来了,诗会上有人讽刺了他。

    世袭的晋南侯世子做了一首裙带诗让众人品鉴。

    众人看完诗后,缄默不言。

    气氛尴尬的诗会早早散场,柳成元落得没趣,回来时也不想让周宜知道。

    周宜以为他是念着她才赶回来的,心里还暗自得意。

    可没过多久,柳家要建《聚贤馆》的消息传出以后,便有些什么仗着婆娘自以为是,不知所谓的软蛋芸芸。

    下人们进进出出,听了自然不喜,少不得告到了周宜的面前。

    周宜当即冷哼一声,她就说这京城里到处都是是非人,果真如此!

    她当即招来柳成元身边的柳安盘问,柳安义愤填膺地将那日诗会上晋南侯世子做裙带诗的事情说了出来。

    周宜气急,径直出府后直奔皇宫。

    柳成元得知消息的时候,赶紧追去。

    寒冬里的第一场雪厚厚地铺在街道上,武城兵马司的人都在忙碌着。

    柳成元顾不得雪湿路滑,一路策马前行。

    景献帝才登基两月,忙碌的日子堪堪过去,突然听闻明珠郡主求见,一时间还以为这位堂姐瞅准时机进宫,特意来关怀他的。

    可谁知道他才吩咐宫人融雪煮茶,准备好好招待这位堂姐的时候,只见明珠郡主一进来便道:“皇上,我是来请您撑腰的。”

    厄……

    景献帝闻言,突然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他让明珠郡主坐下,然后开口问道:“什么事情需要朕来撑腰,贤王府都不行?”

    “哼,那等小人,贤王府只怕还不放在眼里。”

    “索性皇上一巴掌拍下去,不死算他命大。”

    周宜冷哼,目光阴翳。

    景献帝来了趣味,好笑道:“这京城还有人敢欺负到你的头上,莫不是有人说了柳爱卿什么闲言碎语吧?”

    周宜闻言,当即嗤笑道:“他若是欺负我,我好歹敬他有三分胆量,说不定还不计较了。”

    “可胆敢欺负我的男人,我定要他生不如死。”

    景献帝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他真正感觉到了,这位堂姐带来的杀气。

    “咳咳,到底是谁那么蠢?”景泰帝问道,心里却想着,自己看准重用的那几个贤臣可不要犯蠢。

    毕竟这位堂姐自幼带他极好,他是不忍心回绝的。

    “晋南侯的世子,叫什么田徽。”

    景献帝有些印象,晋南侯虽是世袭,朝堂上却没有什么人了。

    好像这一辈的田徽有几分才气,托了朝中的老臣说到他的面前,希望给个恩典。

    “如何说的,也能让你这样置气?”景献帝想,若是说严重了,那少不得要削去世子之位,倘若说轻了,下旨申饬一顿就是了。

    横竖问题不大。

    “当众做了首裙带诗讽刺他,又私下散播流言,连我想兴建《聚贤馆》也敢说三道四,他也不想一想,我姓什么?”

    《聚贤馆》的事情,之前贤王就进宫与他商议过了。

    柳家门庭做这件事,适合,放了别的人,不放心,而且也容易被人诟病。

    “行,等会朕就下旨削去他的世子之位。”

    景献帝了然地点了点头,一个冒头的世子,不懂得韬光养晦,反而自命清高,这样的人朝堂也不需要。

    景献帝自认为处理得当的时候,只听明珠郡主冷怒道:“哪能这么就便宜了他?”

    “裙带关系,他不就是吗,难不成他生来就是世子。”

    “收回世袭爵位,贬为庶民。”

    “再下旨申饬,让京城的众人都看看,为何裙带关系?”

    景献帝有些愕然,他顿了顿道:“倘若为了几句流言蜚语就收回世袭爵位,只怕其他世家会心寒自危。”

    “心寒自危?”周宜嘲讽地笑了笑。

    “倘若心寒自危,那便是做多了亏心事了。”

    “当初的高家不是世家大族吗,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难不成世家大族就要顾忌他们几分颜面不成,让他们失了尊卑,妄自尊大?”

    景献帝也算是看明白了,他这位堂姐极其护短,必要替她的夫君扬威出头的。

    现下一时也不能答复,景献帝道:“收回世爵位的事情,朕暂时还不能答应你。”

    “不过这件事,朕明日巳时之前,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明珠郡主也明白景献帝的顾虑,她也不满勉强。

    饮下一口香润的茶水,明珠郡主站起来道:“以国事论,申饬一顿便足矣。以家事论,我认为皇上还是撸起袖子,冲进晋南侯府揍那田徽一顿才能让我出气。”

    明珠郡主说完,凉凉地瞥了一眼景献帝,然后走了。

    景献帝有些懵,觉得他这位堂姐把出气的那股侠义给了他,背过身,把那股似水柔情给了柳成元。

    他苦笑着,这一下是为堂姐出气呢,还是为柳成元出气呢,还是为他自己出气呢?

    呵呵,被反将一军,这感觉着实酸爽。

    景献帝去了皇后宫里,把事情一说,皇后顿时笑道:“郡主果真是位妙人,这女子出嫁,若是受了委屈,自然是要娘家兄弟出面找回场子的。”

    “皇上若是不想撸起袖子去晋南侯府揍人,臣妾看,您还是下旨为郡主出口恶气吧。”

    景献帝闻言,苦笑一声,轻叹道:“幸亏朕只有一位堂姐。”

    皇后见他一本正经的自怜,忍不住笑得更加开怀了。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