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七十:婆婆误会了
    不一会,府医来把了脉,说是受了寒,吃一副药就好了。

    下人提来了热水,周宜洗完澡,床铺都重新铺好了。

    这时下人又禀,说是太医来了。

    灰麻的天空暗沉沉的,这会子才五更天呢。

    周宜无奈苦笑,瞅着柳成元道:“你看看这动静闹的,只怕长辈们都没有睡好。”

    柳成元抿着唇笑,他已经打发人过去一一回话了。

    “是我糊涂了,老余的医术原就是出自太医院的。”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叫人备下厚礼送太医回去,定不会让他嘟囔不满。”

    周宜见他面面俱到,心里忍不住欢喜。

    先前担心他年纪尚轻,处事不周,恐会让她多操劳些。

    如今看来,到是她狭隘了。

    “那安寝吧,再睡一会。”周宜躺到床上去,然后给他让出宽敞的地方来。

    柳成元见状,站在床边摇了摇头道:“我刚出了一身汗,也要洗洗,你先睡。”

    他说完,拿了寝衣往盥洗室走去。

    宽松的丝绸寝衣随着步伐摇曳着,勾勒出他高瘦修长的体型,那双大长腿结实有力,走起路来,很是诱人呢。

    周宜撑着手腕,看得津津有味。

    心有余悸的梦似乎越来越模糊了,那种刻骨的疼也感受不到了。

    梦境果真是梦境,周宜想,还是她家小元子能安她的心。

    抱一抱,什么都好了。

    柳成元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周宜已经睡着了。

    嫣红的小嘴微微张着,气息吐纳均匀,粉颊如玉,犹如妍丽的四季海棠一般。

    他轻轻揭开被子,然后躺进去,将搭在她腰间的被子往上拉了一些,再将手缩到被子里去,揽住她的腰身。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闭上眼睛,微翘着红唇,只觉得心里饱满极了,十分舒畅。

    ……

    大清早的,柳夫人和柳老爷顶着黑眼圈去给柳老夫人请安。

    柳老夫人蔫蔫地望着他们两个道:“我这静安堂离他们小夫妻的院子远,听闻昨晚郡主不适,连夜请了太医?”

    柳老爷有些尴尬地垂首,柳夫人不好意思地道:“郡主没有什么大碍,是成元那小子糊涂,大半夜吵得我们都没有睡好。”

    柳老夫人也是听说了,貌似是郡主的月事来了。

    她当即叮嘱柳夫人道:“郡主嫁过来也有些日子了,成元那里私下叮嘱几句,别太荒唐。”

    柳夫人应是,嘴角微微抽搐着。

    她不太喜欢插手儿子的房里事,更何况,儿媳妇还是郡主。

    柳成元和周宜这一觉睡得安稳,巳时才慢慢起来。

    柳家没有晨昏定省的习惯,因此两个人梳洗一番便去了前厅用膳。

    柳家子嗣单薄,从来都是一家人同桌同食。

    周宜见几位长辈精神不太好,心里暗暗思附,只怕昨夜让他们担心了。

    等到用完膳,柳成元被留下的时候,周宜不太淡定了。

    她出了前厅,没有走,在外候着。

    不多时,柳成元出来了,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

    “娘说你了?”周宜问他,目光上下游移。

    柳成元见她担心,失笑道:“你还怕她打我不成?”

    周宜瞪了他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道:“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被打得去跪祠堂。”

    柳成元嘴角微抽,那都是多久的事情了,现在还拿出来说?

    “娘只是让我照顾好你,别学那些不着调的男人,成天想着怎么欺负媳妇。”

    “我觉得娘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想也不敢想啊。”

    “呵!”周宜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然后道:“你确实没想,因为你都是用做的。”

    柳成元:“……”

    他做什么了?

    他做的过分吗?

    他不一直都是半学半创新的吗?

    不过这种事情,怎么能跟媳妇理论呢?

    柳成元悻悻地摸了鼻子,然后道:“我去书斋一趟。”

    周宜知道他今日有个诗会,便目送他离开。

    等他走了,周宜便去见了她婆婆。

    柳夫人正准备补觉呢,听说儿媳妇来了,连忙揉了揉眼眶,打起精神来。

    周宜给婆婆见礼后,便坐在一旁道:“昨夜吵闹了,只怕娘和爹都没有睡好。”

    “也是怪我,做了噩梦,一时懵了,没有阻止成元。”

    柳夫人闻言,连连摆手道:“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干啥?”

    “成元那孩子,不知轻重的,你要多多包涵。”

    “若是他胆敢欺负你,你只管跟我说,看我不抽死他。”

    柳夫人说完,下意识撸了撸袖子。

    周宜的眼眸深了些,笑得欣喜道:“有娘为我做主,我还怕他不成。”

    “只是他年纪比我小,我总是要多让着他些。”

    柳夫人闻言,越发觉得儿媳妇是个好的。

    只不过心里虽然高兴,面上却还是端着道:“那也不能纵了他,不然日后难以管束。”

    周宜摇了摇头,认真道:“不会的,他很好。”

    “心地善良,又孝顺,又有担当,我占强这么多年,习惯了,总爱欺负他。”

    “他也不恼,嬉皮笑脸的,有时候想一想,其实是他一直在包容我。”

    这样中肯的话,听得柳夫人心里熨帖。

    只见她眉眼越发柔和,看着周宜也越发喜爱。

    她拉着周宜的手道:“难为你能如此想,成元有成元的好,你也有你的好。”

    “夫妻俩过日子,最重要的便是互相体贴包容。”

    周宜想,从前不懂,只知心中有气不发出来,看谁都不顺眼。脾气横冲直撞的,伤了自己都不知道。

    从前鄙夷的迂回婉转,如今竟也学了七七八八。

    可结果却不似跟自己想的那样,两面三刀,虚伪极了。

    相反,婆婆的反应让她感受到了,另外一种真挚的情感。

    她心有感触,忍不住继续道:“别看他平时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睡觉的时候就跟个孩子一样,就喜欢紧紧地抱着我的腰。好似害怕我跑了一样,有时候半夜他紧箍的力道紧了,我都会被勒醒。”

    “醒了以后,还得将就着他才能睡,不然他犯起混来,一夜都别想再睡了。”

    柳夫人吃惊地望着儿媳妇,不一会,只见她脸颊微红道:“还从未有人跟我说起这个。”

    周宜闻言,当即道:“成元他没有通房,自然不会有人跟您说了。”

    “我是恼他又怜他,由着他罢了。”

    柳夫人的脸更红了,目光也微微闪烁起来。

    只见她低下头,忸怩地道:“男人嘛,都是这样的。”

    “当年你公公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晚上都不让我睡觉。”

    周宜:“……”

    她觉得她婆婆好像是误会什么了?

    可这个时候她如果澄清,貌似也太尴尬了。

    周宜的嘴角微微抽搐几下,然后转移话题道:“这些日子好多了,我还准备着,让他建一个《聚贤馆》。”

    “到时候若与他往来者,有德贤才干之辈,便举荐到皇上跟前。”

    “柳家积财以厚,若是再举贤得名,便是再好不过了。”

    柳夫人听得眼眸一亮,如今他们柳家也算皇亲,可到底是占了姻亲的关系。

    倘若利用这关系得了个坦荡举贤的名声,倒也算是锦上添花。

    “建《聚贤馆》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等他回来,你只管跟他说清楚便是。”

    “倘若他也有这个想法,柳家的临街的铺子拆了重建也是可以的。”

    财大气粗就是不一样,周宜含笑点头,心里却想着建在一个离府不远的别苑就是了。

    天下郁郁不得志的学子何其多,倘若真能帮扶一二,也算是做了好事了。

    横竖她这身份放在这里,就算不做什么,别人也会眼红柳家。

    倒不如索性摊开来,眼红到圣上跟前去,她到是要看看,日后谁敢说她夫君半句?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