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动了杀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志远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

    位置正好靠窗,欧阳志远坐在那里,微微闭上了眼睛。

    萧眉已经被欧阳世家的人抓走两个多月了,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哼,如果他们胆敢对萧眉有所不利,我要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

    欧阳志远这时候虽然心急如焚,恨不得飞到欧阳世家的所在地云城,但现在他只能强制让自己静下心来。

    半个小时后,飞机开始起飞。

    金蛾王宝宝是第一次坐飞机,小家伙很兴奋,在欧阳志远的怀里钻进钻出。

    好在欧阳志远身边的那个座位没人坐,如果有人的话,看到一条肥胖的金色虫子爬来爬去,肯定会害怕的。

    燕京,香岩山天宫。

    一位身穿青色长袍的老者和一位身穿月白长袍的老者正在下棋,玲珑剔透的熏香炉里袅袅的升起沁人心扉的烟雾。

    香炉旁边,一位十**岁,身穿白衣裙的绝美女子在操琴。

    一曲高山流水,琴声悠扬、灵空清雅。

    女子很美,如同仙子一般,微风吹来,漆黑的长发迎风飘舞,露出白皙的如同天鹅一般的脖颈,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透着轻盈的灵动。

    随着悠扬的琴声,一缕缕青色的罡气,围绕着她的身形旋转不停。

    青色长袍的老者拿起一颗白玉棋子道:“我的徒弟欧阳玄受伤了……”

    月白长袍的老者眉毛动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青袍老者道:“青阳子,你的徒弟欧阳玄的功力已经到了地级中期,世俗界的人,有谁能伤了他?”

    “欧阳志远……”青阳子冷哼一声道,他的眉毛跳动了一下,眼角露出一丝杀气。

    “咔嚓……”他手里的白色棋子裂开了一道裂纹。

    白色的棋子是质地坚硬的老和田玉做成,已经历经一千多年的岁月,就是刀剑也劈不坏的。

    青阳子并没有使劲,只是手指微微抖动了一下,这颗坚硬的和田玉棋子,就碎裂了。

    白袍老人的眉头皱了一下,他知道青阳子动了杀机。

    欧阳玄是青阳子最喜爱的徒弟,现在被人打伤了,让欧阳玄很是心疼,而且胆敢打青阳子的徒弟,无意识大了这个老家伙的脸。这个多年没有动过杀机的老家伙,动了杀机。

    白袍老人知道,青阳子这是在自己面前表示要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有那么好杀的吗?

    如果欧阳志远能轻易的杀掉,南方的欧阳世家早就杀掉那个萧眉了,还能等到现在?

    白袍老人看了一眼青阳子笑道:“你也不要太过生气,年轻人置气打斗在所难免。至于那个欧阳志远嘛,这小家伙二十多岁就做到了厅级,我听说他是霍德松的孙女婿,萧远山的女婿……首长都对他刮目相看的……”

    白袍老人在提醒青阳子,同时也是在敲打这个脾气火爆的老家伙。

    “哼,谁对他刮目相看我不管,我青阳子已经活了一百多岁了,世俗间的人,我青阳子怕过谁?任何人打伤我的徒弟,就是打我青阳子的脸,哪怕他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放过他……”

    “嗖……”青阳子说完,身形一闪,化作一道玄芒,向山下射去。

    天宫是修炼界最顶尖的人物成立的一个神秘组织,他们担当着保护华夏的重任,这个神秘组织在明代就已经成立了,不属于任何人管辖,也不属于任何部门管辖。

    天宫的职责,是保护华夏不被西方外族侵略。

    现在的天宫,同样不受任何人任何部门管辖,所以,就是霍德松这样的元老,要想进入天宫,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青阳子眼里,霍德松、萧远山,根本不需要放在眼里。

    香岩山的山脚下,那已经属于天宫的外围,一般人不可能靠近。上次霍德松能到达那里,已经给了他很大面子了。

    白袍老人是天宫第一神卿,人称白袍天机子。

    神卿相当于谋士、客卿,说白了就是古时候的门客,现代说法的智囊团,是帮助宫主出谋划策的高手。

    天宫的神卿还担任着和政府联系的联络人的职责。

    “爷爷,青阳子爷爷生气走了。那个欧阳志远是谁?竟然能打伤功力强大的欧阳玄?”白衣女子停止了抚琴,看了看青阳子远去的方向,眨着大眼睛很是惊奇的看着天机子。

    这位漂亮的白衣女子是白袍天机子的孙女叫锦灵云。

    天机子望着远处波涛汹涌的白云雾气中,青阳子的身形化成一个亮点,不多久就消失不见了。他回过头拍了一下孙女的脑袋道:“灵云,你只管修炼,别的闲事不要管,你看,天阴了……”

    这时候,一块块黑色的云彩开始翻滚起来。

    “好吧……爷爷……”锦灵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

    “咦?”天机子看着孙女的眉心,脸上露出一丝惊异。

    这怎么可能?

    锦灵云的红鸾星动了?难道丫头有喜欢的人了?她喜欢上谁了?

    整个天宫之内,没有哪个年轻的弟子能入锦灵云的法眼呀?

    就是青阳子的爱徒欧阳玄,小丫头也看不上眼。虽然欧阳玄一直在追求锦灵云,但小丫头一直没给他好脸色,甚至流落出厌恶的神情。

    天机子不反对孙女有喜欢的人,但是一时还真猜不到丫头喜欢的人是谁……

    现在天机子要立马下山,阻止青阳子击杀欧阳志远。

    虽然天宫不受任何人管辖,但也不能任由青阳子击杀欧阳志远。欧阳致远这小家伙可不简单,自己必须出手保护!

    “灵云,我要下山一趟,你在山上好好修炼,不要乱跑,知道吗?”天机子疼爱的拍了拍孙女的脑袋道。

    “什么?爷爷,你也要下山去?你要去哪里?”锦灵云一听爷爷要下山,她连忙拉住爷爷的手问道。

    “我要去云城……你在宫里……千万不要下山……听到了吗?”天机子看着锦灵云叮嘱道。

    “好的……爷爷……我哪儿也不去……”锦灵云松开了爷爷的手。

    “嗖……”天机子身形一闪,消失在翻滚的云彩里。

    锦灵云看着爷爷身形消失,小丫头一伸手,一道青芒一闪,那张古琴符光一闪,化作一道神茫飞进了锦灵云的手镯之内。

    小丫头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身形一闪,也下了山。

    香岩山的一处神秘山谷,青阳子站在那里,一拍手。

    “**波……”山谷的入口一阵波光闪烁,一座大阵开启,本来是万丈山崖的地方,凭空多出一道符光缭绕的山门。

    “走……”青阳子一声低喝,转身就走。

    “嗖……嗖……”几道散发着强大气息的蒙面人影冲了出来,跟在青阳子的身后,出了山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