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欧阳世家的秘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无量子看着欧阳志远收拾紫晶牌子,眼馋的直咽口水,恨不得伸手抢夺。

    猛然看到欧阳志远扔给自己一块,这把他吓了一跳。

    “这是……给我的?”无量子一把抓住了紫晶牌子,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一块没有灵力的纯净紫晶牌子,也要价值几万,这可是一块修道人做梦都想得到的含有强大灵力的紫晶牌子,就这样送给我了?

    这块紫晶牌子对于修道人来说,可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真的送给我了?

    欧阳志远之所以送一块紫晶牌子给无量子,一是感谢他替自己解石,第二是觉得这个人虽然有贪心,但玄天老前辈对他没有敌意,肯定不是大奸大恶的人。

    而且现在是非常时期,国外的各种强大敌对势力都在虎视眈眈,单靠自己一个人对付他们会非常头疼,如果能把功力高强的无量子拉拢过来,那将是一份强大的力量。

    欧阳志远看着无量子惊讶的样子,笑道:“老前辈,这块紫灵晶牌子是送给你的,你收起来吧。”

    无量子听了,很是开心,赶紧把紫晶牌子收了起来。他笑眯眯的道:“感谢小哥的赠送,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有什么事,只管说一声。”

    无量子说出这句话,并不是单纯的讨好欧阳致远,他有自己的打算。

    首先,这块紫晶牌子的灵力,能让他的道术更进一步,上一个新的台阶。其次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不简单,竟然是华夏修道界道术最强的玄天的爱徒。

    自己要是靠上玄天这棵大树,自己的仇家就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了,自己也不用躲躲藏藏,不敢出去了。

    这真是拨开云雾见青天呀!

    无量子的心情大好,几十年东躲西藏的憋屈之气,顿时消除。

    欧阳志远笑道:“我叫欧阳志远……”

    无量子笑着道:“欧阳小兄弟,到我屋里喝一杯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我正想请教前辈几个问题。”

    欧阳志远对华夏的修道界一无所知,他想向无量子了解一下修道界的情况。

    两人走进无量子的小店,小店里的光线不是很好,乱七八糟的,但欧阳志远一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摆放的位置,顿时大吃一惊。

    好厉害的杀阵。

    所有的东西的摆放,都有一定的位置,每一件东西都隐藏着凌厉的杀机,让人毛骨悚然。

    无量子竟然是个阵法师?这让欧阳志远想不到。

    哈哈,一会自己要向无量子请教一些阵法上的问题。

    无量子和被自己干掉的那个王宁相比,要厉害多了。

    “你……你懂得阵法?”无量子看着欧阳志远震惊的表情,很是惊异的问道。

    欧阳志远看着房间内的摆设笑道:“我前几天杀了一个叫王宁的家伙,从那人身上搜到了一本符箓,学了一些符箓和阵法。”

    “什么?你杀了王家的人?你惹祸了……”无量子看着欧阳志远,脸色一变。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王家的人有什么可怕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无量子摇摇头道:“王家的人可不是随便能杀的,王家的符箓阵法在修道界可是很厉害的,但那个王宁只是王家的一个分支的子弟,你杀了就杀了,以后碰到王家的核心弟子,你不要再轻易动手了。”

    欧阳志远笑道:“前辈,王家的符箓和阵法不能和你比吧?”

    无量子神情傲然的一挺胸道:“王家怎么能和我比?”

    欧阳志远笑道:“你比王家厉害,我就放心了,他们要是来找我麻烦,我就说你是我师叔。”

    无量子听了欧阳志远的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好聪明的小子!你提我的名号,王家确实不敢把你怎么样。”

    无量子其实根本不想往自己身上拉事,不过欧阳志远不一样,欧阳志远的师父是玄天,有玄天做后盾,他也不怕什么。

    欧阳志远笑道:“前辈,你可以给我介绍一下修道界的情况吗?”

    无量子转身拿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坛子笑道:“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说话。”

    说话间,他打开了坛子,一股酒香弥漫开来。

    这酒是不错,但要和欧阳志远的玉春露相比,还是差了点。

    无量子拿出两只晶莹剔透的瓷碗,倒满酒,笑道:“你平时喝不喝酒?我这里没有什么好酒,将就着喝吧。”

    无量子为了和欧阳志远示好,拿出了他珍藏好多年的翠叶青陈酿,却看到欧阳志远并没有表现出惊喜,难道这个小家伙平时不喝酒?

    不喝酒的人当然分不清好酒和孬酒了,换句话说,好酒也就糟蹋了。这让无量子有点失望,但是又笑了起来,那小子不会喝酒最好,老子今天灌醉他。

    欧阳志远笑道:“我平时工作忙,不能喝酒的。”

    无量子把倒满酒的碗推到欧阳志远面前笑道:“平时不能喝,今天就多喝点。”

    这个老家伙想灌醉欧阳志远,多要一点紫晶牌子。

    欧阳志远端起碗喝了一口,笑道:“喝酒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向您请教问题。”

    无量子端起酒碗,眼角露出一丝狡黠,他看着欧阳志远道:“请教问题可以,但你要先干了三碗酒。”

    欧阳志远大笑道:“好,三碗就三碗。”

    “干……”两人的酒碗碰在了一起,干了三碗。

    欧阳志远的酒量让无量子目瞪口呆。

    无量子本来认为欧阳志远一碗酒,就会趴下,没想到,小家伙竟然连续喝了三碗,喝了以后,不仅没有趴下,反而面不改色。

    自己的翠叶青陈酿,一般人喝半碗就会昏睡的。

    三碗酒喝完,欧阳志远从包里拿出两瓶玉春露笑道:“前辈,我请您品尝一下我家酿造的酒。”

    “什么?你家也酿酒?”

    无量子看到欧阳志远拿出的酒瓶很新,他心里有点不屑。

    心道,酒是年份越多,酒的味道越甘醇幽香,新酿的酒味道根本不行,怎么可能和自己的翠叶青陈酿相比。

    欧阳志远笑道:“是呀,是我父亲酿的,你尝一尝看。”

    说话间,欧阳志远打开酒瓶,给无量子满上,刹那间,一股极其甘醇、幽香、沁人心扉的酒香飘进了无量子的鼻子里。

    无量子闻到玉春露的香味,脸色顿时大变,一声惊呼:“欧阳世家的玉春露……你怎么会有?”

    无量子的惊呼,让欧阳志远一愣。

    欧阳志远看着无量子,惊异的问道:“前辈,什么欧阳世家?这酒您喝过?”

    无量子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袖子道:“如果你是欧阳世家的人,那你就是我恩人的后人,你是欧阳世家的那一代弟子?”

    欧阳志远有点懵了,他连忙道:“老前辈,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欧阳世家,但我确实姓欧阳,你能告诉我有关欧阳世家的事情吗?”

    “你竟然不知道欧阳世家的来历?但你有玉春露,难道你是被驱逐出欧阳世家欧阳乾恩公的后人?”无量子的神情再次激动起来。

    欧阳志远一愣,怪不得父亲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提起过欧阳家族的事情,竟然是遭到了欧阳家族的驱逐。

    哼,是谁把自己这一支脉驱逐出欧阳世家了?我欧阳志远一定要讨一个公道。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道:“前辈,你一定很了解欧阳世家,你给我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无量子放下欧阳志远的衣袖,端起欧阳志远给他倒好的玉春露,大嘴一张,一扬脖子,喝了下去。

    “好酒……还是当年欧阳乾恩公酿造的那个味道,按照年龄推算,你应该是欧阳乾恩公的孙子,苍天有眼,想不到,欧阳乾恩公还有后人……好,我给你讲一下你们欧阳世家的事情。”无量子的表情凝重,感慨万分。

    “好,老前辈,请你细细说来……”欧阳志远心里很是期待。

    他想尽快知道欧阳世家的一切情况。

    这无量子虽然有贪念,但懂得感恩,看来,自己的分析是对的,这人人品还是不错的。

    无量子看着欧阳志远道:“咱们华夏的修道界,一直由五大世家组成,这五大世家,是北方的姜家,东方的沈家,西方的王家、南方的欧阳世家和坐镇中原的孟家,欧阳世家坐镇南方,你爷爷欧阳乾被驱逐出欧阳家的时候,应该是50年前的时候。”

    50年前?那时候,父亲应该只有几岁,无量子说的爷爷欧阳乾的年纪应该也不太大,正值青年时期。

    “欧阳世家为什么驱逐我爷爷?”欧阳志远连忙问道。

    无量子冷哼一声道:“哼,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争夺欧阳世家的继承权?你爷爷欧阳乾是欧阳世家的长子,但你二爷爷欧阳坤、三爷爷欧阳正容不得你爷爷的存在,他们联手设下圈套,陷害你爷爷,结果你爷爷欧阳乾被赶出了欧阳世家。”

    欧阳志远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眼睛里杀气暴涨。

    真是岂有此理,爷爷竟然遭兄弟手足的陷害,被赶出欧阳家。这几个人真是阴险卑鄙呀!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我欧阳致远一定要找他们讨回公道!

    “前辈,我爷爷欧阳乾哪里去了?我怎么没有听过我父亲讲过欧阳世家的事情?”欧阳志远问道。

    “志远,当年,你爷爷和奶奶出了欧阳世家的大门,刚到云雾山的一线天就遭到了袭击,至今生死不明。你父亲不提欧阳世家的事情,一定是怕你遭到报复。”

    无量子叫欧阳志远为“志远”,一来是恩人的后人让他亲切,二来欧阳志远一脉遭受不公,让他心生怜意,觉得这孩子可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