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奇怪的老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米特斯推开门后,看着那个老者,鞠了一个躬,他低声道:“父亲,我来看你了……”

    坐在那里的是米特斯的父亲米维德,他对米特斯的到来毫无反应,依然一动不动。

    这让米特斯心里一惊,难道父亲去见上帝了?

    他向前走了一步,低声道:“父亲……米维德……”

    “啪嗒……啪嗒……”米维德身上的灰尘开始向下飘落,那几只色彩斑斓的毒蜘蛛嗖的一下钻进了他那如同乱草一般的头发里。

    “啊……父亲您……还活着……”米特斯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父亲的面前。

    米特斯感到父亲的生机开始恢复,心跳也有了。

    “啪嗒……”米维德脸上的灰尘开始跌落,很长的眉毛抖动了一下,眼皮慢慢的张开,露出一双浑浊的眼睛。

    “米特斯,我和你说过,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打搅我清修……难道你碰到了什么难处?”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在米特斯的脑海里响起。

    这让米特斯大喜,父亲的精神力变得极其强大了,竟然能用精神力把意念传到自己的脑海里,直接用意念交流。

    意念能传送到对方的脑海里,同样可以用意念攻击对方的脑髓。

    当强大的精神力攻入对方的脑髓,瞬间可以破坏敌人的脑髓,让对方成为傻子或者直接死亡。

    哼,父亲有这样强大的精神力,他要是去了华夏,绝对将横扫整个华夏的高手,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米特斯强按下激动的心情。

    “父亲,我接了一桩生意,去华夏绑架一个人,但是,我们死了很多的人,副教主琼斯、泰尔顿、瓦尔特都被一个叫欧阳志远的华夏人杀了,我又不能去华夏,我想请你去一趟华夏……”米特斯低声道。

    “什么?你竟然敢派人进入华夏,你忘记我以前交代你的话?不要进入华夏的国土?你怎么不听?”米维德的脸上露出了怒意。

    50年前,米维德领教过一次华夏人修道术的厉害,在那次战斗中,他的肋骨被打断了四根,额头被砍了一剑,差点死在华夏,五十年过去了,额头上的伤疤还没有复原。

    估计这这道伤疤这辈子都去不掉了,这是耻辱,一生都不会忘记。

    米斯特低声道:“酬金是一个亿……”

    米维德一愣,一个亿的酬金?这次的酬金好多,一个亿对幻光圣教来说,是一笔庞大的数字,有了这一个亿,幻光圣教的势力会扩大数倍。

    米特斯知道父亲的弱点是什么,父亲喜欢钱,他一心想把幻光圣教发扬光大。

    自己在进入神殿之前就想好了,只要自己说出来这次任务的酬金,父亲肯定会亲自出马去华夏的。

    “你接的是什么任务?”果然,米维德脸色缓和了很多,看着儿子问道。

    “到华夏西北的阳山省阳州市绑架精卫集团的董事长夏月瑶。”米特斯低声道。

    “好,这件事,看起来也不是很难,我就替你去一趟吧……”米维德咳嗽了一下。

    “太好了,父亲……谢谢您……”米特斯一听父亲答应去华夏,他顿时大喜。

    “轰隆隆……”一连串闷雷一般的轰鸣在米维德的体内响起,一幢耀眼的白光从身体狂涌而出,围着他旋转起来。

    “啪啪啪……”米维德站了起来,他的气势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疯狂的暴涨,全身的骨架爆响起来,本来如同乱草一般灰白的头发竟然成了金黄色,并且变得油光锃亮,脸上的老年斑快速的消失,骷髅一般的身体变得笔直魁梧起来。

    他的容貌在几秒后,彻底的改变,变成了一个英俊潇洒的中年人模样。

    本来浑浊的眼睛变得深邃,闪烁着星辰一般的寒芒。

    米维德的气势和杀气继续暴涨。

    “**波……”他的脑后竟然现出一个耀眼的圣光轮,整个圣光轮爆发出烈日一般的光芒,极其刺目,让人睁不开眼睛。

    “啊……父亲……您……您修炼出了圣光轮了?”米斯特震惊得张开了嘴巴,忘记了合拢。

    幻术修炼到了极致,就能修炼出圣光轮。

    圣光轮可以用来保护自己,更可以用来攻击敌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波……”圣光轮一声爆响,被米维德收回了脑海里,他大笑起来:“玄天老杂毛,你等着,这次我去华夏,一定干掉你,希望你不要提前死了。”

    “父亲,玄天是谁?”米斯特连忙问道。

    米维德狞笑道:“就是五十年前砍我一剑的老杂毛,米特斯,我去华夏了。”

    “嗖……”一道耀眼的光华一闪,米维德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我的天呀……父亲,你修炼成了天神吗?欧阳志远……哈哈,你死定了……一亿美元是我的了……哈哈……”米特斯狂笑起来。

    欧阳志远带着萧眉、老叫花子和那条大黑狗,拎着东西,来到家里。

    “啊……饿死我了……那个谁,快去做饭呀,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老叫花子说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翻着白眼督促欧阳志远快去做饭。

    “嗖……汪汪……”大黑狗也窜到沙发上,坐在老叫花子身边,冲着欧阳志远大声叫着,似乎在应和主人。

    “好的,老人家,我这就去做饭,你等着……”欧阳志远又好气又好笑,赶紧拎着东西进厨房。刚要进厨房,老叫花子抽了一下鼻子,大声道:“咦?好熟悉的酒味,快,把你家藏着的酒拿出来我尝一下。”

    这个老家伙的鼻子还真灵,竟然能闻到欧阳志远家里有酒。

    欧阳志远笑道:“老人家,我这里的确有酒,这就拿给你。”

    说完话,欧阳志远拿出两瓶玉春露,放在老叫花子面前。

    “玉春露……果然是玉春露……”老人的鼻子动了一下,眼睛猛然亮了起来,他快速的打开酒瓶,闭上眼睛,闻了一下玉春露,皱了一下眉头道:“比当年的玉春露差一点,但还是凑合着喝吧。”

    “咚咚咚……”老家伙一扬脖子,半瓶酒下了肚子。

    “嗯,不错,你果然是欧阳家族的后人……”老人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笑嘻嘻的道。

    欧阳志远一听老人的话,心里无比的震惊。

    这个老人果然不是一般的人,他竟然认识玉春露,他以前竟然喝过?还说不如过去的玉春露?这个人到底是谁,和欧阳家有什么瓜葛?

    自己活了25岁,从来没有听到父亲提起欧阳家族的任何事,自己没有见过爷爷、奶奶、叔叔、姑姑,欧阳家族的一切,父亲都没有提过。

    难道这位老人知道欧阳家族的事情?

    “咚咚咚……”老疯子一扬脖子,一瓶酒就快见底。

    “汪汪汪……”他旁边的大黑一看一瓶酒要被喝光了,顿时大叫起来。

    老人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大黑碗,把剩下的酒倒进了黑碗里,放在大黑面前道:“不要叫,有你喝的,喝吧。”

    大黑狗兴奋的呜呜叫着,伸出舌头,喝起酒来。

    欧阳志远看到那个大黑碗,一下呆住了,他连忙揉了揉眼睛,盯着那个大黑碗看着,在路上,明明的摔成了两半了,现在怎么是完好的?

    萧眉也看出来这个老人不简单,她接过欧阳志远手里的菜,进厨房忙乎去了。

    欧阳志远看着老叫花子低声道:“老人家,你以前喝过玉春露?你知道欧阳家族的事情?”

    老叫花子胡子一撅额,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问这么多干什么?快去做饭,你想饿死我吗?”

    “好的,老人家,我去做饭……”欧阳志远连忙去做饭。

    “志远,这位老人很奇怪呀,他竟然知道你是欧阳家族的后人,他肯定认识你家的先祖。对了,没听你说过欧阳家族的事情呀?”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志远低声道:”我父亲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欧阳家族的事,我也不知道欧阳家族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只有我和父亲,这老人是一位奇人,咱们好生伺候。”

    欧阳志远开始做菜。

    不一会,厨房里就飘出来好闻的饭菜香气。

    正在喝酒的老叫花子闻到饭菜的香气,他翕动着鼻子,大声道:“味道不错,臭小子,快端上来,你想馋死我吗”

    萧眉低声道:“快端上去。”

    欧阳志远和萧眉每人端出来两个菜,放下桌子上,摆好碗筷,欧阳志远又拿出了两瓶玉春露给老叫花子倒上。

    老叫花子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红烧猪蹄放进嘴里,顿时笑道:“不错……厨艺有进步,就是玉春露的酒退步了,小子,丫头,坐下一起吃……”

    老叫花还算不霸道,招呼欧阳志远和萧眉也坐下吃饭。

    两人连忙恭敬地坐在老叫花子一边。

    老叫花子吃饱喝足,他看了一眼萧眉,手指一指萧眉的眉心,萧眉感到眉心一热,一股好像很热的电流进入了脑海里。

    这吓了萧眉一跳。

    欧阳志远也是一愣,老人射进萧眉的眉心是一道不易擦觉的白光,这道白光是什么?

    好在老人没有恶意,肯定不会害了萧眉。

    老叫花子喝了一口酒,伸出油腻腻的手从怀里掏出两颗黑乎乎的药丸,把手伸到萧眉和欧阳志远的面前道:“吃下去。”

    萧眉立刻向后撤了一下身子,眼睛看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到这两颗黑乎乎的药丸,眼睛里顿时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