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刀起头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的,被你们华夏国的欧阳志远杀的。萧尘风,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必须从夏月瑶那里弄到六维虚拟技术,否则……”

    “嗖……”一道刀芒一闪,萧尘风身边美女瓷像的人头飞了起来。

    “啊……”萧尘风吓得一哆嗦。

    好恐怖的高明刀法!

    瓷器容易碎裂,但现在美女瓷像没被砍掉了头颅,并没有碎裂,并且茬口齐整,就像烧制出来就是无头的一样。

    智芬这个女人的刀法太恐怖了,比心狠手辣的惠子更加高绝。

    “一个月……的时间,有点紧……我尽量吧……”萧尘风冷得直打颤,看来岛国人对六维虚拟技术势在必得呀!自己被鬼缠上了!

    六维虚拟技术是精卫集团的核心机密,也是华夏的机密,弄出来谈何容易。

    这次夏月瑶被人家绑架了十几天,已经引起华夏的警觉,要想从夏月瑶的手里弄到六维虚拟技术,比登天还难。

    但自己又不能不答应,如果自己拒绝,这个可怕女人的刀芒会毫不犹豫的砍掉自己的脑袋的。

    “好,萧先生,我等你的好消息……”智芬看了一眼萧尘风,回到了古筝前,再次弹奏起来。那琴音传进萧尘风的耳朵里,如同催命音符一般,让他毛骨悚然。

    萧尘风吓得连忙告辞。

    看着萧尘风走出了大厅,智芬一拍手,两个诡异的黑衣人走了出来,躬身施礼道:“智芬小姐,请吩咐。”

    “鸠山,你要严密监视萧尘风,他要是敢走露风声,直接杀掉……”智芬的脸上露出狰狞的杀意。

    “是……智芬小姐……”黑衣人鸠山的身形一闪,消失在门外。

    智芬看着另一个黑衣人道:“桥下,你去监视欧阳志远,随时把他的行踪报告给我……”

    桥下躬身道:“是……智芬小姐……”

    智芬接着道:“你派人监视所有和欧阳志远接触比较密切的人。”

    “是……”桥下说完,快速走了出去。

    “欧阳志远,你杀了我的姐姐,我要杀了你所有的亲人……”智芬恶狠狠地嚎叫着。

    “嗖……”刀芒一闪,那个无头的瓷人被劈为两半。

    下午五点的时候,欧阳志远下班了。

    他刚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就看到萧眉站在一棵香樟树下,正深情的望着自己。

    萧眉的眼光中有水波划过。

    微风吹来,夕阳之下,萧眉的长发随风飘舞,周身渡了一片金光,就像以为美丽的女神。

    欧阳志远不禁脸露笑容,心很是温暖。

    欧阳志远走向萧眉。

    “下班了,咱们回家……”萧眉笑着伸出手,勾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走向越野车。

    欧阳志远笑道:“是去你住的酒店,还是去我的宿舍?”

    开发区已经分给欧阳志远一套房子。

    萧眉转过脸来,撒娇的道:“你很长时间没做饭给我吃了,我想吃你做的饭……”

    欧阳志远拍了一下萧眉的脑袋道:“好,咱们先去市场买菜,然后回我宿舍做饭。”

    “好,今天有口福了……”萧眉高兴得眉色飞舞。

    两人上了车,直奔菜市场,天开始飘起细雨。

    花了半个小时,两人买了菜,开车去欧阳志远的宿舍。

    就在越野车刚转过一个弯,还没有加速,欧阳志远猛然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一闪,那人影就倒在了车前。

    “吱吱……”吓得欧阳志远赶紧一脚刹车,车子停了下来。

    “快下车,看看那人怎么样了?”欧阳志远顾不上擦去冷汗,连忙下车。

    萧眉一边下车一边道:“这人是故意碰瓷的吧?咱们的车子很慢的,没碰到他呀?”

    欧阳志远看到,一个全身脏兮兮、头发如同乱草一般的老人,躺在欧阳志远的车前,一条大黑狗趴在老人的身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在哭泣。

    雨水落在了老人的身上,一只乌黑的破碗摔成了两半。

    这应该是个流浪乞讨的老人。

    “老人家……你没事吧……”欧阳志远抓起老人的手腕,查看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冷汗流了出来。

    “没有脉搏了……”欧阳志远一声惊呼,手指一捻。

    “嗖嗖嗖……”几根银针飞出去,扎在了老人的眉心、胸口的穴位上。

    “什么?没有脉搏了?”萧眉一听,也吓了一跳。

    要是死了人,就麻烦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一颗丹药,捏开老人的嘴,塞进他的嘴里,一拍他的后背,让丹药滑入他的胃里。

    “哇哇哇……”还没等丹药滑下去,这个来人猛然一翻身,一下把丹药吐了出来。

    “呸呸……你这是什么狗屁药丸?你想药死我吗?”老人猛然张开眼,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一脚踩在那颗丹药上,又一伸手,就把银针抓掉。

    欧阳志远的一颗救命丹药,有钱都买不到,这个老疯子竟然吐了出来,还踩了一脚。

    欧阳志远差点气晕过去。

    “你……老人家,你没事吧。”萧眉看着老人,连忙问道。

    “怎么没事?我讨饭的碗让你们给撞碎了,我全身的骨头都疼,你们要管我饭,给我看病……”老人说完,伸出布满油污,如同鸡爪子一般的手,一把就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说啥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顿时一呆,自己竟然没有躲开这个老人的手?这怎么可能?

    “臭小子,我要吃饭,我的大黑也要吃饭……”老人的力气很大,把欧阳志远胳膊抓得很疼。

    “好吧……我们也没有吃饭,你去我家,我做给你吃……”欧阳志远苦笑起来。

    他知道,这个老人不简单,也不是个讨饭者,而是一个绝顶高手。

    这人不会无缘无故找上自己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欧阳志远阅人无数,从这人的眼睛里,没有看出什么恶意。

    “去你家?你家是不是什么别墅楼房?我和大黑平时都是住桥下和破庙……从来没有住过楼房……”

    老疯子的眼睛在发亮,那只黑狗一听有饭吃,有地方住,顿时也兴奋起来,围着欧阳志远打转,狗一甩身子,身上的雨水撒了欧阳志远的衣服上。

    这条狗刚才还在呜呜的哭泣呀,现在却高兴的撒欢,这是什么狗呀,也会演戏?

    “啊……好吧,你要是真的没地方住,就现住我家吧。”欧阳志远苦笑起来。

    “啊……”萧眉傻了眼。

    什么都能捡,还能捡到叫花子和狗的。但萧眉善良温和,欧阳志远同意让老人去家里,她就不会反对。

    “上车了,快走……大黑,免得臭小子改变了主意,不让咱们去他家。”

    “咔嚓……”老疯子竟然熟练的打开车门,刚想一屁股坐了进去。

    “嗖……”大黑狗身形一弓,瞬间抢在老疯子的前面,直接窜进了车里,像人一样,坐在了座位上。

    萧眉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狗,还是人?

    “萧眉……走,回家……你坐副驾驶座……”欧阳志远笑着道。

    萧眉看了一眼那只大黑狗,苦笑着道:“走吧……”

    车子重新发动,向前开去。

    西方,一座金碧辉煌的古老大殿中,一座高大的神像两边站着十几名身穿白袍,手持法杖的幻光圣教的副教主、法老、法王。

    一身白袍,带着金色王冠的教主米特斯站脸色阴沉的就像快要下雨的乌云。

    他手里的金色法杖剧烈的颤抖着,爆发出一层耀眼的光芒。

    “哼,三位副教主和一位法王,竟然全军覆没,耻辱,这是我们幻光圣教的极大耻辱……”教主米特斯挥舞着法杖,大声咆哮着,他那兰褐色的小眼睛透着恶魔一般的杀气。

    “我们一定要报仇……杀了那个该死的仇人,麦克,你调查清楚了吗?杀了琼斯他们的人是谁?”教主米特斯阴森森的盯着负责收集情报的麦克。

    麦克走了出来,躬身道:“教主,我们已经得到了情报,杀死副教主琼斯、泰尔顿、瓦尔特的人是华夏人欧阳志远和华夏特战队鹰隼战斗小组。”

    “我发誓,要全都杀死他们……一个不留……”米斯特举起了双手。

    “教主,您不能亲自去华夏,这些副教主都不是那个欧阳志远的对手……怎么能报仇?”一位副教主低声问道。

    米斯特冷哼一声道:“我自有办法……你们都散了吧。”

    米特斯说完,身形一闪,走向大殿的后面。

    大殿后面有一条通向后山的羊场小路,小路上铺满了漂亮的鹅卵石。

    透过树梢,隐隐现出一座古老的神殿。

    米特斯走向那座神殿。

    神殿破烂不堪,外面的墙皮都脱落了,布满了水锈,几棵枯死的爬山虎在墙上颤巍巍摇曳。

    神殿中间的门上爬满了蜘蛛网,几只色彩斑斓的蜘蛛盯着走进的米特斯,蜘蛛的嘴里发出嘶嘶的怪叫。

    神殿中间的蒲团上,一动不动盘腿坐着一名老者,老者头发如同茅草,面容枯槁,额头上一道深深疤痕令人恐怖,一根布满灰尘的法杖横在如同骷髅的腿上。

    这人身上看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如同死了几百年的木乃伊一般。

    他的身上落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几只大蜘蛛来回的爬动。

    地上到处是鸟粪和老鼠屎。

    “噶吱吱……”米特斯用法杖赶走了那几只毒蜘蛛,推开了就要倒掉的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