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可怕的女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啊……真的不收挂号费了……药费还减半……太好了……”

    “姜神医……您是大好人呀……我们全家都感谢您……”

    “我们的病有救了……谢谢呀,姜神医……”

    “姜神医,您要是真的不收挂号费,药费减半,我天天给你烧香磕头……”

    呼啦啦,很多人跪了下来,感谢姜远山。

    这些人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现在终于有了希望,他们发自内心的磕头感谢。

    这是什么感谢法呀?姜远山听了差点晕过去。

    自己又没有死,烧香磕头干嘛?

    不过,众人的感谢话是发自内心的,让姜远山很是感动。以前也经常听到病患的感谢话,但在过去听了也就听了,心里更不会起一点波澜。只是笑笑,你付钱我看病,天经地义。现在听在耳朵里,怎么和过去的感觉不一样呢?

    现在,鼻子竟然有点发酸,心潮澎湃。

    人的善念一起,心性就会转变,对世界的感知也不一样的,这就是相由心生。

    “大家起来吧,我姜远山以前做的不够好,收费是有些太贵了。我宣布,今天所有来诊的病人,都给看完。大家排好队,不要着急。”

    姜远山说完,走到正给那个黑衣大汉接骨头的欧阳志远跟前,道:“师父,今天的病人很多,咱们一起给病人诊脉吧,我好学习一下。”

    欧阳志远看了看,今天病人确实非常多,他点点头道:“好吧,我今天就坐诊一次。”

    整个下午,欧阳志远就在姜远山的中华御医馆和姜远山一起给病人看病。

    每一个病人都是姜远山先号脉,欧阳志远再号脉,然后,欧阳志远就让姜远山先写出他开的药方,欧阳志远再写出自己的药方,两个药方一对比,就找出了差距。

    欧阳志远详细的讲解自己开的药方的药理,指出姜远山所开的药方的错误和不足。

    一个下午的诊断,让姜远山大开了眼见,让他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天外有天。

    通过这次诊断学习,姜远山彻底服气了欧阳志远的医术和人品,同时,也改变了他的人生价值观。

    就连欧阳志远也想不到,自己和姜远山的关系会变成师徒关系。

    看到姜远山的彻底改变,欧阳志远高兴极了。

    他让那个患地中海贫血的小女孩住在了中华御医馆,便于护理,自己也方便抽时间给小女孩治病。

    诊治结束后,欧阳志远给开发区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然后赶去了开发区办公室。

    开发区建设速度很快,二十天没见,开发区彻底改变了模样。

    开发区各部门的领导都在等候欧阳志远回来。

    当欧阳志远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听到了热烈的掌声。

    这些天虽然欧阳主任不在,但一个又一个的好的政策,都已经落实。

    “欧阳主任,你那趟省政府没有白去,被挪用的那一百个亿资金,十天前已经划到了咱们的账上了。”副主任宋忠军兴奋的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晃个不停。

    “欧阳主任,如果你不去省政府,这一百个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划过来。”张吉言笑着道。

    “这笔钱划过来了?还真快呀……”欧阳志远也是很意外。

    自己去了省政府,并没有见到罗省长,下面的人肯定向罗省长汇报了,开发区是阳山省重点项目,这笔钱谁也不敢乱动。

    副主任沈伟民忙道:“欧阳主任,咱们经济开发区新入驻了十几家大型企业,港岛的富佳康可燃冰项目,已经奠基开始建设了,他们的霍董事长和天信药业的萧董事长都在咱们开发区的工地现场,您要不要去看看?”

    什么?霍岩栋和萧眉在工地?欧阳致远顿时开心得要命,自己当然要去看,很多天没有和萧眉一起了。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道:“大家各忙各的吧,我去富佳康工地看看。”

    沈伟民笑道:“我陪欧阳主任去看看,你们都忙去吧。”

    沈伟民和欧阳志远下了楼,欧阳志远自己开车,沈伟民坐上了另一辆车,直奔工地。

    不一会,欧阳志远透过挡风玻璃,看到霍岩栋、萧眉、霍雨烟、楚天恒四个人站在工地前,正在看着图纸,说着什么。

    欧阳志远下了车,走了过去笑道:“霍董……你好,萧董也在呀……楚董……”

    公众场合,欧阳志远称呼萧眉为萧董。

    “啊……欧阳哥哥……你回来了,你这几天跑哪去了?”霍雨烟一看欧阳志远回来了,连忙跑了过来,拉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笑道:“出去办了点事。”

    霍岩栋和楚天恒连忙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主任,你好。”

    欧阳志远笑道:“霍董好,楚董好,你们的速度好快呀,都开始基建了。”

    霍岩栋道:“我们的工厂一定要赶在矿区出天然冰之前建好,所以,不能耽搁。”

    楚天恒道:“现在竞争非常大,有几家国外的公司也在西北地区勘探可燃冰,他们也要建设工厂,所以,我们要赶在他们前面出产品,快速打进国际市场。”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她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这个臭家伙去了哪里?也不说一声,难道去了非洲了?怎么会又黑又瘦?一定吃了很多苦的。

    霍雨烟眨着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你怎么又黑又瘦呀?脸都瘦了一圈,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欧阳志远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没感觉到瘦呀,稍微黑一点更健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迷倒很多非洲少女……”

    “哈哈……你老王卖瓜……”霍雨烟小丫头笑得合不拢嘴。

    萧眉也笑了起来。

    “欧阳主任,走,到我临时办公室坐坐,咱们一边喝茶一边聊……”霍岩栋笑着道。

    “好呀……去坐坐。”几个人走向不远处的临时办公室。

    三木会社,豪华的大厅走廊,天泰集团董事长萧尘风走向大厅。

    “萧先生,请进,智芬小姐等您多时了。”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躬身道。

    “智芬小姐?三木先生哪里去了?”萧尘风很是纳闷,这一段时间,三木他们没有和自己联系,原来很是着急的呀。

    黑衣大汉躬身给萧尘风打开门,低声道:“您进去就知道了,萧先生。”

    萧尘风走进了豪华的大厅。

    大厅中,紫晶檀香炉里散发着幽香的烟雾,沁人心脾。

    悠扬的古筝琴声,如同天籁之音。

    古筝前,坐着一位身穿青花旗袍、秀发飞扬的绝美女子正在抚琴,修长的十指在琴弦上上下飞舞。

    古筝旁边,摆着一尊美女瓷像。

    檀香、古筝、旗袍。

    萧尘风一下呆住了,抚琴的是惠子,惠子比以前更美了。

    “惠子小姐……您好……”萧尘风微笑着走了过去。

    正在弹琴的女子猛然抬起头来,长长的黑色睫毛一抖,让人毛骨悚然的寒芒从双眸中射了过来,瞬间让萧尘风全身冰冷,如同坠入万丈冰窟一般。

    萧尘风感到,整个室内的温度陡然下降,冻得他脸色煞白,打了一个寒颤。

    我的天,这个女人是谁?和惠子长得一模一样,但肯定不是惠子,她的眼神这样寒冷,如同万年僵尸一般,是那样的诡异可怕。

    “你……你是谁?”萧尘风后退着,结结巴巴的问道。

    “我是惠子的妹妹,我叫智芬,请坐,萧先生……”智芬站了起来,走到了茶几面前,给萧尘风倒了一杯水。

    萧尘风战战兢兢地坐下,接过茶杯,他的手指无意中碰了一下智芬的手指,一种万年寒冰的感觉传了过来,萧尘风感到,自己碰到了一块冰。

    这个女人的手指怎么会这样冰冷?难道真的是万年僵尸复活?

    也是看起来这样鲜活,不像是万年僵尸呀。

    智芬的手指被萧尘风碰了一下,她的眼角闪过一丝厌恶的寒芒。

    智芬不喜欢男人,她更不喜欢和男人有肢体接触,她认为,男人是最肮脏下流的动物。

    “啊……你是智芬……惠子哪里去了?”萧尘风差点没拿住茶杯,结结巴巴的问道。

    他连忙喝了一口热茶,暖暖身子。

    “我姐姐她……死了……”智芬的眼睛朦胧起来。

    “你说什么?惠子死了?”萧尘风一下站了起来,吃惊的盯着智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惠子、三木、织田……都死了。”智芬的眼睛里闪烁着可怕的仇恨,一层浓浓的雾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弥漫了整个房间。

    房间的温度再次剧烈的下降,桌子上开始起了一层寒霜。

    “咔嚓嚓……”房间里本来茂盛的植物瞬间发黑,开始枯萎。

    “咔嚓……”几个玻璃杯被冻得破裂炸碎。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

    智芬竟然能释放极其冰冷的寒气?她是人是鬼?

    “什么……他们都死了?”萧尘风不禁吓了一跳。

    这些人都是绝顶厉害的高手,而且是杀人高手,怎么会都死了?

    “他们……被谁杀死的?这是……怎么回事?”萧尘风脸色苍白,打着寒颤。

    “是被一个叫欧阳志远的华夏人杀死的……那个人,一定要死……”智芬的眼睛猛然闪过凌厉的杀气,这杀气吓得萧尘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差点碰倒身边那尊漂亮的美女瓷像。

    “他们都被欧阳志远杀了?”萧尘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