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真不要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呵呵弹性极佳。

    这几巴掌打的苏苒小脸透红,一时间惊呆了,又惊又怒。

    这个家伙竟然打自己的那里……这个大坏蛋……大流氓………

    苏苒的双眼盯着欧阳志远,如同一只发怒的小猫,大声尖叫道:“我要杀了你……你竟然打我那里……”

    欧阳志远看着暴怒的苏苒,他笑了起来。

    “你……还笑……”苏苒张牙舞爪的扑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连忙后退,苏苒的身形一个反弹,如同弹簧一般闪电一般的弹了起来,射向窗户。

    她还想象上次那样从窗户逃走。

    但欧阳志远早有防备,身形如同影子一般,一下就出现在窗户面前。

    “嘭……”苏苒收势不及,一下撞在了欧阳志远的身上。

    “啊……你……是人是鬼?比我还快……”诗苒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一脸的惊异。

    欧阳志远一扬手里的一串钱包笑道:“我身法不仅比你快,手法更快。”

    欧阳志远的身形和苏苒交错的瞬间,他从苏苒身上拿到了七八个钱包。

    ”啊……你个大坏蛋,快还给我……”苏苒说着话,一扬手,一股粉红色的烟雾喷向欧阳志远。

    “啊……你会放毒?”欧阳志远一声闷哼,身体奥晃着,倒向沙发。

    “嘻嘻……你的身法再快,也抗不了我的迷烟……”苏苒一看自己的迷烟熏倒了欧阳志远,她得意极了,伸手去拿那几个钱包。

    但她的手刚一碰到钱包,还没来得及拿到手,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一下抓住了小丫头的胳膊,大笑道:“你的毒烟迷不倒我的……”

    “啊……你……你没有中毒?”苏苒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声大叫,身体如同游鱼一般的滑开。

    欧阳志远根本不会被苏苒的迷药迷倒。

    “咦?夏月瑶的钱包。”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很精致的钱包,钱包上传来一股熟悉的幽香,钱包的透明薄膜下,一张夏月瑶的照片,正冲着欧阳志远微笑。

    苏苒一听欧阳志远的话,很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道:“你认识这个女人?对了,和这个女人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好像不怀好意的样子,我在他身上闻到了迷药的味道。”

    苏苒是小偷,她对各种迷药很有研究,她在偷夏月瑶和那个男人的钱包之时,在那个男人身上闻到了迷药的味道。

    “你说什么?”欧阳志远脸色一变,灵犀手一伸,一下就把苏苒抓了过来。

    诗苒看到欧阳志远抓过来,她快速的躲闪,但仍旧躲不开欧阳志远闪电一般的一抓。

    “快说,夏月瑶在几号包间?”欧阳志远低声喝道。

    那个和夏月瑶在一起的男人是谁?难道那个男人要害她?

    “咳咳咳……”苏苒差点被欧阳志远勒死。

    “快松手……楼下204房间……咳咳……”苏苒剧烈的咳嗽着。”

    “嗖……”欧阳志远的身形一闪,冲了出去。

    欧阳志远不想夏月瑶被别人伤害。

    楼下204房间中,萧尘风正在和夏月瑶喝酒。

    三木会社的社长三木已经给萧尘风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萧尘风再不动手抢夺夏月瑶的六维虚拟科技,三木将派人去抢。

    萧尘风知道,三木是一个人心狠手辣的岛国人,如果他派人去抢六维虚拟技术,夏月瑶就活不成了。

    萧尘风从心里很爱夏月瑶的,但是,上次那些西方人袭击夏月瑶,自己在危急生死关头,选择了逃走,没有去救夏月瑶。

    这件事过后,萧尘风很是纠结了几天,但是,萧尘风并不后悔,他知道,如果再发生一次同样的事情,自己仍旧会选择逃走。

    他不会为救任何的人性命,去牺牲自己的生命的,哪怕是自己爱着的女人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要是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萧尘风从夏月瑶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失望。

    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肯定得不到夏月瑶的爱了。自己得不到夏月瑶,别人也别想得到这个女人。

    三木逼得很紧,萧尘风决定下手。

    今天,萧尘风请夏月瑶吃饭。

    夏月瑶绝没有想到,萧尘风会向自己下手,她在过去,的确很是欣赏萧尘风的一切,如果上次萧尘风能不顾性命去救自己,夏月瑶肯定会嫁给萧尘风。

    生死关头,萧尘风只顾自己逃走,反而是只见过两次的欧阳志远不顾性命的救了自己。

    夏月瑶并不怨恨萧尘风,她认为,不管萧尘风怎样做,包括他丢下自己,一个人逃命,这是人家自己的选择。

    一般人在生死关头,本能就是自己活命。

    夏月瑶不怪萧尘风,但她对萧尘风已经没有爱了。

    今天答应萧尘风来吃饭,是出于过去的友情。

    “来,月瑶,咱们喝一杯。”萧尘风仍旧彬彬有礼的伸出修长白皙的手,给夏月瑶到了半杯名贵的红酒。

    紫红色的红酒在酒杯里打了一个旋,慢慢的静止下来,一股甘醇的方向弥漫开来。

    “谢谢你……尘风……这几天,你没有休息好?”夏月瑶接过酒杯,看着萧尘风的眼睛里的几根红丝,轻声问道。

    萧尘风笑了笑道:“最近事情太多,休息晚了。”

    萧尘风说完,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他举起酒杯道:“来,月瑶……干杯……”

    夏月瑶笑着呡了一小口红酒道:“不要休息太晚了,今天怎么有时间请我喝酒?”

    萧尘风看着夏月瑶,眼睛里都是爱意,他低声道:“好几天没见你了,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夏月瑶向后仰了一下身子道:“真的几天没见面了?时间过的真快,我都忘记了时间了。”

    夏月瑶向后仰身子的动作,让萧尘风的眼角跳了一下。

    这个向后仰身子动作是代表拒绝。

    萧尘风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了手机看了一下号码道:“对不起,月瑶,我去打个电话。”

    夏月瑶笑道:“去吧……”

    萧尘风拿着手机走了出去,房门没关严,他在楼道拐了一个弯,去接电话。

    夏月瑶并没有起身关门,门外站着几个保镖,很安全的。

    欧阳志远冲到204房间,那几个保镖见到过欧阳志远,知道欧阳志远的身份。

    他们一看到欧阳志远来了,很是惊奇,没有阻拦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向保镖点了点头,直接推开了门,就看到夏月瑶坐在那里,手里端着酒杯,在想什么。

    “夏月瑶,你没事吧。”欧阳志远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微笑着道。

    “咦?欧阳主任,你怎么在这里?”夏月瑶一看欧阳志远走了进来连忙放下酒杯,笑着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道:“我正巧也在这里吃饭,我看到了你的保镖,就知道你在里面。”

    “呵呵,快坐,欧阳主任,一起喝一杯。”夏月瑶连忙让服务员加了一副餐具。

    欧阳志远看到了旁边的那套通过的餐具道:“你和谁一起吃饭呀?”

    夏月瑶道:“萧尘风呀,他出去接电话了。”

    欧阳志远一听,是萧尘风和夏月瑶一起吃饭,他皱了一下眉头。

    萧尘风怎么可能要向夏月瑶动手?萧尘风很爱夏月瑶呀?

    难道是那个小偷在欺骗自己?

    萧尘风身上真的有迷药?他带着迷药,要伤害谁?难道真的要向夏月瑶下手?

    他为什么要向夏月瑶下手?

    “来,欧阳主任,我给你倒上红酒。”夏月瑶说完,拿起酒瓶,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酒。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我就陪你们喝一杯。”

    欧阳志远为了弄清楚萧尘风身上迷药是用来干什么的,他要等萧尘风回来。

    “太好了,欧阳主任。”夏月瑶一听欧阳志远同意喝一杯,她很是高兴,放下酒瓶,就要坐下。

    但想不到脚下一滑,一个趔趄,身体顿时倒向地面。

    “啊……”夏月瑶一声惊叫。

    “嗖……”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一下就把夏月瑶正在倒下的身子扶住了。

    保镖们听到了夏月瑶的惊叫,连忙推开门冲了过来。

    但他们一看欧阳志远正抱着董事长,董事长脸色透红,一脸的娇羞,几个保镖顿时呆住了。

    我的天哪,这丫太快了吧?萧尘风追了董事长好几年了,连拉手都没有。

    欧阳主任这才认识董事长几天?今天就抱上了?

    夏月瑶刚想挣扎着离开欧阳志远的怀抱,门口就传来萧尘风的冷哼声。

    “哼……”萧尘风的脸色很会难看,一步跨了进来。

    他打完电话回来,就看到保镖站在门前,这让他很是纳闷。

    保镖在干吗?

    萧尘风连忙向里面一看,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起来。

    开发区的欧阳志远竟然抱着夏月瑶,两人正在互相凝视。

    夏月瑶满脸透红,看样子很是激动。

    欧阳志远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夏月瑶故意叫来的?

    好一对狗男女,真不要脸,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搂抱在一起。

    萧尘风感到自己的墙角被欧阳志远撬了,这让他怒不可遏,差点爆炸。

    夏月瑶,你这个臭女人,竟然背着老子偷人,老子早就应该上了你,平时装的这样矜持,就像圣女一般,真恶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