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兄弟之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论任何人在死亡面前都是惧怕的,谁都不想死。

    楚兴国同样不想死,他还有很多心愿没有做完,自己死了,他怕自己的大哥毁了楚家的天恒集团。

    欧阳志远从楚兴国的眼睛里看到了对生的渴望和对死亡的恐惧。

    欧阳志远低声道:“老董事长,你的病很麻烦。”

    楚兴国的病,的确到了晚期,他整个肝部都长满了狰狞的黑色癌细胞,而且还继续扩散。

    他的寿命最长也只有三个月,甚至两个月。

    这病非常棘手,不好治疗。

    欧阳志远不是神仙,并不是什么病都能治疗好的。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楚兴国和楚天恒两人的心一沉。

    特别是楚兴国的眼神一暗,立刻充满了绝望的死灰色。

    “我……我还能活几个月?一个月?”楚兴国的声音在颤抖。

    楚兴国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天了,这几天的身体特别沉,肚子的腹水很多,涨的贴别厉害,肝部疼痛,如同刀割一般。

    欧阳志远看着楚兴国绝望的眼神,他心中不忍,继续道:“楚老董事长,你不要灰心,你的病虽然很麻烦,不好治疗,但我能延长你的寿命。”

    “你……你说什么?你能延长我的寿命?”楚兴国一把抓住欧阳志远的胳膊,激动万分,他的指甲几乎刺进了欧阳志远的肌肉里。

    楚天恒也很是震惊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这爷俩,轻声道:“我能……”

    “太好了,欧阳主任,你……你快给我延长几年的寿命……十几年……我有的是钱,你说个价……”楚兴国变得语无伦次,激动万分,眼睛放着光。

    欧阳志远听到楚兴国的话,他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厌恶。

    钱买不来寿命。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看着促兴国道:“楚老董事长,道家和佛家传统文化说,人的寿命是由一个人的福报多少决定的,而福报是由一个人做的善恶之事决定的,你想一下,天恒集团做过多少善事?做过多少恶事?”

    欧阳志远的话让楚兴国和楚天恒愣住了,两人的脸色变幻不停。

    楚天恒的眼角露出一丝不易擦觉的寒意。

    过了好一会,楚兴国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因果报应呀……”

    任何一个大集团的崛起,都是踏着无数集团的白骨崛起的。

    天恒集团做了多少恶事,楚兴国是知道的。

    欧阳志远看到了楚兴国眼睛里露出了悔意,他喝了一口茶道:“楚老董事长,我能延长你一年的寿命,我相信,在您的带领下,天恒集团能多做一些利国利民的事情。”

    “什么……你……你能延长我一年的寿命?”楚兴国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他本来昏暗的眼神,再次亮了起来。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是的,我不是神仙,不能救你的命,但我可以凭借我的医术,让你在一年内,和没有病一样的生活,唯一的条件是,正当经营天恒集团,多做善事。”

    欧阳志远在给楚兴国一个机会,如果楚兴国的眼睛里没有悔意,欧阳志远不会救他,更不会给他延长一年的寿命。

    楚兴国连忙道:“好的,欧阳主任,我一定遵照你的意思去做。”

    楚兴国激动万分,楚天恒的脸色却是变幻不停。

    他根本不同意欧阳志远的看法,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善恶,只有成功和失败。

    胜则为王,败成寇,整个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懦弱之人才讲善恶。

    欧阳志远看着楚兴国道:“楚老董事长,你躺下,我给你施针。”

    说话间,欧阳志远从包里拿出银针,开始给银针消毒。

    楚天恒扶着父亲躺好。

    “楚老董事长,不要害怕,针灸不疼的。”欧阳志远看到老爷子有点紧张,他笑着掀起来老人的衣襟,露出肿胀的腹部。

    老人的肝腹水很厉害,肝部也肿胀,皮肤灰黄,十分的难看。

    “欧阳主任,你只管下针吧,我不紧张。”楚兴国连忙道。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楚天恒道:“楚董,你去拿一大块白布来,我有用。”

    楚天恒忙道:“好的,欧阳主任。”

    说话间,楚天恒去拿白布。

    “嗖嗖……”欧阳志远开始下针。

    一根根银针,夹杂着五行真气刺进了楚兴国的穴道。

    “楚老董事长,阳州大厦在建设中,使用了大量的炮轰沙、不合格的水泥、钢筋,已经被质监部门定为不合格的建筑,已经建起来的阳州大厦楼层,要爆破拆除,重新建设。”

    欧阳志远一边下针,一边低声道。

    楚兴国一听欧阳志远的话,他愣了一下,停顿了好一会,叹了一口气道:“好的,欧阳主任,我听你的。”

    楚兴国当然明白欧阳志远的意思,他也知道,阳州大厦建设的很多内幕。

    欧阳志远在给他续命,如果自己不爆破阳州大厦,自己一年的续命,不一定能行。

    现在,楚兴国已经有了悔意,他知道,在过去,天恒集团害人的灰色收入是很多的,现在,自己得了绝症,也是报应到了。

    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果的。

    自己在年轻时候做的恶,现在要承担报应,得了肝癌,而且是晚期。

    自己再不做点善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欧阳志远笑道:“那好,我继续施针。”

    一根根银针扎在了楚兴国的身上,楚兴国感到,一阵阵清凉的冷气顺着银针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本来疼痛不已的肝部变得清凉起来,疼痛减轻,说不出的舒服。

    “啊……太舒服了,欧阳主任,我感到了全身轻松了很多,很沉重的感觉在消失……”楚兴国的眼睛再次亮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等一会起了针,你会感到更轻松……。”

    “欧阳主任,白布拿来了。”楚天恒也听到了父亲的话,他的眼睛里露出了惊奇。

    父亲好像轻松了许多,本来灰黄的脸色竟然有了一丝红润,欧阳志远的医术,真的很神奇。

    “嗖嗖……嗖……”九九八十一根银针全部扎在了楚兴国的腹部之上。

    五行真气中的乙木真气在快速的修复楚兴国受损的肝脏。

    肿大的漆黑肝脏在慢慢的缩小,黑色的受损部分在褪色,变成了正常的紫色。

    “哇哇哇……”猛然间,楚兴国一歪头,猛烈的呕吐着,一口口黑水被他喷了出来。

    这些都是可怕的毒素。

    楚天恒连忙给父亲擦嘴。

    “啊……太轻松了……太轻松了……”擦干净嘴的楚兴国忍不住大叫,要站起来。

    欧阳志远笑道:“先别忙,我马上收针了。”

    欧阳志远说完话,猛地一掌拍在楚兴国的肚子上。

    “嘭……嗖嗖嗖……”八十一根银针猛然弹起。

    “嘶嘶……嘶嘶……”八十一个针孔中喷射出一道道黑水。

    欧阳志远手里的白布猛然一罩,盖在了喷射出来的黑水上。

    “噗噗噗……”刹那间,一块白布被黑水让染成黑色,腥臭无比。

    “快扔出去……”楚天恒连忙让保镖把染成了黑色的布扔出去。

    欧阳志远连忙道:“黑布烧掉,灰烬埋在地下。”

    “好的。”那个保镖把黑布包好,拿了出去焚烧。

    “哈哈,我的病好了……太舒服了,身上仿佛卸掉了几十斤枷锁,欧阳主任,你是神医呀……”楚兴国大笑着站了起来,冲着欧阳志远伸出了大拇指,兴奋的在房间里走动起来。

    他本来鼓胀的腹部已经缩小,灰黄的脸色恢复了红润。

    楚天恒看到父亲和好人一样,他一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很是感激的道:“谢谢你,欧阳主任。”

    欧阳志远笑道:“别客气,还要开几副中药,慢慢的调养。”

    欧阳志远说完,开了一个药方,交给楚天恒。

    “楚老董事长,你快坐下,你不能劳累。”欧阳志远连忙扶着楚兴国坐下。

    楚兴国刚坐下,就听到一个讥笑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楚兴国,我听说你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大哥我来看你了,要是我再晚来一天,就怕看不到你了……嘿嘿嘿嘿……”

    话音未落,就看到一个一脸阴沉、长这一双小眼,但寒芒四射的中年男人,推开楚天恒的保镖,带着几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

    这人就是楚兴国的大哥楚兴华。

    楚兴华的身后,是他的儿子楚天雄和萧尘风送给他的赵晗。

    楚天恒一看大伯和楚天雄来了,而且还辱骂自己的父亲,他眼睛里的杀意,变得浓烈起来。

    楚兴国一听大哥的话,他冷哼一声道:“楚兴华,你什么时候变成好人了?我的生死,和你有关系吗?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后面的楚天雄一听叔叔楚兴国这样和父亲说话,他冷哼一声,阴森森的盯着楚兴华道:“楚兴国,你说话客气点,不管有什么过节,我父亲还是你的亲大哥,你竟然直呼他的名字,有你这样做弟弟的吗?”

    “住嘴,我和你父亲说话,你是小辈,轮不上你来插嘴。”楚兴国狠狠的瞪了一眼楚天雄。

    楚天雄冷笑道:“什么轮不上我来插嘴?楚兴国,你儿子楚天恒这个败家子,把阳州大厦建设坏了,开发区已经把阳州大厦列为不合格的建筑,必须爆破拆除,哼,拆除了阳州大厦,天恒集团最低损失十几个亿,我和父亲都有天恒集团的股份,这件事我们当然要追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