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章 致命的袭击
    ,精彩无弹窗免费!

    欧阳志远冲了过去。

    这家伙的眼睛里在黑暗之中闪烁着恶魔一般的怨毒寒芒,他一看欧阳志远冲了过来,不由得一声嚎叫,他的另一只手一扬。

    “噗嗤……”一幢腥臭的毒粉撒了过来。

    欧阳志远想不到这个家伙中了飞刀,还能洒出毒粉,他只能快速的躲闪。

    虽然躲闪到了一边,但这毒粉十分的腥臭,让欧阳志远头晕目眩。

    欧阳志远连忙吞下一颗解毒丹,再看那个中了自己飞刀的家伙,欧阳志远顿时一呆。

    那人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扇窗户在猛烈的摇晃。

    好快的身手。

    欧阳志远冲向还在摇晃的窗户,向外搜索。

    黑暗中,根本没有那人的身影,这家伙跑了。

    欧阳志远只得回来,看道房间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一片狼藉。

    看样子,这个家伙是来找什么东西的。难道他也是来找赵宝华留下来的什么东西不成?

    从房间被翻得一片狼藉来看,这人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欧阳志远立刻开始搜查起来。

    赵宝华是单身,房间里没有多少东西。

    欧阳志远找了好一会,没有发现什么,他坐在一张破旧的沙发上,仔细的想着赵宝华临死之前的手势。

    那只手指着上方,难道,上面有什么东西不成?

    欧阳志远看着上面的楼板,整个楼板光滑无比,并没有吊顶,根本不能藏东西。

    这让欧阳志远很是失望。

    不能藏东西,赵宝华的手指向上指着,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赵宝华临死前无意识的动作?

    微弱的月光透了进来,欧阳志远的目光停留在那盏吊灯上。

    按理说,吊灯的玻璃罩里不会藏东西,玻璃罩里的灯会发热,藏的东西会被烤焦。

    欧阳志远下意识的找到了开关,伸手按了一下。

    “啪嗒……”开关响了,但灯没有亮。

    这让欧阳志远的眼睛一亮,他拉过一张椅子,站了上去。

    一分钟后,他打开了灯罩,灯罩里没有灯泡,却露出了一个密封很严实的塑料袋。

    这让欧阳志远大喜,没有灯泡,就不会烤焦里面的东西。

    欧阳志远快速的取下灯罩里的东西,没等他下来,就感到了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浓烈杀气传来。

    欧阳志远下意识的一个闪身,身形直接横移半尺。

    “噗嗤……”一个闷响,一个子弹发出尖利的厉啸,撕裂着空气,擦着他的耳边,打在了墙上。

    墙上现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弹坑。

    有阻击手!

    好快好精准的枪法,欧阳志远整个耳朵都火辣辣的剧痛。

    自己要是再迟疑一下,就会被一枪爆头。

    欧阳志远一个翻滚,身形紧贴在墙角沙发的后面,身体如同弹簧一般,瞬间弹起,就从窗户倒射出去了。

    “嗖……”一颗冒着白烟的手雷闪电一般的扔了进来。

    “轰隆……”一声天崩地裂的炸响,手雷爆炸。

    整个房间变得一片雪白,猛烈的燃烧起来。

    白磷手雷……

    欧阳志远趴在居民楼边上的一颗树上,看着发着白光猛烈燃烧的房间,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自己慢了半秒,自己就会被烧成灰烬。

    对方怎么会有白磷手雷?这种手雷可是特殊部队才配备的一种毁灭性的的手雷。

    这种白磷手雷里面装有可怕的白磷,只要爆炸,方圆数米之内的所有东西都会发生猛烈燃烧,化成灰烬,哪怕是钢铁,都能被化成钢水。

    看样子,对方对自己起了必杀之心。

    对方是谁?这样狠毒?难道他知道自己要来这里不成?

    看样子,对方也在找赵宝华留下来的东西。

    自己是看了赵宝华的尸体后才来这里的,难道对方也是看了赵宝华尸体后来这里搜索的?

    知道自己看了赵宝华尸体的人,只有公安局长顾俊武、副局长姜宗军、刑侦队长鲍剑三人。

    难道是他们?

    欧阳志远想到这里,冷汗一下冒出来了。

    不会吧,这三个人中间要是有想杀死自己的人,那就麻烦了。

    欧阳志远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周强的电话。

    “欧阳主任,我在你附近……”手机里传来周强的声音。

    欧阳志远快速的道:“我刚才被阻击手袭击了,还遭到一颗白磷手雷的袭击,你查一下附近所有路口有没有可疑的人物,顺便查一下公安局长顾俊武、副局长姜宗军、刑侦队长鲍剑三人的资料,然后发给我。”

    “好的,欧阳主任,我马上调取你附近路口的监控……”周强说完,挂上了电话。

    但愿周强他们能查到一些线索。

    “呜呜呜……”欧阳志远看到消防车和警车拉着凄厉的警笛开了过来,他身形一闪,下了墙头。

    自己还是抓紧时间找地方去看赵宝华留下来的东西。

    欧阳志远找到自己的车,开了出去,他没有回阳山酒店,而是直奔开发区的办公室。

    快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朦胧之中,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大型的运输车队,每一辆斯太尔货车上,都装满了沙子。

    “嗖……”一阵风刮来,沙子扬起,夹杂着大量的泥土,灰尘弥漫。

    欧阳志远借助车灯看了一眼车上的沙子,顿时一愣。

    炮轰沙子?不是清水沙?

    这是怎么回事?

    建筑工地上使用的沙子,决不能使用炮轰沙子。

    欧阳志远的脸色一沉,整个开发区所用的建筑沙子,都必须是河里的清水沙,不能含有泥土的。

    而炮轰沙子,不是河沙,是直接在山上放炮,轰击砂石而成的土沙。

    这种炮轰沙子,含有大量的泥土,根本不能用来建设大楼,也不能打地坪。

    难道有人趁着黑夜李代桃僵运来了炮轰沙子?

    在山南省的几个开发区建设中,也有人用炮轰沙子和海沙代替炮轰沙子,都被欧阳志远严肃处理了,现在,竟然有人在这里使用炮轰沙子,贪心的人,到处都存在呀。

    还真有不怕死的。

    欧阳志远慢慢的跟在了车队后面,他要看看,这个车队是给哪个建筑工地送沙子。

    十几分钟后,这个车队停在了天恒集团的阳州大厦建筑工地前面。

    这让欧阳志远的脸色一寒。

    阳州大厦是经济开发区的地标建筑,重点工程,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错。

    现在,这个重点工程竟然在使用不合格的炮轰沙子,真是胆大妄为呀。

    “轰隆……”十几辆斯太尔开进了工地。

    欧阳志远猛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负责技术质量监督的监管员张勇。

    张勇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这个运输车队和张勇有关系?

    张勇是开发区副主任周建飞的助手,周建飞是专门负责质量技术监督的副主任。

    张勇在这里干什么?

    欧阳志远的心里一沉,难道这件事是张勇暗地里操纵的?

    这时候,欧阳志远看到天恒集团项目部经理吴兴走了过来,和张勇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

    两人一边说,一边看着车队。

    不一会,工地上的人就开始指挥车辆开始卸这些不合格的炮轰沙子。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打开车门,走向吴兴和张勇。

    “张勇,你在干什么?”欧阳志远冷冷的盯着张勇,一声大喝。

    张勇和吴兴两个人正在说话,猛然听到一声闷雷一般的暴喝,吓了两人一跳。

    两人抬头一看,就看到开发区主任欧阳志远正冷着脸盯着自己。

    “啊……”张勇做梦都想不到,开发区主任欧阳志远竟然半夜来到这里。

    他的脸色顿时吓得煞白,一声惊叫。

    “欧阳……主任……您……你怎么来了……”张勇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话,一边后退。

    “噗通……”一块砖头绊了他一下,张勇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恒集团的项目部经理吴兴也是吓得目瞪口呆。

    欧阳志远盯着张勇,冷声道:“张勇,开发区所有的建筑都不允许使用炮轰沙,你身为开发区的质量技术监督员,你竟然勾结建筑商,私下里用炮轰沙代替清水沙?你真是找死……”

    “我……我……噗嗤……”张勇吓得脸色由白转黄,心跳加速,大嘴一张,喷出一口污血,噗通一下,仰面倒地。

    不好,这家伙吓得犯病了。

    欧阳志远冲了过来,伸手抓起他的脉门,号了一下脉。

    心脏病发作。

    “嗖嗖嗖……”欧阳志远十指如风,点在张勇的心脏周围,几根银针飞了出去,扎在他的胸口。

    “噗嗤……”张勇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好看了一点,心脏跳动不那么剧烈了。

    “快叫……救护车,我心脏病……发作了……”张勇气喘吁吁的张着嘴。

    这家伙很贪婪,但是更怕死。

    欧阳志远冷哼道:“我是医生,你的心脏病没事了,你死不了……”

    “什么……我的心脏病没事了?不可能……”张勇一听欧阳志远说自己的心脏病没事了,自己的心脏病很厉害。怎么可能没事?

    张勇根本不相信欧阳志远的话,翻着一双死鱼眼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现在的心脏已经正常了,只不过你要进监狱呆着了。”

    “啊……你……”张勇的脸色再次变得蜡黄起来。

    旁边的吴兴也是吓得不轻,但他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凶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