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一条毒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坐在鲜花从中,喝着葡萄美酒,听着西北豪爽的汉子坐在酒桌边,弹着古老的琴弦,一种古朴的黄河气息随着的夜风扑面而来,让人感到十分的豪迈惬意。真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好一派西北风情!

    黄河在阳州上游拐了一个大弯,然后把称为塞上江南的阳州一分为二,而且,这一段河水十分的清澈,并不是浑浊的河水。

    人们在黄河岸边喝酒谈心,还可以把脚丫伸进河水里。

    每到晚上,很多人都到这里喝酒,畅谈人生。

    欧阳志远自己开着车,跟在几辆车的后面,上了黄河大桥。

    他的车刚上大桥,一辆高大的奔驰越野,从后面赶了上来,擦着欧阳志远车的前脸高速变道。

    这开车的素质好差,这样近距离超车太危险了!大家都车速都很快,很容易发生事故的。

    弄不好会车毁人亡!

    欧阳志远的车技极好,他微微偏一点方向,点了一下刹车,那辆奔驰越野高速地冲了过去。

    这么着急,不要命了么?要赶着去投胎,别连累别人。

    欧阳志远不禁有点光火,车子擦身而过的瞬间,他看到驾驶奔驰越野的竟然是一个漂亮的金发女人。

    这个金发美女给欧阳志远的感觉并不是赏心悦目,而是一种很血腥的恐怖阴冷。

    特别是这个女人在超过欧阳志远的刹那间,她盯了一眼欧阳志远。

    这一眼让欧阳志远感到自己如同被一条毒蛇狠狠咬了一口,全身冰冷,如同掉进了万年冰窟里一般,就连自己的灵魂都几乎被冻碎了。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很有可能是一个杀手。

    欧阳志远看到金发女人副驾驶座上的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这人更是一脸的冷酷阴戾。

    欧阳志远虽然没有看到这个男人的眼睛,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比这个女人还要浓烈。

    这两个外国人是哪里来的?难道是杀手榜上的杀手?他们这样着急赶路,难道要去杀人不成?

    欧阳志远看到公安局长顾俊武他们的车子在拐弯。

    黄河西岸到了。

    车子刚一下公路,一股股淡雅的花香从外面飘了进来,沁人心扉,让人神采奕奕。

    西面的太阳已经下山,黄昏的余晖撒了过来,给整个黄河西岸的花海渡上了一层金色,十分的漂亮。

    风景区的人认识顾俊武的车子,连忙放行。

    看样子,顾俊武他们经常光临这里。

    车子在万花丛中拐了几个弯,慢慢地停了下来,欧阳志远看到了左手边黄河舒缓的宽阔河面,还有花海中的黄河西岸酒店。

    哈哈……欢迎顾局大驾光临,我等候多时了。”顾俊武刚下了车,一位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满面春风的迎了过来,很远就很是热情的伸出了手。

    这人叫蒋安邦,是黄河西岸集团的董事长。

    顾俊武笑道:“蒋董亲自来迎接呀,哈哈,受宠若惊了。”

    欧阳志远看到蒋安邦和顾俊武两人握手问好,看样子,两人是老熟人了。

    “呵呵,将董,来,我给你介绍一位贵客,这位是咱们省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主任,欧阳主任。”

    顾俊武一边和蒋安邦握手,一边微笑着给两人介绍。

    蒋安邦赶紧看向欧阳志远,这人这样年轻,竟然已经是省新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主任,了不得呀,后生可畏!

    开发区主任的级别是正厅级,这位欧阳志远看上去还没有25岁吧?

    25岁就坐上了正厅级别位置,可以说全国找不出几个。

    原开发区主任张文山五十多岁,才坐上这个位置,看来,这位欧阳志远不简单呀,一定要巴结好。

    “呵呵,欢迎啊,欧阳主任。您的到来,让我们黄河西岸蓬荜生辉,快请……”蒋安邦热情的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

    欧阳志远也伸出手笑道:“你好,蒋董。”

    欧阳志远精通相面,蒋安邦的面相,是个豪爽正直的男人,这让欧阳志远对蒋安邦的好感大增。

    蒋安邦亲自安排,带领大家走进了黄河西岸最好的位置,八号水上仙台。

    八号房间水上仙台的位置,已经处在黄河水面上了。

    平稳流淌的黄河水,就在脚下。

    欧阳志远看到,整个水上仙台是用透明的钢化玻璃建成,上空半封闭,抬头一看,可以看到万家灯火和瞒天的繁星,而且清凉的黄河夜风可以吹进来。

    而脚下可以看到流淌的黄河之水。

    这时候,正是华灯初放的时候,站在这里,放眼望去,水天相应,灯光在河水的照耀下,变得活了起来,仿佛和河水一起流动,河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如梦如幻,仿佛身处仙境一般。

    “呵呵,蒋董,好漂亮好独特的水上仙台,真是美不胜收呀!是哪位高人设计的?天才呀!”欧阳志远很是惊奇这里的独特设计,这个设计融艺术和实用为一体,真是出美妙绝伦!此设计师绝对是个天才。

    蒋安邦笑道:“这是我妹妹蒋莹莹设计的,她确实是个天才。”

    顾俊武笑道:“欧阳主任,今天你要坐贵宾座。”

    在这些人之中,虽然顾俊武的年龄最大,但顾俊武只是阳州市的公安局长,就算兼任政法委书记,也还只是副厅级别,而欧阳志远是标准的正厅级,级别最大。

    欧阳志远的舅舅是谁,顾俊武是知道的。虽然顾俊武觉得欧阳致远年纪轻轻就当上了正厅级,在他看来不过是裙带关系,并不是什么真本事。但是人家背景就那么硬,人家的舅舅是秦明阳,是阳山省的书记,你不服气也不行。

    顾俊武不敢托大,赶紧要让欧阳志远坐贵宾座。

    但欧阳志远是什么人呀?他从小跟着父亲欧阳宁静在街头上给人相面算卦,什么人没见过?真情假意,一眼就能看出来。

    欧阳志远看出来顾俊武谦让这个贵宾坐,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客气而已。

    顾俊武眼睛里面分明隐藏着对自己的不满和不屑,顾俊武在心里是看不起自己的。

    欧阳志远并没有介怀顾俊武对自己的不敬,新开发区的位置是在阳州的地界上,以后很多地方都要用到顾俊武,搞好关系才能做好工作,何必再酒场的位置上争一个高下呢?

    欧阳志远笑道:“顾局,现在已经下班了,咱们是私人关系喝酒,朋友级别的,不讲究官衔级别。再说了,咱们几个人中,你的年龄最大,德高望重,这个座位理应你坐。”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顾俊武的内心十分的受用。

    心想,这小子还蛮有眼色的。

    副局长姜宗军笑道:“欧阳主任说的对,顾局,您还是上坐吧。”

    刑侦队长鲍剑也道:“顾局,您要不上坐,我们都要站着了。”

    众人这样劝说,顾俊武又客气了一下,笑着坐了上首的贵宾座。

    欧阳志远坐在了主陪的位置。

    大家坐好后,董事长蒋安邦亲自安排酒菜。

    不一会,十个精致的凉菜和热气腾腾的黄河四须鲤鱼就上来了。

    蒋安邦上了两瓶茅台和一箱当地出产的名贵葡萄酒—戈壁玫瑰。

    阳山省属于大西北,阳光日照时间长,紫外线强烈,干旱少雨,但又不缺乏水源,因此,十分适合酿造红酒的葡萄生长。

    阳山省出产的这种戈壁玫瑰,品质口感极好。

    蒋安邦上好酒菜后,就退了出来。

    鲍剑开始倒酒。

    纯净得如同琥珀一般的葡萄酒刚一到出来,那种沁人心扉的甘甜幽香就弥漫在整个空间。

    “好酒……”欧阳志远赞叹道。

    鲍剑笑道:“欧阳主任,这酒是不错,今天,咱们要好好地喝一杯。”

    欧阳志远主动地端起酒杯,看着顾俊武道:“顾局,先干三杯如何?”

    姜宗军笑道:“欧阳主任,咱们西北汉子是连干六杯的。”

    顾俊武笑道:“宗军说的对,咱们西北人喝酒,是先喝六个再说话。”

    欧阳志远想不到这大西北竟然是六杯酒规矩,比山南省的还要多三杯。

    想到这里笑道:“好呀,今天咱们那就多喝点。”

    众人举起了酒杯。

    顾俊武笑道:“来,为祝贺欧阳主任荣任开发区主任,为我们今天的欢聚,干杯。”

    董事长蒋安邦刚走出来,副经理快步走了过来,轻声道:“将董,天泰集团的萧董和精卫集团的夏董在6号房间。”

    蒋安邦一听萧尘风来了,他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他们来了多长时间了?”

    萧尘风和夏月瑶来这里喝酒,蒋安邦当然要去表示一下,但要等一会才能去。

    蒋安邦知道,萧尘风在追夏月瑶,自己不能去当电灯泡。

    他抽了两支烟后,走向六号房间。

    夏月瑶和萧尘风喝的是红酒。

    夏月瑶抿了一口红酒,眼睛看向灯火辉煌的河面。

    黄河的夜风吹来,夏月瑶漂亮的长发,微微飘舞起来,如梦如幻,如同仙子一般。

    萧尘风看得简直痴迷了。

    他呆呆地看着夏月瑶。

    萧尘风对夏月瑶很沉稳,很君子。

    如果换了别的女子,萧尘风早就用强了。

    但对夏月瑶,萧尘风不想用强,他想得到夏月瑶的心,他要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完完全全属于自己,所以他很有耐心,他相信没有一个女人禁得住温水煮青蛙,更何况自己是如此的优秀。他信心满满,总有一天,夏月瑶会死心塌地成为自己的女人。

    夏月瑶肯定知道自己对她的情意,但是,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夏月瑶不接受自己。不是自己自夸,凭自己的长相和实力,几乎没有女人可以抵御的。

    难道夏月瑶爱上了别的男人?夏月瑶的手机里,有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这个男人是谁?难道这个男人勾去了夏月瑶的心?

    自己花了这么多心思的女人,怎么可以被别人捷足先登?哼,敢动老子的女人,只有一个字,就是: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