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毒蛇眼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方竟然就是阳州天恒集团的董事长楚天恒。

    欧阳志远握住了楚天恒的手笑道:“你好,楚董,见到你很高兴。谢谢你对我们开发区的支持。”

    楚天恒笑道:“欧阳主任,您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今天终于见到了,以后还请多多照应呀。”

    欧阳志远笑道:“楚董客气了,相互合作。”

    “欧阳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是在等人吗?”霍雨烟笑着拉住了欧阳志远的胳膊问道。

    欧阳志远道:“是呀,我在这里等你萧眉姐姐,等她过来一起吃饭。”

    “啊……萧眉姐姐也在这里,太好了,我很想念萧眉姐姐……”霍雨烟高兴地跳了起来。

    霍岩栋笑道:“志远,萧眉也在这里?”

    欧阳志远道:“是呀,霍董,萧眉来阳山省谈业务,顺便来看我。”

    霍岩栋笑道:“正好,我们在黄河东岸大酒店定了位子,一起过去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恭敬不如从命。”

    说话间,一辆奔驰开了过来,车停稳,风姿卓越的萧眉从车上下来。

    这里距离黄河不远,风吹过来,萧眉的长发飘舞起来,金色的阳光给萧眉的全身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芒,这让挺拔修长的萧眉透出一种绝美的成熟知性气质。

    楚天恒看得一呆。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绝美的女人。

    这个萧眉的气质比精卫集团的夏月瑶还要美丽一些。

    这个叫萧眉的漂亮女人是干什么的?和欧阳志远是什么关系?

    “眉姐姐……”霍雨烟看到萧眉下车,小丫头立刻冲了过去。

    刚下车的萧眉,一眼看到跑过来的霍雨烟,立刻惊奇的笑道:“雨烟……你怎么在这里?呵呵,小丫头越来越漂亮了……”

    萧眉笑着张开了修长的双臂和霍雨烟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霍岩栋和欧阳志远看着两人欢快的抱在一起,两人都笑了起来。

    两人拥抱了好一会,才说着话,走了过来。

    “你好,萧董……”霍岩栋赶紧伸出手来。

    萧眉握了一下霍岩栋的手笑道:“你好,霍董,想不到,你和雨烟竟然在这里?”

    霍岩栋笑道:“我们在阳山省开发了一个大项目。”

    “什么项目呀?您不是专门做电子原件的吗?”萧眉问道。

    “阳山省的天然冰极其丰富,我们准备投资天然冰的研究和开发,萧董要感兴趣的话,咱们也可以合作。”霍岩栋向萧眉发出了邀请合作的意向。

    霍岩栋知道萧眉的强大背景,自己虽然资金雄厚,但有些事情不是能用钱来解决的,开发阳山省的天然冰的竞争力很大,有另外几家的企业对自己的威胁很大,有了萧眉这个强大的后盾,事情就好办的多了,萧眉的身后是萧远山和霍老。

    霍老是开国元老,和顾老是生死之交的老战友,而萧远山的仕途更是如同日月中天。

    萧眉的眼睛一亮。

    现在的企业集团,都是多元化发展,产品不能单一,产品单一的话,就会被这个社会淘汰,就像霍岩栋的富佳康电子集团一样,不仅经营电子领域,现在,他要进军新能源天然冰的开发。

    萧眉笑道:“霍董,合作的事情,咱们找机会细谈。”

    霍岩栋点头道:“好的,萧董。”

    楚天恒笑着伸出手道:“你好,我叫楚天恒。”

    霍岩栋连忙介绍道:“这是萧董,闻名整个华夏药业领域的天信药业集团董事长,这位是阳州天恒集团董事长楚天恒。”

    什么?萧眉就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这个药业集团已经是华夏五大药业集团之中排名第二的集团了,想不到,集团的董事长,竟然就是眼前这位年轻漂亮的女子,太让人震惊了。

    萧眉握了一下楚天恒的手笑道:“你好,楚董。”

    “呵呵,萧董,想不到您就是天信药业集团的董事长,而且这么年轻漂亮!”楚天恒笑着赞叹着。

    萧眉笑道:“楚董说笑了。”

    欧阳志远忙道:“霍董,我下午还要去省政府和财政厅有事,不能喝酒,简单的吃一点,晚上再聚会吧。”

    霍岩栋笑道:“好的,咱们随便吃一点。”

    霍雨烟拉着萧眉道:“走,萧姐姐,咱们去吃脆皮烤羊和酱骨头。”

    萧眉点点头道:“呵呵,好呀,姐姐陪你吃。”

    霍岩栋把黄河西岸大酒店的包厢改成了晚上,五个人去了一家非常出名的脆皮烤羊店。

    西北最好吃的就是羊肉和牛肉,这家店的名字叫西北汉子,生意极好,做的脆皮羊肉和酱香牛骨头,远近闻名。

    现在,店铺内早就人声鼎沸,座无虚席了。

    座位和包厢早就没有了,一般来吃的都要预定座位。

    欧阳志远和萧眉两人苦笑起来。

    “坏了,萧姐姐,没有座位了。”霍雨烟一看这么多人,就傻了眼。

    楚天恒是本地人,他笑着道:“我来解决。”

    说完,楚天恒打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这家店铺的老板谢兴武就小跑着过来了。

    “楚董,您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快楼上请。”谢兴武并不认识楚天恒,但刚才一个电话打进来,这让谢兴武大吃一惊。

    天恒集团的老板来吃饭?太好了,这可是大主顾呀!店老板谢兴武急忙迎了出来。

    “呵呵,给我们安排一个包间。”楚天恒点点头道。

    “好的,楚董,您们跟我来。”谢兴武连忙在前面带路。

    这家脆皮羊肉店有预留应急的包间。

    几个人上了楼。

    猛然间,正在上楼梯的欧阳志远感到了一丝浓烈的杀气传了过来。

    这杀气把欧阳志远下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这杀气好浓烈,自己刚来开发区,难道有人对自己不利?

    欧阳志远回头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人。

    一楼大厅的一个拐角处,一双毒蛇一眼的眼睛一闪,就消失不见。

    五个人来到了包间,包间的环境很不错,窗户临街。

    大家客气了一下,霍岩栋坐了贵宾座,欧阳志远和萧眉坐在一起。

    “萧董,请你点菜……”楚天恒笑着把菜单递给了萧眉。

    萧眉笑道:“就点脆皮羊肉和酱香牛骨头吧,加点小菜就行了,志远不能喝酒。”

    楚天恒转脸看着谢兴武道:“就按萧董说的办……”

    谢兴武连忙点头道:“好的,楚董。”

    不一会,一大盆肉香四溢、热气腾腾的五香酱骨头和一大盘色泽金黄的脆皮烤羊端了上来,还有十个精致的小菜。

    “楚董,请慢用……”谢兴武说完,小心的退了出去。

    “啊……好香呀……”霍雨烟的大眼睛亮了起来。

    霍岩栋笑道:“可惜,志远下午要上班,不能喝酒,要是能喝酒的话,咱们每个人一瓶,喝他个一醉方修。”

    楚天恒笑道:“是呀,要是能喝酒的话,我要和欧阳主任连干三杯。”

    欧阳志远转身从提包里拿出两瓶酒笑道:“别的酒不能喝,咱们喝这个。”

    “玉春露!”霍岩栋一声惊呼,大笑起来:“哈哈,志远,我忘记了你还有这种好酒,我很长时间没有喝玉春露了,快给我倒上一杯……解解馋……”

    霍岩栋原来喝过欧阳志远的玉春露,自从和欧阳志远分别,就没有机会喝到这种好酒了。

    “什么?玉春露?哪里的玉春露?是山南省出产的玉春露吗?那个牌子的酒是很好喝的,但酒瓶不是这样子吧?”楚天恒笑着问道。

    霍岩栋笑道:“山南省出产的玉春露,也是志远给的配方,但要和这种手工酿制的原浆玉春露相比,那就是凉水。呵呵,天恒,你今天有口福了。”

    “什么?玉春露是欧阳主任出的配方?这两瓶是手工酿造的原浆?今天我真是好运气,呵呵。”楚天恒也很喜欢喝酒。

    欧阳志远打开了瓶盖,给霍岩栋倒酒。

    “滴滴滴……”一道浓香至极的琥珀色的酒液倒进了酒杯。

    那种让人陶醉的酒香,如同春风一般,飘进了楚天恒的鼻子,刹那间,楚天恒全身三万六千个汗毛孔都舒张开了。

    我的天哪,这酒闻着就这样香,喝起来会更让人陶醉的。

    欧阳志远给楚天恒也倒了一杯。

    “欧阳哥哥,我也要……”小丫头霍雨烟笑嘻嘻的拿过一个酒杯,放在自己的面前。

    “好,玉春露不醉人,来,今天咱们都喝。”欧阳志远说完,给霍雨烟、萧眉都倒上了。

    “谢谢欧阳哥哥……”霍雨烟的大眼睛笑成了月牙,很是开心。

    “谢谢……”萧眉轻轻握了一下志远的手。

    “来,楚董,认识你很高兴,咱们干杯……”欧阳致远端起了酒杯,五个人都站了起来。

    “呵呵,能认识欧阳主任,三生有幸,来,干杯……”楚天恒笑着开始碰杯。

    “叮当……”一声轻鸣,五个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干杯……”

    楚天恒没有喝过玉春露原浆,他轻轻地抿了一口,刹那间,酒液刚一进入口腔,那种浓郁的酒香,如同吃了一颗人参果一般,让人极其舒畅。

    酒液进入喉咙,那种极致的舒畅和浓香,立刻通过神经扩散到了每一寸肌肉、骨骼和骨髓,就连灵魂都在舒服的颤抖,整个人都感觉要飞起来了。

    我的天哪,这酒会让人产生飘飘欲仙的感觉。这根本不是酒,而是玉液琼浆,不,是仙酒。

    楚天恒感到,自己这辈子白活了,号称喝遍国内外好酒,居然从来没有喝过这样的好酒。一会向欧阳主任讨要一瓶试试,买一瓶也行,多少钱都要买,送给父亲。父亲生平最喜欢的就是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