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山洪爆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65章山洪爆发

    不论谁要向自己叫板,都要付出代价。

    林立军这件事,是个契机。

    天泉市的所有一切,弄得乱七八糟,你看看这个破街道,连个县级城市都不如,脏乱差,

    既然市政府的官员无能,还不让我欧阳志远过问吗?

    我是天泉市的一把手,天泉市的一切的事物,都要听从党的安排,都要建立在为老百姓服务,为人民服务之上,任何人胆敢以身试法,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欧阳志远的话,让伊清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

    天泉市,是该动一动了,如果还是死水一潭,天泉市的局面,就永远不会改变,老百姓,永远处在贫困之中。

    警察搜查阳光大酒店的结果,不仅搜出了大量国家珍贵动物的皮毛,还搜出了十几支装备精良的猎枪,而地下室一层,竟然是个很大的赌博场地。

    警察冲进去的时候,很多人都在赌博。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必须立刻着手治理天泉市。

    天泉市不夜城夜总会。

    豪华的包间里,公子刘明和陈天利坐在那里。

    刘明坐在沙发上,吸着一颗粗大的进口雪茄,一个又一个烟圈,从他的嘴里吐出来,悬在他的头顶,久久不肯散去。

    透过刘明的金丝眼镜片,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刀锋。

    欧阳志远,哼,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也敢在自己面前嚣张,真是夜郎自大。

    就算你在山南省是条龙,但到了天泉市,你也要盘着。

    想搞垮天利集团,你还没有这个能力。

    陈天利就坐在他的对过,两眼看着墙上的一副关公图。

    看样子,欧阳志远要从天利集团下手。

    哼,你想拿天利集团开刀,你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

    “砰砰……砰……”传来了敲门声。

    陈天利一努嘴,服务员起身,打开了房门。

    满脸堆笑的梅正义走了进来。

    “刘少,您好,陈经理,您好……”梅正义连忙点头哈腰,向两人问好。

    刘明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不喜欢梅正义这种见利忘义的小人。

    自己虽然不喜欢他,但仍要使用这样的人。就像倭国人不喜欢汉奸,但仍要依靠汉奸一样。

    陈天利看了一眼梅正义道:“梅正义,你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梅正义连忙道:“陈经理,我正在加紧办,您交代下来的事,我不敢怠慢,对了,这是这个月,所有住进市委招官员的语音视频。”

    梅正义双手递过来一个u盘。

    陈天利之所以要这些视频和语音,他为的是,掌握天泉市的一切,自己能从这些语音和视频中,能分析出来很多对自己有用的情报。

    陈天利接过来u盘,扔给梅正义一个信封道:“那件事快去办,办好了,信封会加厚的。”

    梅正义双手接过信封,捏了捏,很厚,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

    “好的,陈经理,我一定办好那件事。”梅正义躬身道。

    “叮叮叮……”陈天利的电话响了。

    陈天利一看号码,冲着梅正义一摆手,梅正义连忙告辞。

    陈天利让服务员出去。

    梅正义走出了豪华的包间,回过头来,狠狠地呸了一口道:“你他妈的,真不是东西,老子给你们办事,连个座都不让,茶也不给喝一口,什么玩意,有种别让老子给你们提供消息,两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你看不起老子,老子也看不起你们。”

    梅正义骂骂咧咧地走了出去。

    陈天利按下接听键。

    “陈经理,有一件天大的好消息,对我们很有利。”电话里的声音很是兴奋。

    陈天利沉声道:“说。”

    “欧阳志远抓了市长林平山的侄子林立军,并在阳光大酒店里搜出了很多国家珍贵动物的皮毛,还有猎枪,而且,还发现了地下室的赌博场。”那人详细的把情况讲了一遍。

    陈天利一听,楞了一下,随后眼里露出一丝狂喜。

    刘明看着陈天利道:“什么事?”

    陈天利忙道:“林立军盗猎国家保护动物,被欧阳志远抓个正着,欧阳志远抓了林立军,搜查阳光大酒店,在酒店里,查出大量珍贵动物的皮毛,还有十几支猎枪,而且,还发现了地下室的赌博场地。”

    刘明一听这个消息,他的眼睛亮了起来。

    “嘿嘿,的确是个好消息,让欧阳志远和市长林平山争斗,咱们坐收渔翁之利,我们要让欧阳志远和林平山的矛盾冲突更加激烈一些,对了,把林立军干的所有见不得阳光的事,包括私建高尔夫球场、强买阳光大酒店、逼死人命的事,捅出去,材料和证据都寄给欧阳志远,嘿嘿,我看欧阳志远敢不处理吗?他不处理的话,那就没有理由抓住咱们的小辫子不放,另外,立刻通知省里的记者们,前来采访曝光。”

    刘明兴奋得眼睛发光,就连眉毛都在颤抖。

    “好,就这样干,以欧阳志远的性格,他肯定不会放过林立军,哈哈,让天泉市的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陈天利大笑着。

    林立军被抓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整个天泉市的官场。

    今天的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每个人都闻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气息。

    他们面临着的是,自己要重新选择,站在哪一个阵营?

    这个选择,是极其艰难的。

    但也有坐山观虎斗的。

    常务副市长闫守军就是坐山观虎斗的人。

    他不仅坐山观虎斗,而且做好了随时出脚的准备。

    这场猛烈的撞击,无论是谁失败,他都要狠狠地补上一脚,把对方踢到地狱里去。

    市长林平山,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好多年,已经阻碍了自己前进的步伐,林平山败了,自己就再加上一脚,让他彻底的趴下。

    如果这场争斗下来,欧阳志远败了,自己就狠狠的踢上一脚,让他滚蛋,来报自己在王福汉家喝喜酒时,受到的侮辱。

    两方战斗,总要有一个失败者,胜利肯定会属于自己的。

    市长林平山的家里。

    这是一个很简朴,甚至很简陋的三居室。

    沙发早已旧了,却很整洁干净,电视也是一个很老的牌子,擦拭的没有一丝灰尘,房间里没有空调,但南北通透,很凉爽。

    林平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三国志。

    他的眼睛并没有看书,而是看着窗外的天空。

    天幕上,一颗流星划过,狠狠地撞在了另一颗星星上,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共同毁灭。

    林平山本来紧皱的眉头,慢慢地舒展开了。

    他知道了,解决这次事件的办法了。

    这时候,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林平山的老伴连忙去开门。

    “大嫂,我来了,大哥在吗?”林平山的弟弟林平水快步走了进来。

    “在客厅看书,平水,你进来吧。”林平山的老伴低声道。

    林平水快步走进了客厅,看到了在看书的大哥。

    “大哥,你侄子被抓欧阳志远抓起来了,你快救救你侄子吧。”林平水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咕咚咕咚灌了一气,喘着气,看着自己的大哥。

    林平山抬起头来,看着弟弟林平水,沉声道:“平水,你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职责,你儿子平时做了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林平水一愣,连忙道:“大哥,你侄子被抓,你难道要不管不问?欧阳志远这是在打你的脸!”

    林平山眼角的肌肉剧烈的跳动了几下,他放下书,沉声道:“你回去吧,你儿子做的事,他自己负责,我早就警告过你,你就是不管不问,现在,出了问题,你不要怨恨别别人,那是他自作自受。”

    “你……,大哥,你变了,你变得冷酷无情了,咱们还是亲兄弟吗?你侄子被抓起来,你不管不问?”林平水咆哮着,双眼死死地盯着林平山。

    林平山盯着林平水道:“你冷静下来,我要是干预这件事,就上了别人的当了,你的儿子,出来就更难了。”

    “你……”林平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他明白大哥的意思,自己的儿子,做了别人的炮灰了。

    这件事,都怪自己管教不严呀,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夏日的天,说变就变,后半夜,本来晴朗的天,很快阴沉了起来,下起了暴雨,闪电霹雳,一直没有停,整个天泉市成了一片汪洋。

    天泉市是个盆底地带,四面环山,一条赤龙河从旁边流过。

    赤龙河水的堤坝决口,河水倒灌进了天泉市。

    欧阳志远一夜基本没睡,他处理完林立军的事,刚回到招待所,天就开始下雨,电闪雷鸣,很是怕人。

    欧阳志远立刻把电话打到了负责抗洪抢险的副市长孙正明那里,让他注意天气,防止洪水爆发。

    副市长孙正明不敢怠慢,立刻通知下面的人员,做好抗洪防洪准备。

    可是,水火无情,由于天泉市的城市太老,下水道很窄,暴雨一来,狭窄的下水道,根本不够用的,甚至直接堵死。

    让人更想不到的是,为了防止赤龙河的河水倒灌,修建不到一年的防洪大坝,直接倒塌,这让欧阳志远极其的暴怒。

    哼,谁在里面贪了钱,视人民的生命为儿戏,自己绝不能饶了他。

    欧阳志远立刻驱车赶往溃堤的地方,但是,洪水早就堵住去路。

    欧阳志远立刻下车,找到了一块门板,跳到了上面,一掌拍在后面,门板飞一般的向前射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