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拜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60章拜访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秘书徐海洋走了进来,低声道;“欧阳书记,天利投资公司的陈天利想见您。”

    欧阳志远一愣,这家伙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呀。

    陈天利为什么想见他,他心里非常清楚。

    昨晚,他拒绝了刘明的吃饭邀请,陈天利肯定是看到背后的大靠山不顶用,开始着急了,这才亲自过来拜会。

    也好,自己正好会会陈天利这个人。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请陈经理进来吧。”

    没错,陈天利真的来拜会欧阳志远了。

    但他并不是过来服软,也不是来求情,而是怀着一个很阴险的目的。

    从梁廷栋口中,陈天利对欧阳志远作了详细了解。

    他了解到,欧阳志远是一个喜欢干实事的干部,热血有冲劲,眼睛里揉不得半粒沙子,甚至可以为了百姓,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和前程。

    但是,他还是要来。

    陈天利一直信奉一个理念:没有人能经受得住名利色势的吸引。

    这一点,在过去的十多年,已经验证过无数次。

    欧阳志远也是个凡人。

    是人,他就会有缺点,就会有追求,有需要。

    名,利,色,势,总有一个是他想要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当你去找他们小和姐的时候,如果对方不肯,那么绝对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够帅,更不是因为她大姨妈来了。

    唯一的原因只可能是:你给的钱不够!

    只要你找准了对方想要的东西,开足了价码,没有办不成的事。

    陈天利跟着徐海洋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当陈天利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尽管早已经从副市长梁廷栋口中了解到欧阳志远很年轻,但这一刻,他还是不由得愣住了,眼里露出震惊的神情。

    年轻!

    年轻的不像话!

    年轻的让人难以置信!

    但是,在这看起来年轻的外表之下,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幼稚,更没有半点不成熟,反而隐隐给人一种极其锋利的感觉。

    就像是一把藏在鞘里,随时准备出鞘的刀,嗡嗡作响。

    陈天利瞬间就感觉到,自己仿佛被放在显微镜底下,自己身上的一切,包括藏在心底的心思,都毫无遮掩的摆在了对方面前。

    这种感觉,让他全身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陈天利很快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在陈天利看向欧阳志远的时候,欧阳志远同样也在打量陈天利。

    三十三岁的男人,名牌西装,白得一尘不染的衬衣,打着领带,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脚下的皮鞋也擦得黑亮黑亮,简直能当镜子用。

    这样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成功人士。

    身上透出一股子成熟、儒雅、斯文的气息,也有那么点小帅气,但躲在金丝边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却很小,隐隐闪着让人不舒服的寒芒。

    瞬间,欧阳志远就给陈天利下了定义。

    有心计,并且阴毒,冷酷。

    这种人,绝对是奸商,还是那种极品奸商,专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陈天利并不知道欧阳志远已经把他划分到了极品奸商的行列,他很远就伸出了双手,微微弓着腰,满脸堆笑走向欧阳志远:“欧阳书记,您好。早就听说咱们天泉市要来一位年轻的书记,想不到,欧阳书记这样年轻,比我想象中还要年轻。”

    欧阳志远并没有和陈天利握手,只是淡淡的冲陈天利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指了指茶几旁的沙发,说道:“陈经理也是年轻有为,请坐吧。”

    陈天利这样的人,欧阳志远不会和他握手。

    和对方握手,他嫌会脏自己的手,甚至认为那是一种耻辱。

    看到欧阳志远并没有和自己握手的意思,陈天利不由有些尴尬,甚至有些恼火,眼中更是闪过一丝狠毒之色,但立刻,他就收起了不满。

    因为陈天利心里非常清楚,眼下还不是和欧阳志远撕破脸皮时候。

    陈天利伸出的双手顺势抬高,扶了下眼镜架,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掩饰了欧阳志远不和自己握手的尴尬。

    陈天利笑道:“欧阳书记太过奖了。谢谢。”

    陈天利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秘书徐海洋给他倒了一杯茶后,退了出去。

    坐下之后,欧阳志远也懒得拐弯抹角的跟陈天利废话,看着陈天利,开门见山道:“陈经理,你有什么事吗?”

    陈天利道:“欧阳书记,您这两天有没有空?”

    欧阳志远似笑非笑道:“怎么?陈经理,又打算请我吃饭?昨晚在电话里,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才到天泉市,很多事情都等着我去熟悉和处理,很忙,没时间应酬。”

    陈天利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心里就冷笑不已。

    狗屁的没时间应酬,不就是不答应么?一个小小的市委书记,芝麻绿豆官,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装得跟国家领导人似的,一副日理万机的模样。

    当然,这话也就只能在心里说说。

    陈天利陪着笑说道:“欧阳书记,我知道您忙,可再忙,您不是也得吃饭娱乐休息么?吃顿饭,顺带把手的事,不会占用你多少时间,就当是给您接风洗尘。”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陈天利,说道:“陈经理,老实说吧,吃你这顿饭,我怕闹肚子。老百姓辛辛苦苦攒下来的血汗钱,我实在无福消受。”

    欧阳志远的语气很是坚决。

    甚至直言不讳的点出,陈天利的钱,是骗老百姓的血汗钱,不干净。

    这让陈天利的脸色很是难看。

    欧阳志远却根本不理会陈天利的难堪,继续说道:“陈经理,人可以走错路,但要知道悔改,不能一直朝错误的方向走下去。”

    陈天利低着头,没说话,心说,老子活了半辈子,还要你狗日的教导我?

    这狗日的居然用沉默对抗我。欧阳志远看陈天利低着头不说话,便提高了音量道:“老百姓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任谁被人骗了钱,都不会忍气吞声,更不会善罢甘休,拿不回钱,他们就不会放弃。”

    陈天利还是没说话,心想,老百姓算个鸟,只要你欧阳志远不要强出头,啥事没有。你知趣的就和我们走一条线,要是非要和咱们过不过,哼,没你的好果子吃。老子不是今天才开始混的。

    欧阳志远一字一顿的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是法制社会,没有人可以一手遮天,凌驾在法律之上。老百姓的怒火,就算是你背后那个人背后的那个人,也承受不起。”

    陈天利终于抬起头,看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话里的意思,他非常清楚,那是在告诉他:这件事,我欧阳志远管定了,而且要一管到底,不管牵扯到谁,都不会退缩。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了陈天利一眼,欧阳志远说道:“我这里奉劝陈经理一句,主动把钱拿出来,退还给老百姓,那样的话,或许还可以争取到宽大处理。否则,就只有等待正义的审判。”

    欧阳志远说完,根本不给陈天利再次开口的机会。伸手一指办公桌上的闹钟,道:“好了,下班的时间到了。陈经理,如果没有别的事,你可以离开了。至于吃饭,那就免开尊口。”

    真他妈嚣张呀!直接给老子下逐客令。

    陈天利恨得牙痒痒,但他不露声色,打开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本《红与黑》。

    把书放在茶几上,陈天利冲欧阳志远笑了笑,起身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欧阳书记这番话,让我茅塞顿开。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陈天利说完,就提着公文包朝门口方向走去。

    “慢着。”欧阳志远大声叫住了陈天利。

    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这真要是简简单单一本书,那才叫怪事了。

    就算用脚后跟去想,欧阳志远也知道,这本书里面肯定有古怪,无缘无故的,陈天利不可能送一本书过来。

    想收买我欧阳志远,瞎了你的狗眼!

    “陈经理,等一下。”

    欧阳志远心中冷笑不已,不假思索的开口喊住了陈天利。

    “欧阳书记!”

    陈天利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目光紧紧地盯住陈天利,伸手一指放在茶几上的《红与黑》,淡淡道:“陈经理,我书房的书架上已经有一本《红与黑》了。这一本,陈经理还是自己留着吧。”

    陈天利迟疑了下,说道:“欧阳书记,这本是英文版。”

    欧阳志远似笑非笑的说道:“英文版吗?那我就更不能收了。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个怪毛病,完全看不得英文,一看到英文,我就头昏眼花,恶心,忍不住想吐。”

    恶心,忍不住想吐?

    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听出来,欧阳志远这是在的拒绝。

    欧阳志远看到陈天利站在原地没动,眼睛微微一缩,冷冷的说道:“我听说,纪委的陆书记喜欢看英文书,陈经理,你不希望我把这本书送给陆书记吧?”

    哼,狗日的欧阳志远,算你狠!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陈天利两眼露出阴冷的寒芒,他没有再说什么,拿起那本《红与黑》头也不回地走了。

    欧阳志远简单收拾了一下,回了招待所。

    刚走到小院落门口,白晓若和韩嫣儿两个小姑娘就迎了出来,弯着腰,恭恭敬敬地和他打招呼:“欧阳书记好!”

    但不知怎么的,欧阳志远却总感觉到两个小姑娘的神情有些不太自然,特别是韩嫣儿,看起来古古怪怪的,他忍不住的问道:“小韩,你有事,还是生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