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停职检查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0章停职检查

    一个县,或一个市,一把手都是书记。

    县委书记董尚义,从来没和蔡世忠争这些小事,就算在开会的新闻报道上,董尚义的名字,有的时候,仍排在蔡世忠的后面。

    苗永河的秘书王城一看那个在包子铺吃包子的年轻人,就是市委书记欧阳志远,顿时把他吓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啊,他……是市委书记。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蔡世忠的手道:“蔡县长,你来得好快,我派来的人怎么样了?”

    蔡世忠连忙道:“欧阳书记,您给我打完电话,我立刻命令苗永河放人了。”

    县委书记董尚义也伸出手道:“欧阳书记,辛苦了。”

    欧阳志远握住了董尚义的手道:“董书记,据说,咱们葫芦套镇的镇政府大楼建得相当气派呀!”

    欧阳志远的话,让整个现场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苗永河的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

    董尚义忙道:“欧阳书记,按照葫芦套镇的经济条件,这座大楼建设的规模肯定不合适,我已经查明,这座大楼的建设,手续不齐全。”

    欧阳志远沉声道:“建设手续不齐全?县里哪个部门负责监督审批镇政府建设的?主管领导是谁?”

    欧阳志远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眼光扫向县长蔡世忠。

    蔡世忠看了一眼副县长史玉伟。

    主管城乡建设的副县长史玉伟脸色一红,他连忙走出来,低声道:“欧阳……书记,是……我负责的。”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葫芦套镇政府大楼手续不全,违规超标,你们的监督职责哪去了?”

    史玉伟连忙道:“欧阳书记,葫芦套镇政府建设大楼,有些手续没有申报给我们。”

    欧阳志远冷笑着大声道:“没有申报给你们,你们就不过问了吗?就不监督了吗?非要报到你的办公桌上,你才要过问吗?你的监督力在哪里?是不是所有建设项目不申报给你们,你们就都不用过问?你们每天在办公室都在干什么?你们呆在政府机关,是当成了疗养院还是福利所?”

    欧阳志远的话,如同重锤,狠狠地打在了所有人的胸口。

    史玉伟脸上的冷汗,流了下来,他不敢擦掉。

    欧阳志远提高了声音道:“以后,不论哪个部门,再以下面不申报,你们不过问不知道为理由,一律严肃处理,停职检查。”

    欧阳志远的话,让所有的人都一惊。

    史玉伟连忙道:“欧阳书记,我错了。”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史玉伟流着冷汗忙道:“我犯了官僚主义,以为下面的建设项目,只要不申报,自己就不要过问,不监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

    欧阳志远打断了史玉伟的话,严肃的道:“我宣布,暂停史玉伟副县长的职务,回去后,写一份检查,你要在县政府会议上,亲自念,好好地检查。”

    史玉伟一听暂停自己副县长的职务,他的脸都绿了,他连忙道:“是,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没有权力撤掉他的职务,但停职检查,还是可以的。

    县长蔡世忠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

    他知道,苗永河向他的堂哥苗德水求援失败了。欧阳志远这下,要大开杀戒了。

    欧阳志远看了大家一眼,大声道:“谁主管永安县的教育?”

    主管教育的副县长马振师连忙走出来,低声道:“欧阳书记,我主管永安县的教育。”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既然主管永安乡的教育,葫芦套镇小学修建资金二百万元,哪里去了?你知道吗?”

    马振师的脸色一白,他低声道:“二百万已经拨到葫芦套镇财政所了。”

    马振师知道,自己被苗永河害死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葫芦套镇长苗永河出来问话。”

    苗永河早就吓得脸色煞白,全身打哆嗦。

    他一个趔趄,跌跌撞撞走了出来道:“欧阳……书记……我……。”

    欧阳志远看着苗永河道:“说,你们建设镇政府大楼的钱,是哪里来的?”

    苗永河的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他结结巴巴的道:“是……是……”

    欧阳志远冷声道:“葫芦套财政所长,站出来。”

    葫芦套财政所长吕方连忙走出来道:“欧阳书记,我在。”

    “你说,你们修建镇政府大楼的钱,从哪里来的?”欧阳志远厉声道。

    卢方连忙道:“欧阳书记,一部分钱,是各村庄和商户的集资,另一部分,镇里动用了县里拨下来修建小学校的专用款。”

    欧阳志远冷笑道:“专款专用,修建小学校的钱,为什么要用在建设镇政府大楼上?”

    卢方低下了头,低声道:“苗镇长签字,说是建设小学校要用二百万那笔款,我没有怀疑,就批出去了,欧阳市长,我错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盯着苗永河道:“苗永河,是这样吗?”

    苗永河低着头道:“是……是……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县纪委的同志到了吗?”

    永安县纪委书记田勇连忙走了出来道:“欧阳书记,我到了。”

    欧阳志远道:“带走苗永河,严查葫芦套镇政府大楼这件事,不论涉及到谁,一律严查到底。”

    田勇忙道:“是,欧阳书记。”

    纪委的几位同志走了过来,架起了早就瘫软在地上的苗永河,走了出去。

    “主管教育的副县长马振师监管不力,致使用来建设葫芦套镇小学二百万元的资金被挪用,马振师的责任不能推卸,暂停马振师的职务,写检查,在县政府工作会议上,做检查。”欧阳志远的目光,再次掠过蔡世忠。

    两名副县长被停职检查,蔡世忠治好站了出来,低声道:“欧阳书记,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现在检讨。”

    欧阳志远对蔡世忠极其不满,在木鱼石古村,欧阳志远就对他的工作不满意。

    欧阳志远沉声道:“蔡县长,你是一县之长,你是要好好地检讨一下,连同木鱼村的事,你写一个检查给我。”

    蔡世忠低声道:“是,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指着葫芦套政府办公大楼,大声道:“阳山省是咱们国家很贫穷的一个省,天泉市,又是阳山省最贫穷的地级市,而永安县,更是天泉市最贫穷的县,葫芦套镇,更是永安县最贫困的乡镇,但是,大家看一下,建好的镇政府,它的豪华程度,绝对能超过县政府,一个这样贫穷的地方,老百姓吃不上饭,孩子们上不起学,镇领导却在这样豪华的办公楼里办公,你们的屁股,能坐的住吗?你们的良心何在?你们举起手宣誓的时候,誓言,哪里去了?你们有何脸面,面对葫芦套镇的老百姓?”

    欧阳志远的话,就像一个个有力的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葫芦套镇官员的脸上。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

    王倩看着欧阳志远在处理着一个个官员,她的眼里,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欧阳志远停顿了一下道:“现在,大家去实地参观一下葫芦套小学,我和大家一起去。”

    冯斌、季广杰和叶晴晴看着欧阳志远,这是他们见到过处理问题最果断利索的官员。

    三个人连忙过来和欧阳志远打招呼。

    “欧阳书记,您好。”冯斌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看这三人过来了,他连忙和他们握手道:“你们辛苦了,伤势怎么样?”

    叶晴晴忙道:“欧阳书记,我们一看到你这样果断利索地处理那些不称职的官员,我们的伤,早就好了。”

    叶晴晴的话,虽然没有人敢笑出来。让现场的气氛,松弛了不少。

    当人们来到葫芦套小学的时候,除了葫芦套镇政府的人员不惊异学校的破烂,县里所有的官员都惊呆了。

    几只恶狗受到了惊吓,狂吠着跑了出来,跨过倒塌的围墙,消失在野地里。

    倒塌的围墙、倒了一扇门板的校门、破烂的牌子、屋顶露亮的教室,这一切,让所有的官员,都感到心酸。

    欧阳志远指着墙上不全的标语,大声道:“蔡县长,你念一念这句话。”

    蔡世忠早就看到了那句残缺不全的标语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

    现在,欧阳志远让自己念出来这句标语,他的脸色更加难看。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柴世忠的话,让很多官员,低下了头。

    欧阳志远冷笑道:“大家对这句话,有什么感想?”

    欧阳志远的目光掠过所有人的眼睛,没有一个人的眼睛敢和欧阳志远对视。

    “走,去里面看看教室。”欧阳志远带着人,走进了校园。

    看校园的老人,连忙打开教室的门。

    一股霉味扑面而来。

    房间内很暗,所有的窗户,都用石块堵死了,用土坯造的课桌,由于房顶漏雨,倒塌了很多,水泥板泡在了水里。房顶的几个窟窿,透进来一些微弱的亮光,破旧的黑板,早就掉了颜色,变成了土褐色,还纵横交错地裂着可怕的缝隙。

    欧阳志远道:“我们的孩子,我们未来的希望,就在这种环境下上课,你们坐在宽敞凉爽的办公室里喝大茶,看报纸,能心安吗?”

    看到这里,所有的官员都不再说话。

    整座学校11间教室,看完后,欧阳志远看着蔡世忠道:“蔡县长,你有何感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