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挨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7章挨打

    葫芦套小学就在镇政府旁边,距离有三百米。

    虽然葫芦套镇是永安县最贫穷的小镇,但镇政府的大院修建得很是气派,和不远处破败寒酸的小学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镇政府的青石围墙很高,大门很是气派,是一个仿古的楼阁,这个仿古的大门,雕龙刻凤,花了十几万元。

    院内更是小桥流水,亭台楼阁。

    办公室是一座新建好的四层楼房,同样是仿古建筑,楼阁台榭、玉砌雕阑、十分的漂亮。

    而旁边的小学校,本来低矮的围墙,早就坍塌,站在远处,一眼就能看到,十几间破旧低矮的土坯房,在风中摇晃。

    倒塌半截的围墙上,断断续续的写着: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学校的两扇大门,倒了一扇,只留下另一扇,无力的靠在墙上。

    当三个人的车子开到镇政府前的一个高坡上,看到了这个鲜明的对比,这让三个人很是震惊。

    破旧低矮的小学校,干净漂亮的镇政府四层小楼。

    季广杰看了一眼冯斌道:“先去小学校?”

    叶晴晴拿出相机,找了一个角度,巧的很,镜头里,把漂亮的镇政府和残破的小学校拉在了一起。

    “咔嚓……咔嚓……”

    叶晴晴不断地拍着。

    冯斌是组长,年龄三十出头,比较成熟稳重,他摇摇头道:“还是去拍小学校吧,别的不要过问。”

    叶晴晴咬着嘴唇,愤愤的道:“永安县最贫穷的葫芦套镇,镇政府不穷呀,建的亭台楼阁,很漂亮呀,这座小楼要花费几百万吧?,你们看旁边的小学校。”

    季广杰看着叶晴晴道:“叶晴晴,多拍几张,发媒体上。”

    冯斌瞪了一眼季广杰道:“你们来天泉市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反腐吧?”

    叶晴晴愤愤的道:“我们不反腐,但看到这种情况,很是气愤。”

    季广杰大声道:“我敢说,葫芦套镇长绝对是个不合格的镇长。”

    冯斌沉声道:“季广杰,不要多管闲事,走吧,欧阳书记还等着要资料,咱们尽快拍完。”

    叶晴晴坐上车,看着冯斌道:“这不是管闲事,看到这样的事,谁都不会舒服。”

    冯斌沉声道:“你不舒服,又能怎样?咱们的目的,就是拍好纪录片,让扶贫项目落到天泉市,让孩子们用上电学习,不用再提着煤油灯上学,不再住这种破土屋,叶晴晴,你明白吗?”

    叶晴晴点点头道:“我明白,冯斌同志。”

    叶晴晴明白,冯斌的话,很有道理,她不再说什么。

    三人开车来到葫芦套小学的门前,三人被这个小学校破烂的成度惊呆了。

    倒塌的围墙,掉了一扇木门的大门,低矮的土坯房屋,很多地方已经漏雨。

    葫芦套镇小学的牌子,从中间裂开了一条木缝,在风中摇摇晃晃,拍打着土墙。

    冯斌看到墙上斑驳不全的标语: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他感到,嘴里很是苦涩。

    由于围墙的倒塌,这个标语变成了:……穷教育……苦……孩子。

    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呀。

    “汪汪……”三人刚走进院子里,几条饿得皮包骨头的野狗,瞪着大眼,呲着牙,从一间教室里冲了出来。

    吓得叶晴晴一声惊叫,躲到了冯斌的身后。

    “你们是谁?干什么的?”一位满脸皱纹,穿着一身粗布衣裳,敞着怀的老人,赶着三只羊,走了进来,看着冯斌他们。

    “大爷,我们是市里的领导派下来拍摄葫芦套小学的真实情况的,我姓冯。”冯斌连忙拿出自己的工作证。

    老人一听是市里派下来的人,脸上顿时露出恭敬的神情,他摆摆手道:“我不识字,冯同志,你们拍吧。”

    季广杰开始拍摄起来。

    “老人家,您贵姓?”冯斌掏出一盒烟,递给老人一支。

    老人笑眯眯地双手接过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笑道:“好香。”

    冯斌用火机给老人点烟,老人很慌乱的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老人吸了一口烟,两腮凹了下去,然后又鼓了出来,两道蓝烟从鼻孔里徐徐喷出来。

    “我姓胡,学校放假了,我在这里看护学校。”老人说着,把三只羊撵进了一间房子里,关好残破的门。

    冯斌看着残破的学校道:“老人家,这个学校有多少学生?到现在,还没有通电吗?”

    老人伸出满是老茧的手道:“这个学校,有二百多个学生,前几年还有电,去年山洪暴发,把变电所和线路,都冲垮了,镇里没钱建新的变电所,停电一年多了。”

    “孩子上学怎么办?”冯斌问道。

    “孩子们都有煤油灯。”老人刚说完话,几个赤着脚丫的小孩子,怯生生的靠着墙,站在那扇大门前,望着这里。

    看着赤着脚丫的孩子,冯斌忙道:“孩子们,快进来。你们是这里的学生吗?”

    一个大眼睛的男孩子不是太怕生人,他低声道:“我是这里三年级的学生。”

    冯斌抚摸着男孩子的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伸手摸了一下冯斌胸前的照相机,笑嘻嘻的道:“小名狗娃子,大名张来福。”

    冯斌忙道:“张来福,你带着我们看看你们的教室行吗?”

    张来福指着老人道:“胡爷爷有钥匙。”

    老人一听要看教室,连忙从腰里掏出一串钥匙,去开教室的门。

    低矮潮湿的教室被打开,扑面而来的是股股噎人的霉味。

    这些教室竟然都没有窗户。

    “老人家,教室怎么会没有窗户?”冯斌疑惑地看着老人家。

    “以前有窗户,后来坏了,没钱修,为了防止刮风下雨,教室进水,都用土坯堵上了。”老人指了指堵上的窗户。

    教室里很暗,竟然有积水,用土坯支起来的底座上,放着水泥台子,当做课桌,没有凳子,孩子们上学,要从家里带凳子。

    老师的讲台,也是用土坯砌起来的讲台,黑板都掉了颜色。

    一丝光亮透了进来。

    冯斌抬头一看,房顶上,有一个窟窿。

    这间教室,已经漏天了。

    他们看了十几间教室,冯斌的心很沉重。

    就连平时叽叽喳喳的叶晴晴也变得沉默起来。

    这就是孩子们上学的地方?

    季广杰默默地拍摄着这里的一切,心理压抑的就像要爆炸一般。

    叶晴晴连忙从车里取出一些零食和准备好的几双鞋子,跑了过来道:“来,孩子们,阿姨这里有鞋子和吃的。”

    几个孩子好奇的接过包装花花绿绿的零食,看个不停。

    天黑了,两辆轿车开了过来,慢慢地停下。

    镇长苗永河去吃喜酒,在酒桌上,和镇书记梁福义闹了点矛盾,他有点喝多了。车子刚开到这里,他感到了尿意很急,他让司机停下。

    司机连忙停下车,秘书王城连忙给苗永河打开车门,扶着他下来。

    苗永河晕晕乎乎地走下车,来到小学门前,对着那个还在晃动的学校牌子,放出了水。

    冯斌和季广杰刚拍摄完走出教室。

    叶晴晴正弯下腰,给孩子们试穿鞋子,一股异味传了过来。

    叶晴晴抬头一看,她看到了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正对着学校的牌子撒尿,模样十分的恶心。

    “呸……流氓……。”叶晴晴脸色一红,连忙转过脸去。

    正在生闷气的镇长苗永河,猛然听到有人骂自己流氓,他的怒火顿时爆发起来,这人裤子都没有提上来,醉眼朦胧地咆哮道:“谁敢骂老子?活得不耐烦了?”

    他的火气镇书记梁福义那里不好发出来,现在,有倒霉蛋撞上来,当然要发泄出来。

    叶晴晴年轻,火气比较大,小丫头是个火爆性子,她一听这个恶心的男人自己称老子,叶晴晴不愿意了。

    “是我骂的你,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向学校的牌子上撒尿,不是流氓是什么?”叶晴晴瞪着眼,盯着这个男人。

    秘书王城连忙弯腰给苗永河提上裤子,系好腰带。

    “你他妈的敢骂我?王城,给我打。”苗永河的文化并不是很高,这个人平时就比较粗野,要不是市里有人,他根本坐不上镇长这个位置。

    秘书王城刚给苗永河系好裤子,他一听镇长下命令打人,这人毫不犹豫地冲过来,大声骂道:“你找死,竟然敢骂我们镇长。”

    王城一巴掌就打在了叶晴晴的脸上。

    冯斌和季广杰一看叶晴晴挨打了,季广杰一声怒吼,冲了过来,一拳就打在了王成的下巴上。

    季广杰当过兵,他的身手很好,再加上他暗暗地喜欢叶晴晴。

    现在,一看自己喜欢的人被打了,他立刻对王城痛下重手。

    后面的那辆车上,都是苗永河的手下亲信,他们一看有人竟然敢殴打镇长秘书,辱骂镇长。

    他们知道,立功表现的时候到了。

    这几个人都喝了酒,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冯斌一看不好,他立刻大声道:“我们是来拍纪录片的,是记者……”

    “嘭……”没等冯斌说完,他就被打倒在地。

    混乱中,叶晴晴立刻拨打王诗茹的电话,竟然打不通。

    叶晴晴快速的把短信发到了王诗茹的手机上。

    一番混战,冯斌和季广杰被打倒在地。

    苗永河大声喊着:“把他们关起来。”

    七八个人立刻把冯斌、季广杰、叶晴晴关到了镇政府的一楼,抢去了他们的摄影器材。

    镇长苗永河回到镇政府,睡觉去了。

    他刚睡一会,就被县长蔡世忠的电话惊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