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人渣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9章人渣

    省长罗宝列要去开会,欧阳志远和罗宝列的谈话,没有任何的效果。

    欧阳志远没想到,是副省长王福齐负责这个项目具体的工作。

    自己昨天刚刚得罪了副省长王福齐,去找他要这个项目,自己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但是,这个项目,对天泉市很重要,自己还是要想办法,向副省长王福齐要这个项目的。

    欧阳志远走向副省长王福齐的办公室。

    王福齐正在办公室,秘书贺胜走进来,躬身道:“王省长,天泉市市委书记,欧阳书记来向您汇报工作。”

    正在忙着的王福齐停了一下,欧阳志远来向自己汇报工作?

    王福齐把身子向后仰了一下,吸了一口烟,慢慢的吐了出去,微微地闭上眼。

    昨天,欧阳志远砸了自己侄子的婚礼,一点面子都没有给,让自己下不了台,今天就来汇报工作,是想要能源部的那个扶贫项目吧,哼,我就知道你要来。

    王福齐看了一眼秘书贺胜道:“让他进来。”

    不一会,欧阳志远跟着贺胜走了进来。

    “王省长,您好。”欧阳志远一看到王福齐坐在那里,他连忙伸出手,去和王福齐握手。

    王福齐看着欧阳志远,他笑着站了起来,握了一下欧阳志远的手,微笑道:“欧阳书记,坐吧。”王福齐一脸的微笑,并没有和自己记仇,这让欧阳志远很意外。

    欧阳志远忙道:“谢谢王省长。”

    王福齐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书记,你找我,有什么事?”

    王福齐竟然主动的问起欧阳志远了。

    欧阳志远忙道:“王省长,我是来争取能源部的那个伏光扶贫项目的,如果那个项目能落在咱们省,我天泉市委市政府和全体天泉市老百姓都将感激不尽,这个项目对我们天泉市太重要了,希望王省长您能支持我们。”

    欧阳志远想起来了,自己在恒水县和王福齐告辞的时候,王福齐就知道自己要来申请这个扶贫项目的。当时,他并没有说,他负责这个项目。

    王福齐是故意不说的。

    王福齐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笑道;“欧阳书记,我出生在天泉市的恒水县,建设家乡,我当然要支持了,你把你们天泉市申请这个项目的申请书、和天泉市申请这个项目的调查报告资料,都给我。”

    王福齐这样一说,欧阳志远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申请书和调查报告。

    自己来得太急,失误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省长,我这次来的急,申请书和调查报告我让他们随后送来吧。”

    王福齐点点头道:“好吧,欧阳书记,你尽快准备好这些手续,再来找我。”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王省长。”

    欧阳志远很是苦闷的离开了王福齐的办公室。

    自己这次这趟算白来了,自己竟然忘记了这些手续。

    王福齐看着欧阳志远满脸郁闷的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还是年轻呀,来申请项目,竟然忘记带着手续,嘿嘿,你就算是带来手续,这个项目,也不会落在天泉市的,欧阳志远,我要让你白忙乎。

    得罪别人之前,你要想一下后果。

    欧阳志远坐进了越野车,心里很不舒服。天泉市之所以落后贫穷,都是这些不作为、不思进取的官员造成的。

    这一个优惠的扶贫项目,天泉市政府,竟然不来争取,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拨通了市长林平山的电话。

    市长林平山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道:“欧阳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道:“林市长,有一件事,麻烦您亲自去办。”

    林平山忙道:“欧阳书记,什么事?您说吧。”

    欧阳志远道:“是咱们市申请能源部那个扶贫伏光项目的申请书和调查报告,以及所有的手续,你要尽快的办齐,送到王福省长那里。”

    林平山道:“好的,欧阳书记,我亲自去办。”

    欧阳志远说完,挂上了电话。

    市长林平山坐在那里,他的脸上虽然很平静,但心里已经露出一丝不快。

    欧阳志远的口气,让市长林平山很不高兴,在过去,就是原来的市委书记杨尚国,也没有用这种命令的口气,和自己说话过。

    欧阳志远这种口气,简直就是命令,还带着明显的不满。

    虽然你是市委书记,但也不能超越自己的工作范围,扶贫项目的事,是市政府的工作范围,你的手,伸得太长了吧。

    林平山虽然不满,但市委书记毕竟是一把手,自己也不能得罪欧阳志远。

    林平山想到这里,对秘书邱永志道:“去把副市长梁廷栋叫来。”

    秘书邱永志忙道:“好的,林市长。”

    不一会,副市长梁廷栋走了进来。

    “林市长,我来了。”梁廷栋恭敬的轻声道。

    林平山瞪了一眼梁廷栋道:“梁副市长,那个能源部的伏光扶贫项目,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去争取?”

    梁廷栋一听林市长问这件事,他连忙道:“林市长,这件事,我正准备去的,手续我都准备好了。”

    “哼,你正准备去的?等到你去,项目早就让别人抢走了,你听好了,立刻带着所有的手续,去阳州,欧阳书记在阳州正在跑这个项目。”林平山把怒火,都撒在了梁廷栋的身上。

    梁廷栋吓得一哆嗦,他连忙道:“好的,林市长,我这就去阳州。”

    “去吧!”林平山一挥手。

    梁廷栋连忙走出市长办公室,来到了外面,才敢擦掉脸上的冷汗。

    林市长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今天这是怎么了?

    梁廷栋不敢耽搁,立刻带着手续,和有关人员,直奔阳州。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车,回到了早晨吃包子的地方,那个可怜的小女孩,还在那里乞讨。

    现在正是正午,炽热的太阳照在马路上,让整个马路变得滚烫。

    小女孩子一脸的汗水,小脸透红,全身散发出一股异味。

    看样子,后面指使的人,是故意让小孩子在烈日下乞讨的,来获得更多人的同情和可怜。

    果然,很多经过这里的人,看到小女孩子的凄惨模样,纷纷向小女孩子的茶缸里放钱。

    欧阳志远看到,那个暴戾的男人正和另一个猥琐的男人说话,然后,那个暴戾的男人,走向一辆皮卡,发动了车子,和猥琐男人一起上了车,向前开去。

    欧阳志远开着越野,跟在了后面。

    皮卡饶了很大一圈,开向一条偏僻的胡同。

    暴戾男人和猥琐的男人停下车,走进了那个胡同。

    难道这里,是这些人的落脚点?

    欧阳志远在等待。

    两个男人很戒备地四处看了一会,快速闪进了最里面的一个院子。

    欧阳志远在那辆皮卡上按了一个跟踪器后,跟着走进了那个胡同。

    暴戾男人叫蒋彪,是这个乞讨团伙的头目,而这个猥琐的男人,叫贾武,是个负责绑架盗窃婴幼儿的凶手。

    贾武今天手里有货,并把货带了过来。

    两人走进了这个发臭的院子,院子里荒草丛生,很是凌乱,污水横流。

    走进屋子,有两个长相凶恶的男人看守着一个麻袋,那个麻袋里有东西在挣扎。

    贾武一指墙角的麻袋道:“打开麻袋,让蒋老板看看货。”

    两个凶恶的男人,打开了麻袋,一个眉清目秀、五六岁的小女孩露了出来。

    小女孩子吓得脸色煞白,嘴被胶带封住,叫不出声来。

    “蒋老板,货物如何?”贾武得意看着蒋彪。

    这个小孩子,是贾武从很远的地方偷来的。

    蒋彪一看到这个小女孩子,他的眼睛一亮,眼睛里露出疯狂的变态目光。

    贾武看到了将标的目光,他心里暗暗地得意,

    蒋彪收回目光道:“老价钱,一万。”

    贾武一听蒋彪给一万,他冷笑道:“我和你是老主顾,别人出三万,我没有卖,一口价,三万。”

    蒋彪冷笑道:“折中,两万。”

    贾武犹豫了一下,咬咬牙道:“两万五。”

    蒋彪冷声道:“成交。”

    说完话,蒋彪扔出几捆钞票,贾武点了一下笑道:“蒋老板,祝你玩得痛快。”

    蒋彪冷哼一声道:“小心祸从口出。”

    贾武的脸色一变,他连忙住口。

    蒋彪的凶残,在圈子里是很有名的,没有人敢招惹他。

    蒋彪不顾那个小女孩子的挣扎,重新把小女孩子装进了麻袋。

    天色还早,蒋彪不敢在大白天把麻袋扛出去,贾武拿出几瓶酒和几样小菜道:“蒋老板,喝一杯吧,等天黑再走。”

    蒋彪点点头,几个人喝起酒来。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看到了一切。

    他的脸上,露出了浓烈的杀意。这些人渣败类,真该死呀。

    如果自己制定法律,所有拐卖人口、绑架偷盗婴幼儿的,只要抓住,全部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这些可恶的人渣,让无数的家庭,支离破碎,让多少父母,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

    天黑以后,几个人渣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蒋彪喝得脸色紫红,但没有罪。

    他扛起那个装着女孩子的麻袋,如同幽灵一般,闪出了这个院子。

    欧阳志远等到蒋彪走出院子,他冷哼一声,一脚踹开了房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