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道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7章道歉

    彭涛在省委保卫处长苗庆明的调解下,终于狼狈的从唐军的手中跑了出来。

    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今天,丢脸丢到家了。

    唐正清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省委的退休干部,他的小儿子唐军,更是不好惹。

    唐军刚才拎着彭涛的脖子,差点把他勒死。

    彭涛恼怒得差点晕过去。

    这一切,都是一个人造成的,就是那个年轻人。

    彭涛把今天的不顺和怒气,都算在欧阳志远的头上。

    透过窗户,他看到了那个年轻人在悠闲地打电话,这让他怒火冲天。

    彭涛走过来,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强压怒火,沉声道:“年轻人,今天的这件事,都是你引起的,你要对这件事负责。”

    欧阳志远刚给二舅秦明阳说了一句话,就看彭涛走过来,对自己冷冷地说,要让自己对这件事负责,他挂了电话冷笑道:“这件事与我何干?是你的司机打的老人,是你没有管束好自己的司机,负责任的应该是你。”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反击了过去。

    彭涛冷笑道:“如果你的车,没有刮到我的车,我的司机也不会发火去打你,你如果不躲开,我的司机能打倒那个老人?”

    彭涛这家伙说的还是人话吗?真是个无赖的家伙。

    彭涛的话,让欧阳志远很是恼怒和鄙视,他冷笑道:“你这人真是弱智加无赖,实际上,是你的司机刮了我的车,我并没有责怪他,他反而怪我,对我又骂又打,我根本没有理会他,他打我,我不还手,难道我还不能躲开吗?他打倒了那位老人,他和你都逃脱不了责任,不要往别人身上推。”

    保卫处处长苗庆明看着欧阳志远,冷声道:“我是省委保卫处长苗庆明,你是谁?叫什么名字?那位老人是因为你们打架而受了伤,这个责任,你是逃脱不了的,你跟我先去一趟保卫处,交上老人的医药费再说。”

    欧阳志远一听苗庆明的话,就知道,他在袒护彭涛,自己又没有打架,根本没有理会梁斌的挑衅,自己何来的责任?干嘛让自己去交医药费?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盯着苗庆明道:“苗处长,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打架,这件事和我无关,是他的司机打我,我躲闪了后,他的司机打倒了老人,你可以调出省委大门前的监控视频看看。”

    欧阳志远再次解释着。

    苗庆明冷笑道:“我不管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也没有时间去看监控,我就知道,你和那人打架,打倒了老人,现在,你必须拿钱给老人看病,否则,我马上以扰乱政府办公秩序的理由,把你抓起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盯着苗庆明道:“苗庆明,你听好了,我没有时间和你废话,你要是再袒护他们,我要到秦书记面前去和你理论去。”

    欧阳志远差点让苗庆明气死。

    苗庆明一听这个年轻人竟然直接喊自己的名字,还说自己袒护彭涛他们,这让他的脸色一沉,心里很是恼怒。

    所有来省委请求接见的人,没有人敢直呼自己的名字,这个年轻人,竟然敢直接叫自己的名字,真是岂有此理,胆大妄为。

    苗庆明冷哼一声道:“年轻人,我苗庆明在这里工作十几年了,还没有人敢直接叫我的名字,你竟然敢直呼我的名字,你难道不知道尊重人吗?我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你想见秦书记,就你这样的人,也能配见到秦书记?我告诉你,没有我的允许,你根本见不到秦书记,来呀,把他弄到保卫处,好好地招待他。”

    苗庆明一摆手,几个保卫处的人就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苗庆明,我请求秦书记接见我,是按照程序来的,你没有任何权利阻止我去见秦书记?如果你要阻止我去见秦书记,你是要担当责任的。”

    彭涛冷笑道:“年轻人,就凭你也想见秦书记?做梦吧。”

    苗庆明冷笑一声道:“带走。”

    “苗庆明,你想带走谁?”一名三十出头、一双眼睛里透出睿智的男人,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苗庆明一看这人,连忙满脸堆笑道:“孔秘书,您要出去?这人扰乱省委办公秩序,我正要带走他。”

    孔凡学并没有理会苗庆明,而是连忙走向欧阳志远,伸手双手道:“欧阳书记,您好,您来了。”

    孔凡学是省书记秦明阳的秘书,刚才欧阳志远给二舅打电话,刚说了一句话,又挂上了。

    省书记秦明阳的工作十分繁忙,他又接见完一位客人后,一看志远还没有上来,就让秘书孔凡学下去看看,志远怎么还没有上来。

    欧阳志远昨天在恒水县的事,早有人向他汇报了,秦明月很赞成志远的行动,坚决杜绝借着红白喜事大摆酒席,大肆敛财的丑事。

    孔凡学刚走过来,就看到,苗庆明竟然让人带走欧阳志远,这让孔凡学的脸色一沉。

    欧阳志远就要担任天泉市的市委书记了,而且是秦书记的亲外甥,你苗庆明凭什么要抓走欧阳志远?你这人吃错药了?

    欧阳志远看着孔凡学忙道:“您是……?”

    “欧阳书记,我是秦书记的秘书,秦书记让我下来,接您上去。”孔凡学双手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

    “什么……?这人是……欧阳书记?欧阳书记是……”苗庆明一看孔凡学不理会自己,反而满脸堆笑的去和这个叫欧阳书记的人握手,而且,这人是秦书记亲自让他的秘书来接的人,这让苗庆明有种不好的感觉。

    苗庆明真的不知道,欧阳志远是谁。

    彭涛刚才不知道欧阳志远是谁,他一看秦书记的秘书孔凡学这样恭敬欧阳志远,这把他吓了一跳。

    当他听到孔凡学称呼这个年轻人为欧阳书记的时候,他的脸色一变,眼睛中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

    欧阳书记!整个阳山省,只有天泉市新任的市委书记叫欧阳志远,难道他就是新任的天泉市市委书记欧阳志远?

    彭涛看着欧阳志远,他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欧阳志远可是秦书记的亲外甥,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招惹到了这个人,自己这样做,肯定会得罪欧阳志远的。

    彭涛的心里,顿时非常的懊恼。

    自己虽然是省长罗宝列的人,但是,自己并不想得罪秦书记。

    刚才,自己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就是欧阳志远。

    前一天,当他知道,自己和欧阳志远通过平衡调换,自己才有机会当上五丰市市长的时候,他立刻详细的调查了欧阳志远,他知道了,欧阳志远是秦书记的外甥,他也清楚了,欧阳志远在山南省的政绩。

    彭涛知道,欧阳志远绝对不是一般的人,他不想和这样的人做对手。

    自己的目的,就是在仕途中,上升上升,再上升,等到自己上升到足够的高度,哼,自己过去所有的对手,都将奴颜婢膝的仰望自己。

    孔凡学看着苗庆明,冷声道:“欧阳书记就是天泉市新任市委书记,苗庆明,你竟然要把欧阳书记抓起来,你的保卫处长,怎么干的?|”

    “天泉……市……市委书记……。”苗庆明结结巴巴的的,说不出话来,他彻底的傻了眼。

    他听说了,天泉市调来了一位新的市委书记,但自己不认识,这个年轻人就是呀。

    欧阳志远笑道:“孔秘书,您好。”

    孔凡学笑道:“走吧,欧阳书记。”

    彭涛连忙走过来,伸出了双手道:“欧阳书记,对不起,刚才得罪了,我不知道您是欧阳书记。”

    彭涛主动向欧阳志远道歉,他并不是怕欧阳志远,他不想给自己增加个强大的对手,他知道自己的理想是什么?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丢个面子,向别人歉算,这都不算什么。

    男人,就要能伸能屈。

    欧阳志远看着彭涛,伸出手和彭涛握了一下道:“彭市长,管好你的司机,这样的司机,会害了你的。”

    欧阳志远一下就称呼自己为彭市长,这让彭亮瞬间就知道了,人家欧阳志远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对方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彭亮忙道:“是的,欧阳书记,我以后会注意的,管好我的司机。”

    欧阳志远和孔凡学走向秦书记的办公室。

    彭亮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的阴沉。

    来到了秦书记的楼层,透过接待室的窗户,欧阳志远看到,很多人排队在等候秦书记接见。

    今天是省书记的接待日,所以人很多。

    两人从孔凡学的办公室走进了秦明阳的办公室。

    “二舅,我来了。”两人敲门后,走了进来。

    孔凡学倒好水后,关好门,退了出去。

    秦明阳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叫我秦书记。”

    欧阳志远笑道:“秦书记,这里又没有外人,叫什么不一样?”

    秦明阳笑了,他看着自己这个外甥道:“你去了天泉市的三个县,感觉怎么样?”

    欧阳志远摇摇头,看着二舅道:“三个县,全都是麻木不仁的官员,台山县如同一潭死水一般,一个水库决提了,县委县政府竟然都不知道,您说,要这样的县委县政府干什么用?永安县更是一片混乱,一个具有极高旅游价值的县,被他们差点彻底毁坏了,还有恒水县,一个副县长,竟然借着儿子结婚,大办婚宴,一天就受了礼金一百多万,就连副省长王福齐都带人参加了,您说,这样的一个市,能不贫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