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不得不低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1章不得不低头

    王福汉在恒水县虽然是副县长,但他仗着自己的大哥王福齐是副省长,他在恒水县很是嚣张,就连县长王宏和县委书记程宝伟都要让他三分。

    就是市里的干部,和他说话,也是和颜悦色的。

    坐在旁边的常务副市长闫守军,一听伊青和陆正国带人来,在查公车,他皱了一下眉头。

    这两人今天吃错药了?明明知道自己来王福汉这里喝喜酒,他们竟然带人来查公车公款,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虽然纪委书记陆正国脾气火爆,遇事不讲情面,但并不莽撞,市政法委书记伊青更是个老奸巨猾的人物,如果没有人在背面指使,他两人肯定不敢来这里惹事。

    是谁在背后指使他们呢?

    市长林平山?不可能,林平山是个呆板拘谨、行事谨慎的人,他更知道副省长王福齐肯定要来,他绝对不可能让陆正国和伊青来查车。

    这个背后之人是谁?

    副省长王福齐看了一眼弟弟王福汉,粗粗的眉毛一跳,沉声道:“这就是你不听我的吩咐招来的后果,我让你不要办这么大的排场,不要收礼,不要举办酒席,你不听。现在,人家来查你,我看你怎么办。”

    王福齐说完,他的眼睛瞟了一眼常务副市长闫守军。

    闫守军感觉到了王福齐的目光,他知道,王福齐是让自己出去摆平这件事,他连忙道:“王省长,我去看看吧。”

    闫守军不能不出头,自己的前程,全指望副省长王福齐的提携。

    他要问问陆正国和伊青,这还是怎么回事?这两人今天难道吃错药了?居然不给自己面子。

    王福齐看着闫守军走了出去,他的脸色一冷,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弟弟道:“陆正国和伊青都知道我在这里,他们仍要来查,这说明了什么?”

    王福汉连忙道:“大哥,他们这是在故意打你的脸,明摆着和你过不去。不要饶了他们,想个办法,把他们干下来,让他们滚蛋。”

    副县长王福汉在恒水县本来就是个小科员,能力有限,下面的人为了拍王福齐的马屁,经过几年的努力,慢慢的把这家伙提到了副县长的位置,这就助长了王福汉目空一切的嚣张气焰。

    王福齐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政府是咱家开的?想拿下谁就拿下谁?今天这件事,肯定有原因,看看闫守军处理的怎么样?你呀,以后做什么事,一定要低调,不要让人抓住什么。”

    王福汉连忙道:“我知道了,大哥。”

    常务副市长闫守军从客厅里走了出来,天泉市的官员站在那里,很多人的内心,松了一口气。

    嘿嘿,天塌下来,有闫守军顶着。

    如果要处理谁,就要先处理常务副市长。

    陆正国敢处理闫守军吗?

    这下有热闹看了,市纪委书记陆正国、市政法委书记伊青对决常务副市长闫守军。

    很多人,都开始暗暗的幸灾乐祸起来,他们知道,好戏开始了。

    闫守军看到了阴沉着脸,带着十几名纪委工作人员的纪委书记陆正国,他正堵着门,翻看着手里的账本。

    那个年轻人是谁?

    闫守军看到了一名陌生的年轻人站在陆正国的前面,那人透射出的凌厉的目光,让闫守军有种心悸的感觉。

    但他现在,顾不得多想,副省长王福齐让自己出来摆平这件事,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陆书记,闫副市长出来了。”一名官员连忙提醒陆正国。

    陆正国抬起头,看到了一脸怒气的闫守军走了过来。

    “陆书记,你带人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王省长就在客厅里喝茶?你是要搅局吗?”闫守军的口气极其严厉,他上来就搬出副省长王福齐来压陆正国。

    陆正国抬起脸来,盯着常务副市长闫守军,不慌不忙地拿出一份红头文件,沉声道:“闫副市长,请你说话注意点你的语气,我是在工作,天泉市委市政府早就下了这份文件,严禁官员红白喜事送礼,大摆筵席,更严禁使用公车参加婚礼。检查天泉市的官员是否有违规现象,这是我的职责所在。闫副市长,你难道要干预我执行公务?还有,王副省长在里面喝茶,难道我就不要工作了?对了,闫副市长,今天并不是周末,你来参加婚宴,你请假了吗?你是坐公车来的吧?我看到了你的专车,就停在外面,看来,你是带头违背了市委市政府的规定,这件事,你要解释清楚。”陆正国拿出文件,用文件回答了闫守军的话,并且直接指出,你闫守军违背了市委市政府的规定,我陆正国有权查你。

    闫守军被陆正国的话,差点噎死,这让他恼羞成怒。

    “陆正国,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今天的婚礼,可是王省长的侄子结婚,省里的很多领导都在,你好好考虑一下后果,得罪了省里的领导,以后天泉市的工作,怎么开展?天泉市的工作受到影响,你陆正国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闫守军继续威胁陆正国。

    欧阳志远看着常务副市长闫守军,冷声道:“闫副市长,我们调查天泉市的官员是否有违规行为,怎么会得罪省里的领导?省里的领导,肯定会支持我们的,你不要挑拨离间,搬弄是非,你今天也是坐着公车来参加婚礼的吧?对了,你的礼金很丰厚嘛,竟然上了两万元的礼金,这件事,你要在下周市委委员会议上解释清楚。”

    欧阳志远的话,让闫守军一愣,这人竟然让自己在下周市委委员会议上解释清楚这件事,真是岂有此理。

    闫守军不屑地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鄙视着道:“年轻人,你是谁?我和陆书记说话,你有资格插话吗?滚一边去。”

    闫守军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欧阳志远身上。

    欧阳志远脸色一冷,沉声道:“我是欧阳志远,新上任的天泉市市委书记,我难道没有资格和你说话?”

    欧阳志远说着话,狠狠的瞪了一眼闫守军。

    欧阳志远的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所有天泉市官员的耳边爆炸。

    很多官员的脸上,都露出了后悔的表情。

    要是知道欧阳志远来这里,自己绝对不敢来参加这个婚礼。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新调来的市委书记欧阳志远?

    坏了,今天来参加这个婚礼,麻烦大了。

    欧阳志远还没有正式上任吧?不上任,就提前来工作,这人有毛病吧?

    很多官员的脸上,露出不同的表情,惊讶中带着惊惧。

    “什么?你……你是欧阳书记?”闫守军的脑袋翁的一声,一片空白。

    闫守军已经知道,新来的市委书记叫欧阳志远,是从山南省调过来的,他在刚接到这个消息后,就查了欧阳志远的简历。

    看着欧阳志远的简历,让闫守军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升迁的速度简直就是坐火箭,不到二十五岁,就做到了厅级。

    人比人,气死人,自己快五十了,才做到小小的副市长,副厅级。

    闫守军很是妒忌欧阳志远的升迁速度,他没有看到,人家欧阳志远的政绩。

    欧阳志远这样年轻,他凭什么做到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

    本来,老市委书记杨尚国病故,很有可能的是,市长林平山升任市委书记,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荣升市长。但是,事与愿违,上面竟然从外省调来新的市委书记,这让闫守军对新来的市委书记,很是愤恨。

    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和新市委书记见面的场合,竟然在这里,而且发生了语言冲突,自己还让他滚一边去。

    欧阳志远盯着闫守军道:“闫副市长,我现在命令你退出这场婚宴,等候处理。”

    欧阳志远的话,让闫守军的脸色极其难看,这让他进退两难。

    “怎么?你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如果你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这就打电话,现场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讨论你的错误。”欧阳志远看道闫守军,神情变得更加严厉和冷峻。

    闫守军一听欧阳志远要在现场召开市委常委会议,来讨论自己的错误,这让他的脸色变得煞白。

    要是现场召开市委常委会议,绝对没有人支持自己,说不定,欧阳志远趁机停了自己的职。

    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走为上策,欧阳志远搅了王福齐侄子的婚礼,王福齐自然会打击欧阳志远的。

    想到这里,闫守军不得不低下了头,低声道:“对不起,欧阳书记,我错了。”

    欧阳志远冷声道:“回去写个检查,写出自己的错误,要深刻些,交给我。”

    欧阳志远的话,让闫守军的脸色发白,他在心里恨死了欧阳志远。

    但他仍旧低声道:“是,欧阳书记。”

    常务副市长闫守军低着头,走出了副县长王福汉的大院子里。

    剩下的那些天泉市的官员,看到常务副市长闫守军狼狈的走了出去,顿时吓得不敢说话,整个现场鸦雀无声。

    欧阳志远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扫过那些人道:“所有天泉市的官员,立刻到这里签名,然后退出宴席,否则,一律停职检查。”

    这些官员在欧阳志远冷峻的犀利目光下,走了过来,在自己礼单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位省里的官员匆匆跑进了客厅,低声道:“王省长,带着陆正国和伊青来搅局的是新上任的天泉市市委书记欧阳志远,闫守军和天泉市的所有官员,都退场了。”

    “什么?天泉市新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来了?”王福齐不由得冷哼一声,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