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严惩罪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7章严惩罪犯

    那些被打的老百姓一听说,新上任的市委书记欧阳书记来了,立刻都跑了过来,扑通……扑通的跪倒了一大片。

    “欧阳书记,你老人家可要替我们做主呀,我的房子被这些畜生给拆了,我的老伴被他们差点打死,求求您,欧阳青天大老爷……”

    “欧阳书记,他们这是私拆民宅,侵犯人民的财产,践踏国家的法律,请您严惩这些不顾老百姓死活的无赖。”一位头上缠着纱布、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大声控诉着。

    “欧阳书记,这些人,雇佣了小痞子,又打人,又拆房子,您说,我们去哪里住呀?木鱼村可是我们祖祖辈辈居住的地方呀,我们不想离开呀。”

    “欧阳书记,领头打人拆房子的,就是县长蔡世忠的儿子蔡骏,他们拆我们的房子,挖断我们的公路,是没有任何手续的,他们是非法的。”

    “还有镇长的儿子于成龙这个畜生……”

    整个现场,一片悲伤……,人们流着泪,大声控诉着。

    县长蔡世忠的冷汗,湿透了后背的衣服。

    欧阳志远连忙搀扶起一位脸上还有血迹的老人,大声道:“老人家,你们都起来,既然我欧阳志远来担任你们的市委书记,你们的事,我管定了,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谢欧阳书记……谢谢了……”

    “感谢欧阳书记……。”

    市长林平山也连忙跑过来,搀扶起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

    欧阳志远盯着冷汗狂流的蔡世忠,沉声道:“蔡世忠,我问你一句,天鸿集团开发木鱼山,有正当的手续吗?拆迁木鱼村,有合法的手续吗?”

    欧阳志远的话,如同利剑一般,刺进蔡世忠的心里。

    蔡世忠结结巴巴的道:“欧阳市长……我……我不知道,他们可能有手续吧。”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不知道?可能有手续?你让他们拿出来看看,是谁审批的手续?谁签的字?”

    欧阳志远这样一问,永安县的很多个跟来的干部,吓得脸色苍白起来。

    县长蔡世忠的儿子要开发木鱼山,谁敢不给开绿灯?

    就算是不合法,自己也得签字呀。

    整个现场,死一般的寂静,只听到,很多人急促而压抑的喘息声。

    没有人回答欧阳志远的问题。

    欧阳志远的眼睛盯住了主管城建的副县长苏成斌,冷声道:“苏成斌,你主管永安县的城建规划开发,这个问题,你应该最清楚,你回答一下。”

    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苏成斌,他们知道,蔡世忠这个亲信,终于要完蛋了。

    “我……我……不清楚。”苏成斌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刚才的强悍嚣张早跑没影了,就像一个被戳破的气球,扁塌塌萎缩成了一团。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身为主管领导,竟然不知道?你这是失职,我宣布,从现在起,苏成斌停职检查,等市纪委介入调查后再定夺。”

    欧阳志远开始了现场处理。

    虽然他没有权力撤掉苏成斌的副县长,但让他停职检查,这个权利是有的。

    苏成斌一听,欧阳志远让他停职检查,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双腿打颤。

    市纪委书记陆正国也来到了现场,他连忙道:“好的,欧阳书记。”

    陆正国一挥手,两名纪委的干部,一人抓住苏成斌的一条胳膊,带了下去。

    欧阳志远盯着县长蔡世忠道:“蔡世忠,天鸿集团的董事长,是你儿子蔡骏吧?”

    欧阳志远这句话,让蔡世忠的脸色变得蜡黄起来。

    难道,欧阳志远要追究自己的责任?

    蔡世忠的眼睛,连忙看向市长林平山。

    市长林平山的脸色,波澜不惊,他的眼睛在看被盗挖成千仓百孔的木鱼山。

    林平山的表情,让县长蔡世忠的心沉到了海底,难道,林平山要放弃自己?

    自己可是林平山一手提拔起来的。

    蔡世忠低声道:“是……的,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冷笑道:“蔡骏的胆子也太大了吧?市重点文物的木鱼村,他也敢拆?是谁指使的?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蔡世忠低声道:“对不起,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道:“市文物局的同志到了吗?”

    市文物局长冯正文连忙走出来道:“欧阳书记,我到了。”

    欧阳志远道:“你们知道蔡骏强拆木鱼古村的事情吗?”

    冯正文连忙道:“欧阳书记,是他们私自偷拆的。”

    欧阳志远大声道:“市公安局的同志到了吗?”

    市公安局长,兼政法委书记伊清连忙走过来道:“欧阳书记,我们到了。”

    “私自破坏市重点文物,还有指使殴打老百姓,私拆百姓房屋、盗挖国家资源,这些行为,怎么办?”欧阳志远大声问道。

    冯正文忙道:“欧阳书记,我们已经控制住了蔡骏和于成龙,您看。”

    几名警察已经把蔡骏和于成龙戴上了手铐,押了过来。

    蔡骏的眼里,闪过一丝怨毒的眼神。

    欧阳志远看了所有官员一眼,眼光最后落在蔡世忠的脸上,沉声道:“以后,不论是谁,胆敢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我绝不轻饶。”

    县长蔡世忠眼角的肌肉,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他知道,自己的前途完了。

    冯正文一摆手,警察把蔡骏和于成龙押走了。

    欧阳志远的眼睛看向副局长左溢。

    左溢吓得一哆嗦。

    “冯书记,左溢的事,你处理一下。”欧阳志远看着政法委书记冯正文。

    冯正文道:“押走,我亲自调查这件事。”

    几名警察押走了左溢。

    “欧阳书记,青天大老爷呀!”

    “谢谢您,欧阳书记。”

    近千名的老百姓亲眼看到了,欧阳志远抓走了罪魁祸首,给他们出了这口冤气,这让老百姓很是感动。

    欧阳志远看了大家一眼道:“今天,我要让大家记住,民生第一,老百姓的利益为重,谁动了老百姓的利益,我就动谁。”

    欧阳志远说完,严厉的眼光,扫过所有人的面孔。

    “现在,我宣布,废除天鸿集团开采木鱼山的决定,严禁任何人拆迁木鱼古村,严禁任何人私自开采木鱼石,恢复木鱼山和附近山峰的生态环境,强制取缔公路两边木鱼石的交易,恢复木鱼古村的原始风貌,追究所有参与开采木鱼山领导的责任,赔偿百姓的损失,大力发展木鱼古村的旅游业。”欧阳志远的声音,铿将有力,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刹那间,现场地老百姓,一片欢呼。

    欧阳志远一挥手道:“把挖断的路修好。”

    不一会,两台挖掘机,发出轰鸣,开始工作起来。

    欧阳志远道:“大家去参观一下木鱼古村吧。”

    市长林平山道:“我来这么多年了,还真没看过这个小村。”

    欧阳志远道:“这个小村,可是大大的有名,是保存比较完善的明清建筑民居群,非常有历史价值。以后要专门开辟旅游专线,一定可以引来旅游热潮。”

    萧眉走了过来。

    林平山连忙伸出手道:“萧董事长,欢迎您来到天泉市做客。”

    林平山在昨天后半夜,就查了萧眉的资料,他知道,萧眉是天信药业的董事长,霍老的孙女,萧远山的养女。

    这些关系,都让林平山很是震惊。

    萧眉握了一下林平山的手,微笑道:“林市长,以后,志远就和您在一起工作了,他还年轻,您要多教他一些工作方法。”

    林平山微笑道:“萧董,教欧阳书记,我可不敢当,我们在以后的工作中,相互学习吧。”

    萧眉笑道:“林市长,您客气了。”

    欧阳志远道:“林市长,您看,多好的明清建筑,这要是拆了,这个损失多大呀。”

    市长林平山这是第一次来木鱼古村,他被这些精湛的建筑艺术惊呆了。

    整个木鱼古村,青砖青瓦,鳞次栉比,加上精美的砖雕艺术,行云流水间,古朴典雅的美感扑面而来。

    古朴的青石街道,紫红的门板,神骏的石兽,小桥流水,令人神往。

    这样的古村,竟然要拆掉,这不是犯罪吗?

    蔡世忠呀,你辜负了我对你的希望,对你的栽培,是你自己的私心,断送了你的前程,你不能怨我不庇护你。

    “林市长,你看,拆掉的那片区域。”欧阳志远指着另一片已经拆倒的建筑,脸上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

    太可惜了,这是犯罪呀。

    林平山看着那一片被拆得七零八落满目疮痍的建筑群,他的脸色也是很难看。

    众人刚转过一条街道,就看到,两个人搀着一位穿着很讲究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这人瘸着一条腿,脸色蜡黄,直流冷汗。

    看这样子,是崴了脚,非常的痛苦。

    欧阳志远连忙走前去道:“同志,是不是崴了脚了?”

    那人一头冷汗,点头道:“前一段是石板路,不小心,崴了脚。”

    欧阳志远道:“我是医生,我给你看看吧。”

    “您是医生?太好了,麻烦您给我看看,感谢你。”那人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很是感激。

    “那有石凳,你坐下吧。”欧阳志远指着一个很光滑的石凳笑道。

    “好的。”两个人搀扶着那个男人,坐在了那个石凳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