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私人保镖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十五章私人保镖

    “什么?他们要拆了木鱼村?木鱼村可是市级重点保护文物单位,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拆了就没有了。”萧眉一听,也是很吃惊。

    萧眉刚说完,就看到,几辆警车和几辆轿车,风驰电掣地开了过去,吓得那些卖石头的人,连忙关门。

    欧阳志远看着开过去的警车和轿车,他冷笑道:“可能出事了,走,咱们去看看。”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这么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竟然弄得乌烟瘴气,永安县应该彻底的整治一下。”

    欧阳志远道:“是啊,先去看看再说。”

    萧眉道:“天泉市市长林平山也不过问?天泉市在他手里,就是再过十年,也不会脱贫,你看看,守着凤凰蛋不去孵化凤凰,反而要敲碎凤凰蛋卖,整个天泉市的领导,脑子就是浆糊。”

    欧阳志远皱着眉道:“是该好好地整治一下,今天就拿永安县开刀。”

    欧阳志远拿起电话,拨通了二舅秦明阳的电话。

    秦明阳一看是志远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阳山省书记秦明阳已经让人,办好了欧阳志远的手续。

    当山南书记陈浩然接到秦明阳的电话,听到,秦明阳想把欧阳志远调到阳山省天泉市的意向后,他沉默了一会。

    自己真的不舍得放欧阳志远到阳山省。

    可以这样说,山南省几个比较落后的地级市,都是欧阳志远救活的。

    欧阳志远是个人才,虽然太犀利,但他取得的成绩,是巨大的,更是成功的。

    几个地方的毒瘤,确实需要欧阳志远这把犀利的战刀,去彻底迅速的砍掉。

    如果派一个处事圆滑的干部到傅山县、运河县、湖西市、前进市,这几个地方,肯定仍旧如同一潭死水,老百姓仍然会处在贫困之中。

    官场中,就需要欧阳志远这种大刀阔斧的官员,去肃清那些角落里的毒瘤。

    自己本来已经给志远安排好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山南省新经济技术开发工业园办公室主任,级别正厅级。

    现在,秦书记想把志远调到阳山省,自己只能放行。

    秦明阳已经得到消息,欧阳志远已经来到天泉市的台山县,这让秦明阳笑了起来。

    他就知道,自己把欧阳志远调过来,是正确的。

    小家伙的干劲极足,欧阳志远去了天泉市,不久的将来,天泉市绝对能摆脱贫困的帽子。

    “二舅,我已经到了永安县。”欧阳志远连忙汇报自己的行程。

    “志远呀,你对永安县的感觉怎么样?”秦明阳问道。

    欧阳志远道:“脏乱差……胆大妄为、肆无忌惮。”欧阳志远很是气愤的把自己看到的,汇报了一遍。

    秦明阳听了欧阳志远的汇报,也是很生气,他沉声道:“志远,你放心的干吧,我支持你,有什么不好办的事情,你直接给我打电话。”

    欧阳志远道:“好的,二舅。”

    车子开在尘土飞扬的公路上,面对千疮百孔的山体,欧阳志远的心,更加沉重了。

    “志远,木鱼古村,就在前面。”萧眉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山村。

    欧阳志远看到,这个小山村前,围了很多人,而且传来了机器轰鸣的声音。

    那些人在干吗?

    几辆外地的轿车开了过来,看样子是外地人,来旅游的。

    欧阳志远减慢速度,打开车窗,大声问道:“同志,前面这么多人,在干什么?”

    一辆车的速度慢下来,司机大声道:“真是可惜了,永安县的人挖断了前面的公路,而且正在带领大批的社会上的闲散人员,要强拆木鱼古村,这么好的一处古村,就要完蛋了,真是可惜了,我们再也不来了。”

    那人说完,车子加速,开了过去。

    “什么?他们竟然敢挖断公路,强拆市重点文物?这是作死呀。”

    欧阳志远的脸色铁青,他一加油门,车子飞快的向前冲去。

    一台挖掘机发出震耳的轰鸣,通往木鱼古村的公路,果然已经被挖断了。

    整个现场,一片狼藉,哭喊一片。

    身上布满刺青的社会闲散人员,手持棍棒,围住了愤怒的老百姓。

    七八名闲散人员,正在殴打几名冲过来的农民

    几名官员和十几名警察,冷漠地站在那里,熟视无睹。

    欧阳志远停下车,一声暴喝:“住手!”

    这声如同炸雷一般的怒喝,让整个现场静了下来。

    蔡骏正在指挥挖掘机,不断地把公路中间的壕沟加宽,以便更好的阻止来旅游的车辆进入木鱼村。

    自己的天鸿集团早就和县里签订了开发木鱼上木鱼石的合同,但由于木鱼村的村民阻碍,木鱼石的开采进度,极其的缓慢,这让蔡骏很是恼火。

    这些贱民真是让人讨厌,不给他们点厉害尝一尝,他们就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

    正当蔡骏要动手的时候,梁玉贵请来的专家到了。

    经过专家勘探,整个木鱼村下面的岩层,全是优质的木鱼石,这让蔡骏、梁玉贵、于成龙狂喜万分。

    他们立刻以种种借口,逼迫木鱼村的村民搬迁。

    但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村民,哪里肯搬迁?

    蔡骏恼羞成怒,立刻雇佣社会闲散人员,进行强拆断路,狂殴阻挡强拆的村民。

    村民立刻报警。

    但报了警,根本没有什么用,赶过来的警察竟然装作看不见那些闲散人员殴打村民。

    他们知道,蔡骏的父亲是谁。

    蔡骏立刻下令驱赶前来旅游的外地人,指挥挖掘机,挖断通往木鱼村的公路。

    公路刚挖断,就看到,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那个在明水大酒店殴打过自己的家伙走下车来,让自己住手。

    蔡骏一看欧阳志远下了车,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狞笑。

    你他妈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老子正要找你,你倒是送上门来了。

    “嘿嘿,又是你,你他妈的找死呀,你殴打我的帐,还没有算,你竟然敢来管闲事,来呀,给我狠狠的打,打死这个王八蛋。”蔡骏嚎叫着,指着欧阳志远。

    十几个闲散人员一听蔡骏喊打人,他们立刻挥着木棒,嗷嗷叫着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不想打架,他一看旁边,站着一个警官,他连忙走到他身边道:“警察同志,请你制止他们。”

    这个警官叫左溢,是永安县公安局的副局长。

    蔡骏的事,他知道得一清二楚,他带人来的目的,不是来过问老百姓的安危的,而是来保护蔡骏。

    左溢是县长蔡世忠的人,他怕这些村民打了蔡骏。

    左溢一看这个陌生人让自己制止那些闲散人员,他冷笑道:“谁让你多管闲事的?没事快滚,不要在这里招惹是非,否则,被打死了,也是白死。”

    左溢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车,知道他是外地人,根本懒得理会欧阳志远的生死。

    欧阳志远一听这家伙说这样的话,他的脸色一冷道:“我现在命令你,去制止这些人的暴行。”

    左溢一听这人竟然命令自己,他冷笑道:“你有什么权力来命令我?你脑子进水了?你要在这里找事,我立刻把你抓起来。”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警官不理会自己的求救,反而威吓自己,他冷笑道:“你是谁,在公安局担任什么职务?”

    左溢还没有回答,几个小痞子就冲了过来。

    “你他妈的找死,老子弄死你。”一个小痞子抡起手里的木棍,恶狠狠地砸向欧阳志远的头部。

    欧阳志远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这家伙一声惨叫,就飞了出去。

    “打死他!”另外的几名家伙,一看欧阳志远竟然敢还手,打倒了一个兄弟,他们嗷嗷叫着轮着棍棒打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根本不把这些小痞子放在眼里。

    “砰砰砰……”一阵爆响,欧阳志远转眼间,就把他们全部踢飞。

    蔡骏一看这个小白脸,竟然转眼打倒了自己十几名手下,他一声嚎叫:“饭桶。”

    这家伙,劈手从旁边的手下夺过一根钢管,扑向欧阳志远。

    蔡骏的性格很狂暴,这家伙一棍就劈向欧阳志远的脑袋。

    欧阳志远的速度更快,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脸上。

    “啪!”这一巴掌,打的蔡骏一声惨叫,转了一个圈,栽倒在地上。

    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个人竟然敢打蔡骏?这不是找死吗?整个永安县,没有人敢动蔡骏一根汗毛的。

    左溢一看蔡骏被这个外地人一巴掌打倒在地,他顿时急了眼。

    县长蔡世忠知道,自己的儿子脾气不好,经常得罪人,他害怕有人报复自己的儿子,就让左溢暗中保护。

    左溢是蔡世忠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当然要听蔡世忠的。左溢这个副局长,就成了蔡骏的私人保镖。

    现在,蔡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打了,要是县长蔡世忠知道了,肯定要痛骂自己。

    左溢立刻大声喝道:“你……你竟然随便打人,来呀,把他抓起来。”

    两个警察一听副局长这样喊,他们立刻拿着手铐,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冷笑着盯着左溢,冷声道:“你就是这样当警察的?他们过来打我,你不管不问。我正当防卫,你却要抓我,你难道是县长私人家的保镖?”

    左溢狞笑道:“废话少说,到了公安局,我再收拾你。”

    “左溢,你在磨蹭什么?为什么那些破房子还没有被拆掉?”两辆轿车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个大腹便便、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