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胆大妄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4章胆大妄为

    吃过饭,休歇了一会,萧眉和欧阳志远商量好,要去明水镇的木鱼村看看,明天再去天水一线大峡谷。

    夏晴在酒店休息。

    木鱼村是一座很有名的明清建筑的古村,坐落在木鱼山下,萧眉早就听说过这个文化底蕴很深的古村,今天终于有机会亲临了。

    木鱼村距离明水镇50公里,一直沿着明水河开车,一个多小时就到。

    车子开到一半的路程,道路竟然变得难走起来,而且灰尘四起,路两旁,有很多卖石头的摊位。

    木鱼村后面的木鱼山上,盛产一种名贵的石头,那就是木鱼石。

    木鱼石是一种纹理细腻、具有保健功能的宝石。

    木鱼石,实际上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空心的石头,学名“太一余粮”、“禹余粮”、“石中黄子”,俗称“还魂石”、“凤凰蛋”,象征着吉祥如意、佛力无边,可护佑众生、辟邪消灾。木鱼石外壳质地坚硬、细腻,通常呈豆状,也有钟乳状、块状等。

    木鱼石的形状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空腔内有的呈卵形核状,有的呈粉沙状,有的为液体,用手摇动,可发出动听的声响。有诗赞曰:“曾见山有洞,罕闻石中空,虽非珠玉类,可在一绝中”。古代的文人墨客利用其中空为盂为砚,所盛水墨经久不变色味。

    这种石头,专门用来雕刻各种酒具、茶具和具有保健功能的按摩器,是和蓝田美玉夜光杯齐名的名贵石头。

    这些用木鱼石雕刻的酒具和茶具,极其精美,一直销往国内外的很多大城市的市场,保健价值极高。

    民间流传着许多美丽的传说。有的说是女娲当年补天路过木鱼山,被这里的青山秀水、绮丽景色所陶醉,翩然起舞,将五色彩石散落在这里的山坡、溪畔和田野里,化成了这光彩夺目的宝石。有的说是远古一只凤凰神鸟的彩蛋液渗入木鱼山,附近的地下变成了木鱼石。

    还有一种说法,说木鱼山这地方起初不叫木鱼山,是叫别的什么名字。这里附近住着一个年轻樵夫,名叫李木鱼。李木鱼自小喜欢下棋,且棋艺高超。有一天他上山砍柴,见两位白发老者正在山顶的一块大石头上对弈。李木鱼就挑着担子来到一旁观战。两位老者见这位年轻人看得如此聚精会神,似乎颇通棋艺,就邀他对弈。李木鱼也不推迟,就坐下来与两位老者交上了手。虽然两位老者棋艺老道,不想却被这位年轻人连赢了几局。一位老者手捻长髯笑道:“真想不到凡间竟有这等好手,老夫佩服,佩服!”两位老者见李木鱼衣裳朴素,砍柴为生,颇为清贫,心存怜惜,就将所用棋子送给李木鱼,吩咐他今后不必再上山砍柴了,自有好日子过。说完只觉一阵清风拂面,已不见两位老者的踪影。

    李木鱼带着两位老者送的棋子挑起担子回家。走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手中的棋子散落了一地,说来奇怪,只见这些个棋子一个个立即都变成了五颜六色的石头,大石头又生出小石头,捡也捡不完。李木鱼一回到家里就将这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妻子。于是他们夫妻每天都上山捡石头,挖石头。他们将捡到的石头拿到集市上去卖,不想被人一下子买光,得了不少钱,这样他们夫妇的日子就慢慢好起来了。此事一传十,十传百,没多久,附近的人都知道了,大家都上山去找石头,以后人们就将这座山叫木鱼山,把棋子变成的宝石叫木鱼石。

    据《本草纲目》记载,木鱼石系珍稀中药材,其性甘平无毒,有定六腑、镇五脏之功效,久服有强力、耐寒、耐暑、不饥、轻身、延年不老之神奇疗效。故而,木鱼石有“得者有缘,无福妄得”之说,得者往往不传其产地,更使该石身价百倍。

    木鱼石经实验室鉴定,木鱼石含有偏硅酸、锶、钼、锂、锌、硒等十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有很强的保健和美容作用。

    用木鱼石浸泡的水,在五分钟后,就可以达到优质矿泉水的标准,甘甜爽口,由于木鱼石有奇特的功效,被称为“中华第一神石”。

    长期使用木鱼石杯饮水可减缓衰老,延年益寿。长期使用木鱼石茶具饮茶,具有调节人体的新陈代谢,软化血管防止动脉硬化之功能。

    木鱼石质地非常坚硬、细腻,经过精心雕磨,可制成砚、盂、木鱼、塑像、茶具、酒具、动物等各种造型的精美工艺品,其独具匠心的设计、古朴大方的质地、巧夺天工的工艺,可誉为传世珍宝,尤其是那些惟妙惟肖的天然造型的木鱼石原石,更是珍品中的珍品,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

    看着道路尘土飞扬,欧阳志远皱起了眉头,不由得冷哼一声道:“永安县在搞什么?这么好的旅游资源,弄得乌烟瘴气,还有谁再来木鱼石村旅游?”

    “志远,你看山上!”萧眉指着道路两边的山峰。

    欧阳志远一看两变得山峰,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两边山上,被挖的千仓百孔,一片狼藉,无数的山林树木被肆意的砍伐破坏,到处是裸露的山体。

    还有很多人,正在山上大肆盗挖木鱼石。

    萧眉摇摇头道:“我敢说,再过两年,这里所有的山体,都会遭到彻底的破坏。”

    欧阳志远阴沉着脸,停下车,走了下来。

    道路两边木鱼石的摊主,一看一辆豪华的越野车停了下来,立刻围了上来,开始拉生意。

    “同志,要木鱼石吗?我这里有最好的木鱼原石,价格绝对公道便宜,整个明水镇,我的价格最低。”

    一个三十多岁,尖嘴猴腮的家伙,瘸着一条腿,拉着欧阳志远的胳膊,唾沫星子乱飞的介绍着。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人道:“我正想进一批木鱼石的原石,你的木鱼石价格最低?为什么?品质好吗?”

    那人一听欧阳志远是来进货的,顿时眼睛亮了起来,他低声道:“你来的太巧了,我们刚从木鱼山上,下来了一批原石,你过来看看,包你满意。”

    那人拉着欧阳志远,走向路旁边的一个院子。

    欧阳志远一边走一边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那人象四处瞅了瞅,也低了声音道:“因为我们都是夜里开采,然后,夜里运来,这样就不用交税,也不交管理费和资源费。”

    欧阳志远看着那人道:“偷开采的?”

    那人低声道:“不要说得这样难听,什么偷开采的?人家大的厂矿企业,县长的儿子,都把木鱼村的后山给承包了,明目张胆的开采,他们吃肉,我喝点剩汤而已。”

    那人说完,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一块块质地优良的木鱼石,堆放在院子里。

    “你说什么?县长的儿子把木鱼石的后山给承包了?”欧阳志远问道。

    那人愣了一下,低声道:“你可不能说是我说的,我可惹不起人家,要是传出去,蔡骏会打死我的。”

    这人叫闫军,是明水镇专门做木鱼石的商贩。

    闫军原来在木鱼石山上采挖石头,县长蔡世忠的儿子蔡骏纠集了很多官二代,垄断了这里的开采,不准任何人开采木鱼山上的石头,闫军不忍心放弃自己开采了多年的矿口,蔡骏指使人炸塌了闫军的矿口,把闫军的腿打断了,让闫军在床上躺了半年。

    闫军恨死了蔡骏了。

    但人家是县长的儿子,闫军不敢继续反抗,他只能忍气吞声的偷着开采别的山上的木鱼石,但都不如木鱼山上的石头品质好。

    他一看欧阳志远开着豪华的越野车,以为他是来采购木鱼石的老板,他就想拉生意,多说了几句。

    欧阳志远低声道:“我不会乱说的,我只是一个生意人,谁的石头价格低,我就采购谁的石头。”

    闫军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知道,财神到了。

    闫军连忙道:“木鱼村后面整座木鱼山,被蔡骏、于成龙、梁玉贵他们强行承包了,别人,谁也别想开采一点石头。说是承包?谁敢向他们要税钱?梁玉贵是副市长梁廷栋的儿子,于成龙,是镇长于得水的儿子,木鱼古村建在木鱼山的山脚下,村子下的岩石,全是高品质的木鱼石,他们正在准备把整个木鱼古村拆掉,采挖村子下面的木鱼石。”

    “什么?他们要拆掉整个木鱼石村?木鱼古村是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吧?他们也敢拆?”欧阳志远一惊。

    老祖宗就留下这点东西了,这要是拆了,就完蛋了。

    闫军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撇撇嘴道:“这几个家伙,什么事不敢干?县里没有人敢问他们的事,相反,很多人为了巴结县长蔡世忠,他们以单位的名义,还带人保护蔡骏他们。”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些人真是胆大妄为,国家的山石资源,也敢随便送人承包?国家的文物古村,也敢拆掉?

    他看着闫军道:“我去木鱼村。”

    闫军连忙道:“木鱼石还要吗?”

    欧阳志远没有继续理会闫军,而是快步走向越野车。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的脸色不好看,她低声道:“志远,怎么了?”

    欧阳志远发动了车子,车子快速地开向木鱼村。

    “他们要偷拆木鱼村。”欧阳志远的眼睛里,冒着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