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砸了车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9章砸了车

    秘书小于替县长史卫朝打着伞,照着手电。

    史卫朝一看是官庄乡书记孔志宏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孔志宏给自己打电话,肯定是汇报李秀菊的问题,但现在才给自己汇报工作,是不是有点晚了?一丝恼怒,在史卫朝的脸上露了出来。

    “史县长,我向您汇报一下,官庄乡水库大坝的险情。”电话里传来了孔志宏焦急的声音。

    “什么?官庄水库大坝出现了险情?”县长史卫朝吃了一惊。

    他今天来官庄乡是来见新任市委书记欧阳志远的,没想到,官庄水库出现了险情。

    官庄水库去年的雨季就出现了一次险情了,今年的雨季才刚开始,就出现了险情,这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史卫朝沉声道:“孔志宏,你马上派车来接我,我就在距离你们乡五公里的地方,被水拦住了路,车过不去。”

    孔志宏一听县长史卫朝被困在了半路上,他一愣,史县长怎么这么快就来到了半路上?

    “快去路上接史县长。”孔志宏连忙吩咐司机。

    轿车直奔那段低洼的公路。

    不一会,轿车就来到了县长史卫朝等车的地方。

    孔志宏连忙下了车,就看到,秘书替史卫朝打着伞,正站在对岸。

    孔志宏顾不上脱鞋,没等秘书小张给他打伞,他就艰难地蹚水过来了,水已经淹没到他的膝盖上面。

    “史县长,我来接你了。”孔志宏顾不上擦去脸上的雨水,大声喊道。

    史卫朝皱了一下眉头道:“孔志宏,我怎么过去?”

    孔志宏连忙弯下腰道:“史县长,我背您过去吧。”

    史卫朝看着孔志宏年老的后背和花白的头发,他可不敢让孔志宏背自己过去,孔志宏老了,比自己的年龄还大,要是摔着自己就麻烦了。

    孔志宏的秘书小张跑了过来道:“孔书记,还是我来背史县长吧。”

    小张说完,连忙在县长史卫朝面前,弯下腰。

    史卫朝迟疑了一下,但现在,没有办法过河,只能这样了。

    “好的,小张秘书。”史卫朝趴在了小张的背上,秘书小于连忙打着伞,跟在后面。

    几个人过了河,孔志宏连忙给史卫朝打开车门。

    几个人上了车,向前开去。

    史卫朝看着孔志宏道:“孔志宏,欧阳……欧阳同志在那里?”

    史卫朝停顿了一下,欧阳志远的任命还没有下达,下面的人,肯定还不知道这件事,现在,还不能称呼欧阳书记。

    孔志宏一听史县长问起那个年轻人欧阳志远,他忙道:“史县长,那个叫欧阳致远的年轻人,住在山前村的张茂全家里了。”

    史卫朝低声道:“去张茂全家。”

    孔志宏一愣,心道,你不去官庄水库大坝,去张茂全家干嘛?

    孔志宏又不敢多问,他只能沉默。

    欧阳志远和张茂全老人来到水库的时候,看着凶猛而下的洪水,两个人都大吃一惊。

    整个水库的水位,在快速地上涨,水位距离警戒水位已经不到一米!

    十几个闸口已经开始排水。

    大坝上已经来了很多人,灯火通明。

    水文站长叶磊已经带人到了,他正组织人运送沙袋,很多人在大坝上和两边的大堤巡视。

    欧阳志远看着还在狂下着的雨柱,他知道,必须尽快让河岔村的老百姓做好转移准备。

    如果不做好准备,这水库要是决了口,就来不及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带领人运送沙袋,三十多岁的叶磊。

    叶磊全身都是泥,已经分不清是泥水和汗水了,他一个人扛起沙袋就跑向一边的大堤。

    这个人不错,干劲真是足。

    欧阳志远道:“张大爷,那人是谁?”

    张茂全道:“他叫叶磊,水文站的站长。”

    欧阳志远走过去,看着跑过来的叶磊,大声道:“叶站长,你马上派人去通知河岔口寸的村长和书记,立刻让河岔口的村民,做好转移的准备。”

    叶磊一看,一名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派人去通知村长和书记,他立刻大声道:“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了,您是?”

    欧阳志远一听,叶磊已经让人去通知了,他顿时放下心来,忙道:“我叫欧阳志远,我是过路的,看到这里有险情,就过来看看要不要帮助。”

    叶磊一听这话,顿时一愣,这个过路人的风格真高。

    他连忙大声道:“好吧,欧阳兄弟,快把这些沙袋扛过去。”

    这句欧阳兄弟,让志远感到很亲切,欧阳志远笑道:“好的。”

    欧阳志远扛起一个沙袋,和叶磊一块跑向旁边的大堤。

    “出现这么大的险情,你们乡的书记和乡长怎么没来?”欧阳志远大声道。

    叶磊忙道:“我给他们打电话了,应该快到了。”

    欧阳志远道:“叶站长,你估计,这个大坝扛过洪峰没有问题吧?”

    叶磊摇摇头道:“欧阳兄弟,不好说,这个大坝,去年出现了一次险情,差点决口,当时很是危险,要不是堵得快,大坝就垮塌了,今年春天,县里和乡里联合对大坝进行了彻底的加固,不知道效果怎样?”

    “叶磊,你是怎么搞的?这么多的沙袋,还没运送到位?出了事,你要负责。”一声冷喝传了过来。

    欧阳志远转脸一看,就看到七八个人簇拥着一个五十左右的秃顶男人,走了过来,很多人都争着给那人打伞。

    派出所副所长丁鑫也在里面,后面跟着民警方志和邱军。

    这么大的雨,有好几把伞护着他,这人身上,干干净净的没湿一点。

    “卢乡长,您来了,我正组织人加快运送。”叶磊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泥水,连忙道。

    这人就是赶了过来的乡长卢飞。

    卢飞没有走下来,他哼了一声道:“叶磊,你也太大惊小怪了,你看,水面距离警戒线还有半米多,你就大呼小叫地打电话,存心不让我休息,是吗?”

    卢飞的脸色很难看,他的心事很多,李秀菊被抓起来,让他心神不宁,现在,半夜里竟然被叶磊喊到水库上,这让卢飞很是恼火。

    叶磊连忙道:“卢乡长,我没有那个意思,现在,水位涨得很快,去年的险情,水位比这还低,但是,到了后半夜,山洪都下来了,水位半个小时就涨上来了,结果,大坝差点垮了。”

    卢飞冷笑道:“现在不是还没有垮吗?你组织人守好岗位,有事叫我,我休息一会。”

    卢飞说完,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向轿车,秘书连忙给他打开车门,卢飞低头就钻进了车里,闭上了眼睛休息。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抬手就是一块砖头扔了过去。

    “嘭!“一声巨响,这块砖头,砸在了车门上,直接把卢飞的车门砸的凹进去一块。

    叶磊看到欧阳志远竟然一砖头把乡长卢飞的车门砸了一个凹坑,顿时吓了一跳。

    这声巨响,把刚坐下休息的卢飞,吓了一跳,他惊慌失措的打开车门,脚下一滑,咕噜一下,摔了出来。

    乡长卢飞的手下,连忙冲过来,扶起了卢飞。

    卢飞咆哮着看着那些正在抢运沙袋的人,厉声道:“谁扔的砖头?”

    派出所副所长丁鑫看着地上的砖头和凹进一块的车门,他冷笑道:“谁他妈扔的砖头?找死呀?”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走了过来,盯着卢飞,厉声道:“你就是乡长卢飞?”

    卢飞被这个一身泥水,戴着斗笠的年轻人盯得发毛,他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你是谁?砖头是你扔的?”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是官庄乡的乡长,现在,大坝的水位还在上涨,险情极其严重,你看看大家都在干嘛?他们都在汗流浃背的抢运沙袋,你竟然钻进轿车休息?你有脸做这个乡长吗?”

    欧阳志远的话,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卢飞的脸上。

    卢飞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盯着欧阳志远,咆哮着道:“你是谁?你竟然砸坏了乡里的车?丁所长,把他抓起来。”

    卢飞绝不允许任何人扫他的颜面。

    派出所副所长丁鑫一声大吼道:“来呀,把这人铐起来。”

    欧阳志远戴着斗笠,披着蓑衣,脸上沾了很多泥水,丁鑫并没有认出来欧阳志远。

    方志带着两个警察,拿着手铐,就扑了过来。

    张茂全一看警察要抓欧阳致远,他一步跨过来道:“你们怎么乱抓好人?”

    方志一看,是张茂全,他一把推开张茂全,恶狠狠的道:“又是你这个老东西,滚一边去,再阻拦的话,连你一起抓。”

    欧阳志远连忙扶住了张茂全老人,他盯着方志道:“方志,不要推搡老人。”

    欧阳志远这一说话,方志顿时认出了欧阳志远,他一声惊呼:“又是你……?”

    方志没想到,这个一身泥水的人,竟然然是欧阳志远。

    “嘿嘿,好你个欧阳志远,哪里热闹,你就出现在哪里,这次你砸了卢乡长的车,这辆车价值一百多万,你这是故意毁坏国家财物,嘿嘿,这次,跟我走一趟吧。”方志狞笑着拿出手铐,去抓欧阳志远的手腕。

    “住手!方志,你想干什么?”一声冷喝,乡长孔志宏和县长史卫朝走下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