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报案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章报案

    看着欧阳志远走上了岸,丁鑫的脸色变幻不停。

    “所长,这人是谁?”邱军走过来,低声问道。

    丁鑫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能直呼黄局长的名字,来路肯定不简单,咱们走吧。”

    易志海低声道:“我看他根本不认识黄局长,是故意用黄局长的名字吓唬咱们的。”

    易志海被欧阳志远打了一巴掌,他恨死了欧阳志远。

    丁鑫一边走一边道:“算了,以后,这里少来,走吧。”

    四个人走向自己的警车。

    丁鑫来到自己的警察旁,看到两辆越野车在快速地离去,

    萧眉坐在车里,看着手机里的照片道:“这几个人,中午喝酒,违反了喝酒的禁令,又公然在公众场合光着身子洗澡,是不是要处理?”

    萧眉很是反感这几个家伙。

    欧阳志远笑道:“我现在还没有正式上任,不能算天泉市的市委书记,咱们只是先来考察一下这里的经济情况,找出落后的原因,才能对症下药。”

    萧眉微笑道:“那好吧,就先放过他们。”

    微风从打开的车窗吹进来。

    欧阳志远看着道路两旁的山地,庄稼长势并不很好,这里都是山地,土层很浅。

    萧眉道:“山边的土地太贫瘠,不适合种植庄家,可以大面积种植核桃、花椒、栗子这些经济效益高一些的果树,又耐储存。”

    欧阳志远道:“是呀,看来,台山县的农业结构,要改变。”

    “龙海的傅山县,就是一个成功转型的典范。”萧眉想到傅山县的经济已经飞速发展起来,这让她很是高兴,这一切,都来自于志远的英明领导。

    “我的树呀!我养了好几年的树没有了……你们谁看到了我的树了?是谁偷砍了我的树?”

    一个悲切的老人的喊声,从路边传来。

    欧阳志远连忙停下车,走了下来。

    不远的路口,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坐在地上,大声哭喊着。

    周围的人,并没有上前劝说,只是摇摇头,叹息着。

    这让欧阳志远一愣,按理说,都是乡里乡亲的,老人的树木被偷了,人们都应该上前安慰劝说的,怎么会没有人上前劝说,而且都闪得很远?

    欧阳志远和萧眉连忙走了过去,人们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两位衣着光鲜,气度不凡的陌生年轻人。

    夏晴看到,人群中,有几个孩子光着脚,她连忙去车上给孩子拿东西,准备发给孩子。

    欧阳志远走到老人面前,弯下腰道:“老人家,你的树被偷了?是怎么回事?您能和我说说吗?”

    “是呀,老人家,给我们说一下吧,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到你?”萧眉连忙拿出手帕,递给老人。

    老人抬起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和萧眉,哭诉道:“我种了好几年的树,全被偷砍了,一百多棵呀,我全靠这些树养老的呀,谁给我做主呀?呜呜呜……”

    老人绝望地双手抱着头,泪流满面。

    台山县的治安这么差?大白天的有人敢偷盗树木?难道是刚才遇到的那几辆卡车,装的就是偷盗的树木?

    他们车上的树木,叶子新鲜,一看就是刚砍下来的。

    哼,官庄乡的警察,就知道喝酒。

    “老人家,起来吧,带我们去看看现场好吗?我给你做主。”欧阳志远伸手扶起老人家。

    老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道:“小兄弟,你是?”

    欧阳志远道:“老人家,我是路过的,不过,没准能帮上你的忙。”

    老人连忙道:“大好人呀,我谢谢你们了,我的地,就在前面,我带你们去看。”

    说着话,老人拿起地上的拐棍,向前走去。

    老人虽然八十多了,但身体很好,仍旧走得很快。

    欧阳志远和萧眉跟在后面,那些看热闹的人,也远远地跟着,不时地议论着什么。

    来到老人的山地,欧阳志远看到了,白花花的崭新树桩和到处丢弃的树枝。

    两块地一百多棵碗口粗的杨树,被砍得一棵不剩。

    这些杨树,还处在生长茂盛期,现在被砍了,真是可惜呀。

    “同志呀,你看看,这都是我的树,我养了六年了,现在,让人偷走了……。”老人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偷树的人,太可恶了。

    砍伐这么多的树木,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肯定有人看见。

    从看热闹的那些村民躲闪的眼神中,欧阳志远知道,他们肯定看到了偷盗树木的人,只是偷盗树木的人,肯定很凶悍,那些村民不敢招惹。

    欧阳志远看着那些村民,大声道:“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吧?都是乡亲。老人家种树不容易,你们知道,是谁偷砍了老人的树?请告诉我。”

    那些村民一听欧阳志远这样问,都低下头,不吭声了,有的甚至,连忙离开了现场。

    欧阳志远看到了两名七八岁的孩子,光着脚,站在那里。

    欧阳志远走过去道:“小朋友,你知道是谁砍了这些树吗?”

    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是我们村的王秀菊带人来砍的。”那个孩子毫不犹豫地说了出来。

    “是李秀菊带人砍的,我也看到了,她不让我说。”

    另一个孩子,也忙证明。

    “李秀菊?是……她偷砍的我的树?”老人一听,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情。

    “大宝二宝,瞎说什么?滚回家吃饭。”一个红脸大汉,伸手拉着两个孩子的胳膊,离开了人群。

    “真是李秀菊带人砍的,我们亲眼看到的,她还对我们瞪眼睛,说滚一边去,我一生气就扔了她一土疙瘩,她还拿着锯子恶狠狠追了我们一段呢。”一个孩子大声的争辩着。

    夏晴拿着两个新书包,和两双运动鞋,书包里装满了图书。

    “诚实的孩子,要奖励,来,新书包和鞋子,都是你的,看看合脚吗?”夏晴微笑着,把书包和鞋子递给两个孩子。

    “阿姨,真的给我们的?我们还没用过书包呢?”两个孩子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连忙接过书包和鞋子。

    “呵呵……你们是?快谢谢阿姨。”那个红脸大汉,不好意思的,用手挠着头。

    “谢谢阿姨。”两个孩子很懂事,连忙感谢夏晴。

    欧阳志远一看老人的表情,就知道,老人肯定认识这个叫李秀菊的人。

    欧阳志远道:“老人家,走,我带你去报案。”

    “报案?”老人迟疑了一下道:“报案,就怕也没有用吧?就派出所那些人,没有一个敢过问李秀菊的事。”

    欧阳志远道:“不论是谁,偷盗树木,都是犯法的事,咱们去派出所报案,警察肯定会立案的,他们要是不问,咱们就到县里、市里去告,这天下,总有说理的地方。”

    老人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咬咬牙,大声道:“好,我去报案,李秀菊这个泼妇,我就不相信她能一直横行,没有人能治得了她。”

    老人家气得全身哆嗦着,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欧阳志远知道,这个叫李秀菊的女人,绝对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老人上了欧阳志远的车。

    欧阳志远慢慢开着车,问道:“老人家,您贵姓?住在哪里?”

    老人道:“我姓张,叫张茂全,就住在山前村。”

    “张大爷,那个李秀菊是干什么的?”萧眉轻声问道。

    老人一听萧眉问李秀菊,老人再次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

    “张大爷,您不要生气,慢慢说。”萧眉连忙轻轻地给老人捶着背。

    老人缓过一口气来,气愤的道:“李秀菊,是个泼妇,她仗着自己的大哥李御庭是副县长,在乡里横行霸道,开设赌和场,放高利贷,逼死了我的儿子,现在,竟然又偷砍了我的树,这个泼妇,不得好死呀。”

    欧阳志远一听张大爷的哭诉,心里一沉。

    这件事竟然牵扯出台山县的副县长李御庭?

    李秀菊胆敢在乡里放高利贷?开设赌和场逼死人命?

    萧眉一听,也是一愣,连忙道:“张大爷,您说详细点。”

    张茂全老泪再次流了下来,道:“我的儿子叫张同国,被李秀菊他们设计,引到了赌和场,输了很多的钱,后来就被他们逼债殴打,我儿子受不了他们的逼债,喝药自杀了。”

    老人说着,失声痛哭起来。

    欧阳志远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哼,放高利贷,逼死人命,没有人敢过问吗?我倒要看看,官庄乡的乡长和书记,都在干嘛?

    萧眉连忙道:“老人家,不要哭,我们会给你做主。”

    老人停住了哭泣道:“算了,李秀菊的大哥当副县长,乡里没有人敢招惹她,刚才,你们没看到我在那里哭我的树,都没有人敢告诉我是李秀菊砍了我的树吗?乡里的人,都怕李秀菊,就连乡长和书记见了李秀菊,也都紧着给李秀菊打招呼,那些人呀,还不如大宝和二宝两个孩子,你们帮我去报案,我很感激你们,谢谢。”

    越野车开到了官庄乡派出所。

    官庄乡派出所和乡政府挨着,就在乡政府的旁边。

    欧阳志远那越野车停在了门前,扶着老人下了车,走进了派出所。

    民警易志海正好从卫生间里出来,一眼看到那个殴打自己的小白脸,扶着张茂全走了进来。

    他认识张茂全,前一段时间,张茂全的儿子张同国自杀,自己带人去过张茂全的家。

    这个小白脸,带着张茂全来干什么?

    后面还跟着两个漂亮的女人。

    嘿嘿,这两个女人长得真不错。

    易志海大声喝道:“张茂全,你来干什么?”

    张茂全一看是易志海,老人连忙道:“易同志,我来报案的。”

    易志海一听张茂全来报案的,他皱着眉头道:“来报案?你家的事还真多,你儿子刚自杀没多久,你又有什么事?”

    易志海有点不耐烦。

    “易同志,我地里的树被人偷砍了?”张茂全老人焦急的道。

    “你家的树被砍了?你自己怎么不看管好?一棵树而已,你也不嫌麻烦,官庄乡要都像你一样,少棵树,少一只鸡、一只鸭,都来报案,我们派出所的人都要累死,走吧,一棵树,不值的立案。”

    易志海不耐烦地挥着手,大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