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真不要脸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章真不要脸

    天泉市最北面的县,叫台山县,刚一进入台山县,就让欧阳志远皱了一下眉头。

    过了地界,进入台山县,台山县的公路瞬间变窄,而且坑坑洼洼,开车很困难。

    同是一片土地,差别怎么会这样大?

    欧阳志远停下车,看着路面的分界线,他的脸色变得更加沉重。

    这个分界线,是在一座小山岗上,站在这个山岗上,向下看,一界之隔,一边清一色红砖碧瓦的两层楼房,一边是一户户旧的茅草房,茅草房这边就是台山县地界的山脚下的村庄。

    多么强烈的对比呀。

    这种贫穷和富裕的对比,就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一个一心为民的领导。

    不能一心为民,能做领导吗?

    欧阳志远内心起了一股无名的烈火,他狠狠地盯了一眼路旁的一块路牌。

    那个牌子上写着:官庄乡。

    官庄乡?这个名字真是好呀,这个村庄出了什么大官?

    欧阳志远冷哼了一声。

    萧眉走下车来,看着紧皱眉头的志远道:“志远,怎么了?”

    欧阳志远指了指分界线两面的路面道:“你看看,我看到这样的路况,都感到丢人。”

    萧眉看了一眼路面,摇摇头道:“天泉市是太穷了。”

    欧阳志远都道:“你再看看山坡两边的房屋。”

    萧眉看看一边是两层小楼,一边是破旧的草房,她低声道:“对比很强烈,一边是天堂,一边是……。”

    夏晴走了过来道:“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要我说呀,这是天泉市的领导有问题,你看,就相隔一座小山头,你看人家老百姓的房屋,再看看天台县的房屋,哼,真丢人。”

    “走吧,在这里生气,有作用吗?”萧眉娇嗔的瞪了一眼志远。

    “就是,欧阳大哥,在这里生气没有用,要我看呀,是天泉市的那些领导,不作为,有机会,全部拿下那些不作为的昏官。”夏晴笑着道。

    欧阳志远知道,夏晴说的没错,天泉市的领导阶层,绝对有问题。

    几辆装满新鲜木料的卡车快速地开了过来。

    这车木料,看样子,是刚砍伐下来的,有的树干上,还带着新鲜的树叶。

    道路不好走,两辆卡车在路面上左拐右拐。

    欧阳志远连忙一拉萧眉,向路边躲去。

    后面那辆卡车上垂下来的树枝,刮了一下萧眉的越野车。

    “刮了我们的车了。”夏晴大叫一声,就想拦住那辆车。

    但开车的司机,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凶汉,这个家伙一瞪眼道:“滚开,小心老子碰死你。”

    卡车猛一加油门,飞快地开过了。

    萧眉拿出手机,拍下了两辆车的背影。

    欧阳志远道:“现在是夏天,不该删减树木吧?”

    夏晴大声喊道:“萧董,你们怎么不拦住他们?他们的树枝,刮了我们的车。”

    萧眉道:“算了,刮得不厉害。”

    夏晴大声道:“我怀疑他们是偷伐的树,要不,跑这么快干嘛?”

    欧阳志远看了看天,太阳很毒,气温有三十五六度。

    “走吧,夏晴,道路不好走,你开慢点。”欧阳志远吩咐道。

    “没事,欧阳大哥,我可是老司机了。”小丫头笑嘻嘻的道。

    两辆车慢慢地向前开着,下了山坡,一个很大的水库出现在公路边,带来了一片清凉。

    路边上有一家饭店,饭店旁的大树下,停着两辆警车。

    “志远,这里的人,都喜欢大白天不穿衣服洗澡吗?”萧眉脸色一红,连忙转过脸来。

    欧阳志远慢慢减速,向外一看,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公路边的水库大坝上,四名成年男子,正大大咧咧,毫无羞耻地站在那里洗澡。

    他们光着身子,毫无遮拦,公路上过往的小媳妇和大姑娘,吓得跑着离开

    水坝上不远处,放着几身警服。

    “欧阳大哥,你看那些人,真不要脸,好像还是警察呢?”话机里,传来夏晴恼怒的喊声。

    这些人,实在不像话,大白天的怎么这样洗澡?

    欧阳志远把车停在饭店前面,看着萧眉道:“你在这里等一会,我去看看。”

    “去吧,看样子,这些人喝多了酒,你小心点。”萧眉吩咐着。

    “我知道。”欧阳志远下了车,走向正在洗澡的那几个人。

    萧眉在车内,开始用手机给他们拍照。

    今天实在太热,官庄乡派出所副所长丁鑫和民警易志海、方志、邱军,四个人在喝完酒后,直接来到饭店旁边的大坝上,旁若无人地洗起澡来。

    四个人也是喝多了,忘记了一切。

    欧阳志远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警服,盯着几个人的丑态,冷哼一声道:“光天化日之下,在这里洗澡,有点说不过去吧?你们是警察?”

    欧阳志远弯腰捡起他们的衣服,看着他们警服上的编号。

    几个人正洗得高兴,猛然看到来了个年轻人,在指责他们洗澡,还在翻看几个人的警服。

    民警易志海顿时大怒,伸手指着欧阳志远道:“谁的裤裆破了,露出了你?快滚一边去,别惹老子生气。”

    易志海这人,在平时就很嚣张,他说的是一句十分侮辱人的话。

    欧阳志远的脾气,比过去好多了,这要是在过去,欧阳志远早就冲过去,一巴掌就把他打进水里。

    但欧阳志远并没有发作,而是沉声道:“你们是官庄乡派出所的民警?”

    “你他妈的找死不成?你要再多废话,老子抓你去派出所,让你尝尝做烧鸡的滋味。”易志海一看这个小白脸并不理会自己,反而接着问自己是官庄乡派出所的民警吧,这让易志海很是恼怒。

    做烧鸡的滋味,就是被电棍电击。

    副所长丁鑫长得肥头大耳,同样一脸的横肉,他看了一眼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捡起自己的衣服,立即穿上了,道:“请问,你是谁?天太热,我们有公务,太辛苦,就洗了个澡。”

    欧阳志远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这几个人都喝酒了。

    丁鑫毕竟是派出所的副所长,他的眼力很毒,他看出来,这个小白脸的穿戴气质,不像一般的老百姓,老百姓也不敢过问自己的事。

    丁鑫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一眼手下的人道:“快穿衣服。”

    方志看了一眼欧阳志远,沉声道:“走吧,小白脸,不要多管闲事,闲事管多了,你会吃亏的,看样子,你不是本地人吧?”

    欧阳志远冷声道:“我还真不是本地人,但我看不惯你们的行为。你们好歹也是警察,吃公家饭的。你们看看,公路就在你们眼前,公路上,有多少人会经过,人们会怎么看你们?国家供养了你们,老百姓供养了你们,人民的警察,居然是这种素质,你们不觉得丢脸吗?”

    “你他妈的怎么不说人话?老子弄死你个王八蛋。”易志海已经穿好了衣服,他听到欧阳志远的指责,顿时恼羞成怒,手里多出了一根警棍,警棍上闪着幽蓝的火花,狠狠地向欧阳志远脸上戳了过来。

    欧阳志远的脾气再好,这时候,他也忍不住了。

    有些人,就是发贱,这种人,你不打他,能行吗?

    “啪”的一声脆响,欧阳志远毫不犹豫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易志海的脸上。

    这一巴掌,把易志海打得在地上转了一个圈,一头栽倒在地。

    “你敢袭警?真是找死呀!兄弟们,快把他拷起来。”方志一声冷笑,手里拿出了手铐,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冷笑道:“住手,我倒要问问,你们局长黄建是怎样管理你们的?”

    欧阳志远说完,拿出了电话。

    黄建,是台山县的公安局长。

    欧阳志远刚一说出黄建的名字,扑过来的方志和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易志海都愣住了,两人不敢再嚣张,都看着副所长丁鑫。

    这个小白脸怎么会说出来县公安局长的名字?难道,他认识我们局长?

    他要是认识黄局长,这件事就麻烦了。

    副所长丁鑫也是一愣,顿时吓了一跳,脸色变幻不停。

    “你认识我们局长?”丁鑫小心翼翼地问道。

    欧阳志远冷笑道:“不认识。”

    欧阳志远说的是实话,他真的不认识县公安局长黄建。

    易志海一听欧阳志远说不认识局长黄建,顿时恼羞成怒,刚想骂人,但被副所长丁鑫狠狠的瞪了一眼。

    易志海一看副所长瞪了自己一眼,他顿时压下怒火。

    丁鑫看着欧阳志远道:“对不起,我们今天是不应该在这里洗澡,我们不会有下次了。”

    丁鑫知道,这个小白脸,能一口说出黄局长的名字,肯定认识黄局长,要是他把今天的事,向黄建说,自己就要受处分。毕竟这件事,自己做得不对。

    因此,丁鑫说了软话,如果欧阳志远不说出来黄健的名字,丁鑫早就下令,把欧阳志远抓起来了。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丁鑫知道,如果对方是黄局长的朋友,自己就是不说出来名字,人家也会查出来的,自己还是干脆说出来吧。

    丁鑫忙道:“我叫丁鑫。”

    欧阳志远冷声道:“好,你们四个人,把今天上午喝酒,酒后在这里洗澡的事,写一份检查,交到黄建手里。”

    丁鑫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连忙道:“好的,请问,您是?”

    丁鑫想知道,欧阳志远是谁,现在,这个小白脸,竟然直呼黄局长的名字了。

    欧阳志远冷哼道:“我只是一个过路的人,记住,这个检查一定要写。”

    欧阳志远说完,走上了路边的饭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