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各不相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36章各不相欠

    这不是坑爹吗?打电话的那个人,真是无聊透顶。

    七八名记者在心里咒骂着打电话的人。

    演习这种新闻,根本不能吸引人的眼球,这一趟白跑了。

    欧阳志远用一句话,就化解了这场本来不可逆转的危机。

    演习?这怎么会是演习?哼,石振武和欧阳志远穿一条裤子,他为了保护欧阳志远,故意说是在演习。

    你一句话,就让我白费心机了吗?办不到,欧阳志远,你和我有夺妻之恨,这个仇,一定要报,我饶不了你。

    陈慕雪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失去了理智,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打击给自己戴绿色帽子的欧阳志远。

    他冷哼一声,走下车,大声对着那些记者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演习,事情的经过,是我亲眼看到的,欧阳志远借酒发疯,出手打人,袭击警察,不信,你们闻闻他身上浓烈的酒气。”

    王丹莎也跟着走了出来,盯着欧阳志远道:“我也证明,这人叫欧阳志远,是山南省前进市被撤职的书记,这人道德败坏,生活作风迷乱,他喝醉了酒,殴打辱骂店里的服务员和警察,我可以证明。”

    王丹莎同样恨透了欧阳志远。

    陈慕雪这样说话,让局长石振武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陈慕雪果然和欧阳志远有仇,他这是故意想把欧阳志远整死。你整死欧阳志远,也会连累老子呀,你个小王八蛋。

    报警的,肯定是陈慕雪。

    欧阳志远没想到陈慕雪和王丹莎两人,会冲出来疯狂地撕咬自己,不禁愣住了。

    自己没有和陈慕雪结仇呀?陈慕雪干嘛这样恨自己?王丹莎的大哥,是唐绍斌害死的,和自己根本无关?难道,王丹莎把仇恨算到自己的身上?

    欧阳志远没想到,齐雯仍旧刻骨铭心地爱着他,在和陈慕雪亲热的时候,一直把陈慕雪幻想成欧阳志远,忘情的时候,叫出了欧阳志远的名字,这让陈慕雪恨死了欧阳志远,他已经和齐雯办了离婚手续。

    陈慕雪甚至怀疑齐雯生的孩子,也不是自己的。

    仇恨的冲击下,陈慕雪变得异常疯狂。

    所有的记者顿时迷糊了,这是怎么回事?

    公安局长石振武说是演习,这个年轻人说不是演习。

    哈哈,里面肯定会有隐情,也好,说不定能捡到什么花边新闻呢。

    几个记者的眼睛顿时开始冒绿光。

    “陈慕雪,你怎么可以乱说话?欧阳志远和你有仇吗?王丹莎,你们王家在前进市诬陷志远的事,还没有结束,你们不要忘乎所以,不知道姓什么?”萧眉狠狠地瞪了一眼脸色狰狞的陈慕雪和歇斯底里的王丹莎。

    萧眉一看这两个人像疯狗一般乱咬,非常气愤。

    陈浩然怎么会有这样一个不成器的儿子。

    “哼,萧眉,这里没有你的事,我劝你还是离远点。”陈慕雪当然知道萧眉的身份,她的爷爷是谁,他不敢招惹萧眉。

    “这里没有我的事?陈慕雪,你瞎眼了?欧阳志远是我的未婚夫,我的亲人,你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诬陷他,怎么会没有我的事?”萧眉很鄙视这个靠女人向上爬的卑鄙小人。

    “哼,萧眉,欧阳志远是你的未婚夫?你问问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你还不知道吧?”陈慕雪阴森森地盯着欧阳志远。

    萧眉听到陈慕雪的话,不由一愣,但她随即脸色一沉,冷声道:“陈慕雪,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欧阳志远是我的未婚夫,这是我们的家事,他无论有多少女人,这事也不应该你来过问吧?你不觉得,你在多管闲事吗?难道,志远抢了你的女人不成?”

    “你……”陈慕雪被噎得脸色苍白,脸上的肌肉剧烈的跳动着。萧眉的话,气得陈慕雪差点晕过去。

    他认为,欧阳志远就是抢了自己的前妻齐雯。

    但人家齐雯是欧阳志远的初恋,人家认识在他前面。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那些眼睛在冒绿光的记者们,他沉声道:“大家不要听这人的胡说八道,这人神经出了点毛病,他说我喝醉了酒,大家看看,我像喝醉了酒的人吗?我身上有一点酒味吗?”

    欧阳志远早就用内功给自己解了酒,他说着话,走向了那些记者的面前。

    记者们看着欧阳志远清澈的眼睛,稳定的脚步,确实不像喝过酒,而且人家身上一点的酒味也没有。

    记者们顿时相信了欧阳志远的话,全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陈慕雪。

    一个记者盯了一眼陈慕雪,又看着王丹莎道:“你看好你老公,不要让他出来乱跑,要是伤着人,就麻烦了。”

    “是呀,神经病人,要呆在家里最好,要是跑出来,被车撞了,死了白死。”另一个脾气不好的记者,更加尖刻。

    “你们……。”王丹莎差点被气死。

    石振武看着陈慕雪道:“陈慕雪,是你报的警吧?这些记者也是你叫来的?”

    石振武很是恼怒陈慕雪的做法,如果欧阳志远有事,不论哪一方面,自己也脱不了责任,这家伙真是可恶呀。

    说完是演习了,这家伙竟然再次挑起事端?真是可恶,难道,欧阳志远睡了他老婆不成?他这么恨欧阳志远?

    哼,你不让我好过吗?我也不让你舒服。

    石振武直接把陈慕雪的老底揭出来。

    “哼,是我……。”没等陈慕雪说完话,那些记者可都不愿意了。

    他们每天忙得要死,今天竟然被这个可恶的家伙骗来,真是可恶至极。

    先前来的记者,加上后来的,瞬间围了上去,各种不用的杂物和纯净水瓶子,铺天盖地的扔向陈慕雪,照相机噼里啪啦的闪个不停,直接把陈慕雪的眼睛闪花。

    石振武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和萧眉道:“你们先走吧,替我向霍老问好。”

    萧眉连忙道:“好的,谢谢您,石叔叔。”

    石振武笑道:“谢什么?自家人。”

    这句话,拉近了石振武和霍家的关系。

    欧阳志远笑道:“石局,过去有对不住的地方,请您原谅。”

    欧阳志远在过去,曾经和石振武交过手。

    石振武道:“过去的事,我都忘记了,走了。”

    说完话,石振武带着人走了。

    不远处的一辆车内,一个中年男子拿起了电话,恭声道:“霍老,我找到欧阳志远了,他和萧眉在一起。”

    “你回来吧,这件事不要管了。”霍老低声道。

    “是,霍老。”中年人放下电话,发动了车子,消失在黑夜中。

    这件事,只有欧阳志远自己去解决,他自己去和萧眉说清楚,让萧眉做主。

    哼,这个臭小子,是自作自受。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道:“上车吧。”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开吧。”

    两人上了车,车子慢慢地行驰在马路上。

    萧眉从后面看着欧阳志远,心里有种不好的感觉。

    “去哪?”欧阳志远低声道。

    “我在燕京买了一套房,已经装修好了,咱们去那里吧。”萧眉把地址告诉了欧阳志远。

    车子开到了萧眉新买房子的小区。

    这是一片高档的别墅区,环境优美,小桥流水,十分的漂亮。

    自动遥控大门,慢慢打开,车子开了进去。

    欧阳志远也没有心思欣赏别墅的装潢格调,直接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萧眉看着欧阳志远,低声道:“志远,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咱们虽然还没有正式结婚,但早就是夫妻了,志远,咱们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吗?”

    “萧眉……”欧阳志远看着萧眉,他已经决定,把事情的整个过程说出来。

    自己是男人,逃避不是办法,自己犯下的错,自己承担。

    “志远,你说吧,我在听着。”萧眉在欧阳志远的眼睛里,看到了愧疚。

    “好,我说。”欧阳志远把自己和韩月瑶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萧眉的脸色越来越白,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看着欧阳志远,摇着头,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怎么都不敢相信,志远竟然和韩月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而且还有了孩子。

    这……怎么可能?

    萧眉差点晕了过去。

    她急忙捂住自己的耳朵,闭上了眼睛,说,“不会的,这不是真的。志远,这都不是真的,对不对?”

    “对不起,萧眉……。”欧阳志远看着脸色煞白的萧眉,他觉得自己的心一片片碎了,“对不起……对不起。”

    “我恨你!呜呜……”萧眉猛地站起身,冲进了自己的卧室,狠狠地关上了门。“萧眉……。”欧阳志远站起来,叫了一声,又坐了下来,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萧眉趴在自己的床上,哭个不停。

    她怎么可能接受这个事实?自己深爱的男人居然和别的女人有了两个儿子!怎么可以?

    虽然欧阳志远说在是为了救韩月瑶,才犯下的错,那也不可以!

    萧眉感到,自己失去了最美好的东西。

    欧阳志远的错误,不能原谅。

    听到萧眉哭泣的声音,欧阳志远心如乱麻,心痛得无可复加,他像一只受伤的野兽,手足无措地在萧眉房门口来回走动,举起手又放下,最后抱着脑袋蹲了下来,大颗大颗的泪水,滚滚而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萧眉的房间门开了。

    “萧眉,都是我不好,你打我吧,只要你能够好受些。”欧阳志远冲上去,紧紧抱住了萧眉。

    “欧阳志远,你走吧,从此以后,各不相欠。”萧眉冷冷地掰开了欧阳志远的胳膊,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