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喝醉了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134章喝醉了酒

    欧阳志远的迟疑和语无伦次,让萧眉的心,瞬间悬了起来。志远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

    欧阳志远感到了萧眉的焦急和担心,他的内心更加愧疚和懊恼。

    他挂了电话,发了一条短信:眉儿,我很好,别为我担心。就是有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请给我点时间,等我理清头绪,我会来见你的,对不起。

    欧阳志远愧对萧眉的浓浓爱意,懊恼的是自己,更恨自己,但是现在确实不知道怎么面对萧眉。自己爱萧眉,但和韩月瑶有了龙龙和小老虎,这是抹不去的事实。

    欧阳志远走到了一家烤全羊的小酒楼,他记得,自己和萧眉来过这里吃过烤羊肉。

    欧阳志远要了几个菜,又要了二斤酒,选了一个靠窗户的一个单间,一个人喝起酒来。

    他知道,萧眉和韩月瑶母子,自己没有办法选择,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现在,霍老知道了这件事,很是生气,直接对自己下了逐客令。

    要是萧眉知道了内情,萧眉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的。

    欧阳志远第一次内心充满了迷茫,二斤酒在不知不觉中,让他喝的底朝天,而且面不改色,丝毫没有醉意。

    这个情况,看得服务员目瞪口呆,这个年轻的男人,真能喝。

    “再来二斤酒。”欧阳志远低声吼了一声。

    那个女服务员走过来,低声道:“大哥,你都喝了二斤了,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欧阳志远冷声道:“少说废话,再拿二斤。”

    那个服务员只好又拿了二斤酒,放在了欧阳志远的桌子上。

    萧眉再次拨打志远的电话,欧阳志远已经关机了。

    这让萧眉心急如焚,她立刻走到客厅道:“奶奶,我出去有点事。”

    邱老看着孙女着急的样子,连忙道:“开慢点车,不要着急。”

    “好的奶奶,我知道。”萧眉快速地上车,车子开了出去。

    现在,志远应该在哪里?

    他肯定不是和朋友住一起,如果和朋友在一起的话,他肯定会很开心的。

    那就是一个人,绝对碰到了什么为难的事。

    欧阳志远喜欢喝酒,对,他一定是在什么地方,一个人喝酒。

    一个人喝酒,不会去大的酒店,肯定在小酒馆。

    萧眉发疯一般开着车,在整个燕京城内,过去志远经常去的小酒馆开始找起。

    王老的孙女王丹莎,从小就在外国长大,但她不喜欢吃外国的菜,就喜欢吃北京的小吃,也不喜欢到大酒店吃饭。

    今天,他和陈慕雪也来到这个烤全羊小酒馆,来吃烤全羊。

    陈慕雪已经彻底的和齐雯分开,两人办完了离婚手续,王老在无奈的情况下,接受了韩暮雪,韩暮雪正式成为王家的准孙女婿。

    陈慕雪在王老的安排下,进入了仕途,被安排在山南省的省政府工作。

    两人拉着手,走进了这个小酒馆。

    两人经常来这个小酒馆,王丹莎最喜欢就是那个靠窗户的雅间,窗户外,就是皇城的护城河,微风吹来,喝着小酒,吃着金黄色、肉香四溢的全羊,和爱人说着悄悄话,幸福极了。

    两人走到那间雅间,就闻到了一股酒香,房间没有关好门,留了一道缝。

    咦?这间雅间竟然有人占了?

    王丹莎骄横习惯了,她一看有人占了这间自己喜欢的房间,立刻脸色一沉,瞪了一眼陈暮雪道:“让人赶走里面的人,以后,这间房,咱们包下来,不许别人进来。”

    陈慕雪的一切,都是王家给的,他对王丹莎是言听计从,从来都不会违抗的。

    父亲虽然是山南省的省书记,但父亲从来不用手里的权力,照顾自己。

    这也是陈慕雪对父亲心生怨恨的原因。

    就是爷爷王老安排自己进入省政府工作,父亲也是反对,极力阻挠。

    这让陈慕雪和父亲的关系,变得更加恶劣。

    陈慕雪已经很长时间不回家了。

    “好的,丹莎,我这就去安排。”陈慕雪连忙让人把老板叫来。

    他直接扔给老板厚厚的一叠钱,沉声道:“把这人赶走,我要常年包下这间房,立刻去办。”

    店老板一看到厚厚的一叠人民币,他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连忙道:“好的,客官,我这就去办。”

    店老板连忙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时候,欧阳志远的第四斤酒已经喝了下去,他有点醉了。

    欧阳志远如果不想酔,他根本不会喝醉,但他今天想醉。

    四斤酒,把自己彻底地灌醉。

    店老板一看欧阳志远喝醉了,他笑了,这好办,找两个人,把这家伙扔大街上就行了。

    他立刻叫来两个店伙计道:“把这人拖出去,扔大街上。”

    “是,老板。”两个店伙计立刻去拖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虽然醉了,但他仍旧不会糊涂,多年的训练,让他仍旧很警觉。

    他一看有人接近自己,自然反应就是一胳膊扫了出去。

    这两个店伙计,根本经受不住志远的一划拉,两人的身形直接飞了出去,砸在了老板身上,连老板都砸倒在地。

    王丹莎和陈慕雪两人一看,顿时愣住了。

    欧阳志远!

    房间里的人,竟然是喝醉酒的欧阳志远。

    陈慕雪的眼睛死死盯着欧阳志远,露出如同毒蛇一般的怨毒目光。

    自己在和齐雯亲热的时候,齐雯的嘴里,竟然叫出欧阳志远的名字,这让陈慕雪的心在滴血。

    自己的老婆和欧阳志远有奸情,这让陈慕雪说什么都不能接受,他不能忍受这个极大的侮辱,只有和齐雯离婚。

    但欧阳志远带给自己的屈辱,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王丹莎也认得欧阳志远,她在龙海看到过欧阳志远。

    自己的大哥王展鸿虽然是被唐绍斌害死的,但如果欧阳志远不招惹唐家,唐家会报复他吗?唐家不报复他,唐绍斌也不会杀了自己的大哥,来陷害欧阳志远。

    归根到底,是欧阳志远害死了自己的大哥。

    由于这件事,王家的名誉也受到损失。

    欧阳志远就是王家的仇人。

    老板一看这个喝醉的家伙,竟然敢打人,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咆哮着拿起电话,开始叫人。

    能在这个地方开酒馆的人,也是在社会上混得很强悍的人,叫来几十个人打架,是小菜一碟,不一会,几十个手里拿着棍棒的人,嗷嗷叫着冲了上来。

    “给我狠狠地打这个喝醉的家伙。”老板挥舞着手嚎叫着。

    十几个人立刻挥舞着棍棒,扑向欧阳志远。

    陈慕雪狞笑着拿出电话,开始报警。

    嘿嘿,喝醉了酒打人闹事,欧阳志远,你这次丢人丢大了,到派出所去蹲一夜吧。

    欧阳志远就是睡着了,这十几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况,欧阳志远只是喝醉。

    “砰砰乓乓……。”一阵爆响,十几个人都被狂暴的欧阳志远打倒在地。

    看得陈慕雪目瞪口呆。

    这家伙真厉害,十几个人都打不过他。

    外面,刺耳的警车声传了过来,两辆警车快速地停在了酒馆前,五六名警察冲了下来。

    陈慕雪看到了警察来了,他高兴地几乎跳了起来。

    嘿嘿,欧阳志远,咱们慢慢的玩,老子早晚要玩死你。

    “谁喝醉了在打人?”派出所副所长章斌一看,整个现场一片狼藉,十几个人倒在地上哼哼着,雅间的门窗都打碎了。

    老板从碎玻璃门窗底下狼狈地爬出来,满脸是血的指着欧阳志远,声嘶力竭的喊道:“就是他打人,警察同志,快把他抓起来。”

    章斌一看,坐在那里还在悠闲喝酒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毫无损伤,身上干干净净,不象施暴的人呀?

    难道此人是个高手?

    章斌冷哼一声道:“年轻人,你是谁?干吗打人?打人是犯法的。”

    欧阳志远只顾埋头喝酒,连头也没有抬一下。

    章斌一看这个年轻人根本没有理会自己,这让章斌很是生气,火冒起来。

    另一个警察立刻厉声道:“你是谁?我们所长问你话,快滚起来。”

    欧阳志远仍旧没有理会他们,只顾自己喝酒。

    章斌冷哼一声,挥着手道:“带到派出所审问。”

    张斌一发话,五六个警察立刻扑了过来。

    “乒……乓……。”眨眼睛,五六个警察全部被欧阳志远打倒在地。

    嘿嘿,太好了,闹得越大越好,打死几个警察才好呢,欧阳志远,你完蛋了。

    陈慕雪的脸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狞笑。

    他立刻拨打燕京公安局的值班电话,开始煽风点火,扩大实事情况。

    章斌一看自己五六名的手下被打倒在地,他立刻拔出了手枪,顶上了子弹,瞄准了欧阳志远,厉声喝道:“举起手来,趴在地上,否则老子打爆你的头。”

    欧阳志远瞬间感到了危险,他抬起脸来,一看一个人拿着枪,在瞄准自己,这让他一惊。

    “嗖!”一道乌光一闪,欧阳志远扔出去一根筷子。

    筷子的一端插进了章斌手枪的枪口里。

    强大的冲击力度,直接把章斌的手枪打飞,就连章斌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人太厉害了,章斌立刻拨打电话,向市局汇报了这里发生的事件。

    现在是非常时期,全国人民都在准备迎接香港回归,燕京的治安巡逻也在加强,附近的巡逻武警接到了通知,立刻赶了过来。

    市局公安局长石振武就在办公室里值班,没有回家。

    他接到了下面的汇报,立刻赶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